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枪言弹语谈手枪】从仿制到创新 中国的手枪自制之路

撰写:
撰写:

若对中共的抗日战史略有涉猎的话,便能知道从事敌后游击的战士们最缺的不是士气,往往是充足的弹药供应,因此常得自敌人手中缴获。这种窘境直到新中国成立后,仍没改变多少,不少人对1949年首次阅兵典礼上持着“万国造”武器的解放军,想必印象深刻。毕竟对当时的中国而言,工业科技落后、经济困顿,又经过连年战乱,即使想制造一把轻巧便利的手枪都嫌困难。

这种状况在朝鲜战争时,开始有了转机。为了统一武器制式,也减少后勤压力,中国于1951年仿制苏联7.62毫米TT30/33式托卡列夫手枪,是为51式手枪,成为新中国的第一款国产军用手枪。不过由于缺乏图纸数据,对托卡列夫手枪的仿制是径以实物测绘定型,故免不了会有些缺陷。因此随后中国积极聘请苏联专家与引入原始图纸,以及生产设备,在改进51式手枪的瑕疵后,成功于1954年造出54式手枪,并大批量列装于部队。尽管该款手枪具有手感沉重、易卡壳等缺点,但由于初速快、穿透力强,使得54式手枪于解放军部队服役长达60年以上。迄今为止,仍有部分警察配装54式手枪,可见该款手枪的效能。

到了1960年中苏决裂后,来自苏联的技术支持与专家悉数断绝,因此中国自研自制武器的需求顿时变得紧迫起来。譬如64式手枪便是于1960年研制、1964年正式定型的首款完全国产化军用手枪,发射的一样是7.62毫米子弹,且具有手动保险、到位保险、自动保险、射击保险等机构,使用上较为安全。

此外,该时期中国还特意研发供特工与部队侦查人员使用的特种手枪,如1956年研制、1967年定型、1969年才生产的67式微声手枪。研发微声手枪困难的地方在于,如何尽可能消除枪响与枪口余烟、以及研制专属的微声子弹,这对当时的中国来说着实有不小挑战。当67式微声手枪成功生产后,其具有手动与半自动两种操作方式,尺寸小、消音结构与枪管紧密结合、射击精度又佳,因此也在解放军内服役近40年,甚至出口到越南,成为越军袭击美军时的利器。

67式微声手枪,是中国首款自制特种用手枪。(搜狐网)

有了自制64式手枪与67式微声手枪的经验后,中国又紧接着于1976年展开新型自卫手枪的研发,该任务落到了济南军区军械工厂的头上。1981年,新型手枪开始正式生产,是为77式手枪。77式手枪可沿用64式手枪的7.62毫米子弹,体积小、质量轻,同时还有单手上膛的装填机构,属于使用方便的轻巧武器。也因77式手枪的这些长处,令中国于90年代生产众多改用9毫米帕拉贝鲁姆(Parabellum)子弹的77式手枪衍生型号,专供出口之用,替中国经济贡献了部份外汇。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曾出于反劫机的目的,还研发过一款“高空卫士”84式手枪。由于从前两岸军事对峙严重,双方都有部分人员驾机“投诚”或“起义”,因此中国兵器工业第208研究所于1981年受命研发反劫机轻武器。而1983年6月中国民航296号航班遭劫持到韩国春川美军基地的事件,不仅震动了大陆、台湾、韩国三方高层,更加快中共于客机上配置安保人员与武器的需求。否则光凭赤手空拳的机组人员与乘客,想反制劫机犯根本是天方夜谭。

反劫机用手枪的特性,不只得体积小、便于隐藏,且子弹杀伤力得控制于既能有效杀伤歹徒、但又不可击破机舱的范围内,故颇难拿捏。曾负责“高空卫士”项目研发的负责人杨金耀回忆称,当时波音747(Boeing747)、伊尔18(IlyushinIl-18)、伊尔62(IlyushinIl-62)、霍克薛利三叉戟(HawkerSiddeleyTrident)等型号、制造商、性能各异的客机,其结构有关数据都被拿来钻研,并特别制作内侧为0.6毫米人造革、中间两层5毫米厚隔音棉、外侧1毫米厚铝合金板的三层式标准靶,用以模拟机舱壁,模拟机窗的标准靶则以两层有机玻璃制成。至于人体靶,则用厚度25.4毫米的红松木板代替。

84式手枪的诞生,是为了配合反制劫机潮的需求。(新浪网)

为了达成既能在短距离内有效杀伤、但又不能强力到破坏飞机本身的目标,杨金耀称他们当时准备了30多种弹头结构方案与10多种装填条件的试验,最后终于成功开发出84式手枪。虽然84式手枪仅有6发弹匣容量,但已足够高空自卫所需,还能给保镳、侦查人员或特种作战使用,甚至还可加工成精雕细琢的礼品赠送给外宾,实为可靠性与观赏性兼具的良品。

而92式手枪的出世,不仅替换了使用几十年的54式手枪,也象征中国工艺水平的艰难进步,其1987年开始论证,1994年正式研制,到了1998年才定型。在这漫长的研发过程,既有该采小口径或大口径的争论,也有缺乏计算机仿真外型的难点。设计师王家勇曾表示,当时他们还得请木工师傅雕刻模型,再以该把木头枪为基础着手试验改良。加上中共要求92式手枪得特地通过扬尘与浸河水试验,借以令该手枪能在任何恶劣环境下使用,故加深了研制难度,也因此在生产后获得好评。待至2006年,中国又改良92式手枪的精度与寿限,推出NP42式9毫米手枪用于外销,可见其性能的成熟。

因此甭看手枪似乎体积微小、制造难度不高,但其研发过程可不输给其他重武器,自仿制到国产的过程,就像新中国筚路蓝缕的复兴之途一样艰辛。所以从仿制苏联武器再到完全自制并外销的这段历史,实代表中国经济、科研与工业化水平提升的缩影。对比八路军抗日时以获得“盒子炮”(德国毛瑟兵工厂于1896年推出的C96手枪)为喜的窘迫岁月,今日中国军工体系的完备,实教人不胜感叹与珍惜。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