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肺炎】“失控”与“窒息” 中国疫情观感悬殊

撰写:
撰写:

始于2019年12月初的新冠肺炎(NCP)疫情已经进入第三个月,确诊感染者和病亡数字仍在继续攀升。该病毒的传播速度惊人,已在全球范围引起不同程度的无序状态和恐慌情绪,不少人认为疫情在中国已经“失控”。

作为疫情重灾区的中国,不仅承受着病毒对数万中国人身体的伤害和对更多中国人健康的威胁,其对病毒传播的“严防死守”也是一把“双刃剑”,既遏制了疫情的爆炸式传播,却也让整个国家为之一滞,很多地区严控出入、交通停运、企业停产,又有令人“窒息”之感。

那么,这两种差异巨大甚至趋于两种极端的观感,究竟哪一种才更接近真实情况?

两种反差巨大的叙述

中国的肺炎疫情是否已经失控?国际舆论对中国新冠病毒疫情的报道连篇累牍,令人目不暇接,其中较具误导性、容易引起恐慌的标题和描述,对个别极端案例的聚焦与放大,夸张甚至带有歧视性的图画,都很容易引起关注并得到传播。

以美国《纽约时报》相关报道为例,近期推出了大量涉及中国疫情的文章,有关于经济方面的《“就像中世纪的欧洲”:新冠疫情重创中国经济》,有关于染病家庭的《一个几乎全体感染病毒的家庭,该怎么办?》,有关于染病个人的《“我是被无辜卷进来的”:疫情中被孤立的武汉人》,有关于医生的《“吹哨者”李文亮之死引众怒,中国网民发起反抗》,有关于疫情防控的《中国加强对武汉封锁力度,恐造成人道灾难》,有关于武汉状况的《在“鬼城”武汉,被疫情颠覆的生活》,有关于中国政治的《新冠病毒危机暴露中国治理体系的失败》……

此外,还有个别政界人士如美国议员汤姆•科顿(Tom Cotton)宣称新冠病毒是武汉实验室泄露,还有耸人听闻的传言称武汉市医护人员“全军覆没”。诸如此类的很多外界报道、说法或谣言共同描绘出了一种悲观景象,加重了人们的恐慌情绪,似乎武汉市、湖北省,甚至整个中国都已经濒临崩溃、无可救药。

但是很多国家政府和国际组织却给出了反差很大的观点。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称赞“中国在某种意义上是非常专业的,一切都在他们的控制之下”,“我真的相信,他们很快就会控制住疫情”。德国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称赞“中国政府采取了果断措施,得到中国人民的高度支持”。世界卫生组织(WHO)更是不吝溢美之词,多次给予中国防控积极评价,该组织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Ghebreyesus)表示“中方行动速度之快、规模之大,世所罕见,展现出中国速度、中国规模、中国效率,我们对此表示高度赞赏。”还说“这是中国制度的优势,有关经验值得其他国家借鉴。”

上述两种反差很大的描述难免夹杂一些个人的主观倾向和判断,而没有人为误导却比较枯燥的数据又是什么样的?

数据里的中国疫情

根据中国卫健委2月11日公开数据,2月10日0至24时,中国31个省级地区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累计确诊病例37,626例,死亡病例1,016例。仅在这一天时间里新增确诊病例就有2,478例,死亡病例108例。

如果暂且不计目前流落海上的日本钻石公主号邮轮里的感染者,与其他有确诊案例国家均不过百的数字相比,中国显然占据绝对比例。确诊数第二多的国家新加坡当前也仅有45例。

其中,中国湖北省的情况仍然最为严重,而作为疫情始发地的武汉市更是不容乐观。中国卫健委的数据显示,同样在上述时间段里,湖北省新增确诊病例2,097例,占中国确诊总数的84.6%,武汉市确诊1,552例,占湖北省的74.0%。

对武汉市而言,一天的时间确诊病例近2,000例,累计已有18,454例,可以想见在这座城市还有数以千万计的疑似病例、潜在感染者,形势确实令人揪心。那么,可以说疫情在武汉这座城市已经“失控”了吗?单从数字来看似乎颇有这种风险。另一方面,武汉在春节前流失500万人口之后仍然拥有800万人口,累计确诊和死亡比例仍然只有其中很小比例。中国其他地区的援助正在越来越多地对接到武汉。

值得一提的是,中国湖北以外地区新增确诊病例已经连续7天呈下降态势,在上述时间段里湖北以外地区仅仅确诊了381例,比2月3日的890例下降了57.2%,只有武汉一个城市的23.1%。

那么,是不是可以说中国湖北省的疫情依然严峻,而湖北省以外其他地区疫情防治已经出现拐点,或者说接近出现拐点?不论如何,其对疫情的防治确实有好转迹象。而且,疫情的控制效果是具有延后性的。

有观点认为,中国各个地区的疫情不仅未失控,其对疫情的防治已有令人“窒息”之感。如武汉市“封城”,限制城市出入,稍早前对市区各个小区实行封闭管理,湖北其他很多城市也实行了交通管治,中国其他很多地区则有封村、封路之举,经济活动普遍受到限制。

一些媒体也不失时机地夸大这种管控,动辄使用“封城”字眼,如2月6日法国国际广播电台有文章《武汉肺炎 27城遭封 半个中国半封闭 下一个遭封大城会是谁?》,2月10日又有文章《千万人返工 形势严峻 北京上海进入半封城状态》。不过,各个城市的防控措施并不完全相同,中国大部分城市仍然是可以进出的,只是加强了管理与检测。

当然,对确诊者与疑似感染者的管理、治理,以及所在区域的定点监控是必不可少的。正是有赖于湖北之外各个地区的严格防控,才令这些地区的疫情发展势头有所减缓,出现好转迹象。而这种迹象的出现说明可能还意味着需要对这种变化做出有所因应的政策调整。这种调整的可行主要基于两种考虑。

首先,湖北省外其他地区比湖北省内更容易有效防控,因为那些地区并非疫情始发地,而且大多距离武汉很远。其病毒传播主要是输入性、聚集性传染,比较容易对疑似感染者和途径湖北者进行定点追踪和防控。

其次,举国动员效果大,副作用也很大。即使在湖北省外,也普遍有限制民众出入、经济活动停摆的情况。中国清华北大两所高校近日联合对995家中小企业进行的问卷调查显示,34%的企业只能维持这种停工状态1个月,33.1%的企业可以维持2个月,17.91%的企业可以维持3个月。也就是说,67.1%的企业熬不过2个月,85.01%的企业熬不过3个月,只有9.96%的企业能维持6个月以上。

经济学界普遍预计中国经济发展将会受到严重冲击。安邦智库高级研究员贺军在接受多维新闻专访时表示,今次肺炎疫情的影响远超过17年前的SARS,2020年中国经济处在衰退轨道上,经济新常态有脱轨迹象,此时的新冠疫情是雪上加霜,加剧中国经济增速放缓,甚至有可能导致经济“一沉不起”。

整体看来,新冠病毒疫情尤其是湖北省武汉的疫情仍有很大的不确定性,而对于湖北省之外而言,在严格防控的同时,或许就应该适当有序恢复经济活动。毕竟武汉市与湖北省其他地区,以及湖北省之外中国地区呈现三种不同的状况,也需有不同的防治策略。

查看最新疫情点击【武汉肺炎实时动态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