【武汉疫情】部分西媒不该有的“中国狂欢”

撰写:
撰写:

直接把此次新型冠状病毒称作“中国病毒”自然是不洽当的,但遗憾的是此次甚至有西方主流媒体直接放上更种族主义色彩的标语。

比如美国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用了一个非常显眼的开篇报道,“China Is the Real Sick Man of Asia”(中国是真正的东亚病夫),这标题涉嫌种族主义、违反人道精神,连在其他西方媒体上都对此有批评声音,但遗憾的是此文章仍传播甚广,也非唯一 一家。

德国明镜周刊更直接了,在封面标题写下“CORONA-VIRUS:Made in China”,病毒中国制造,其中“Made in China”以特别显眼的大字标注。这标题犹如现在网民常有的抱怨,是真实人性反应,但放到媒体大封面上只能说低端、及违反媒体职业道德。莫不是人种之间还要互泼脏水,万一哪天他国媒体也做一期“种族屠杀和毒气室德国制造”、以彼之道还至彼身?

这场疫情,是中国治理体系的照妖镜,但更是部分西方媒体的照妖镜──揭开真人权与假人权,种族真平等还是假平等。

此次疫情使中国经济损失巨大,也暴露部分西方媒体种族主义的心态。(新华社)

在一件突发的、有巨大争议的重大事件中,政府、社会舆论、媒体,各有其角色。

此次中国外交部屡次强硬表态,认为美国中断与中国的人员往来是反应过度,并称赞了那些未设限制入境措施的国家(比如泰国)。自然,大略看一下还在气头上的中国舆论,对于自家外交部发言人的说法,基本褒贬各半。

有人认为外交部站在捍卫中国利益的说法本就该如此,另一半人则认为有些强硬,且率先限制中国人入境的也非美国,非常时期不必如此,反倒是让人觉得中国小气、有失公允。

民意并非“挺美国”,而是此次中国民意普遍对于世界各国感到抱歉、丢脸,因为吃野味、地方政府瞒报疫情,造成各国人民紧张甚至出现伤亡。这是人民单纯的情绪考量,是人性自然的善良,这与国家机器的运作是两回事。

日前伊朗将军苏雷曼尼(Qassem Soleimani)之死,美国舆论一片哗然,对于美国政府再次在中东问题上做出的决策感到不可思议,甚至有“是否又要打仗、又将碰到恐怖攻击”的紧张情绪,然而美国政府仍一次次坚称“对方是恐怖份子”,英国政府也表态“对方手染英国士兵的血”支持美国,两国政府表态与自家舆论的表态都是两回事。

再试想,若是中国政府做了与美国相同之事,英国政府又会是什么回应?

政府表态与民间表态,本就会有一段距离,美国民意紧张于可能打仗、痛骂政府,但美国政府也只能坚称“对方得杀”。

此外,本国政府在回应对于“他国的做法”时,本就会秉着对方与自己在过去的关系及国际现实来做衡量。因此同样一件事,中国政府“轻放朝鲜、俄罗斯”,但对美国疾言厉色,并不意外,也是职责。

政府有其职责、有其应守的操守,媒体也是如此。

媒体在评论新闻时,该骂政府的该骂、该喷官员的喷,但不应该牵连无辜──就算是他国的百姓,也没有必要承受这些骂名。中国官媒虽常骂美国政府,但能说“美国人都是杀中东人的恐怖份子”吗?

感到“愧对他国”的民意基本是善良的,但善良的民意,没有必要去忍受恶言。此次因为疫情发生在中国就开启一场狂欢的部分“自由民主”媒体,也污染了自由民主之意。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