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肺炎】疫情炙烤湖北官场 料有更多高官“下课”

撰写:
撰写:

武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简称新冠肺炎,NCP)疫情持续蔓延,处在风暴中心的湖北省卫健委党政主官——湖北卫健委党组书记张晋和湖北卫健委主任刘英姿,于2月10日双双被免职。这是武汉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以来首次有官员被“斩落下马”。刚刚空降湖北省委常委的中国卫健委排名第一的副主任王贺胜,同时兼任上述两个职务。此举表明,中共高层针对湖北官场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不力的问责风暴已经启幕,相信上述两位官员的免职不会是终点。

湖北卫健委主官被免只是开始

自湖北武汉疫情爆发以来,湖北官场饱受诟病,成为了舆论的靶子。“一问三不唐志红,准备不足邱丽新,人不传人是高福,物资充足王晓东;等待授权周先旺,深感内疚马国强,可防可控王广发,答非所问蒋超良。”这是流传在中国网络中一则取名《湖北八骏图》的段子,短短几十字写尽舆论对湖北官场和官员的嘲讽。

查看最新疫情点击【武汉肺炎实时动态

随着疫情形势严峻,湖北官场恐难逃一场问责与整顿风暴。在2月3日,中共7常委就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召开的第二次政治局常委会会议上,明确失职渎职者将受到严惩。在会议上,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指出:“在疫情防控工作中,要坚决反对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对党中央决策部署贯彻落实不力的,对不服从统一指挥和调度、本位主义严重的,对不敢担当、作风漂浮、推诿扯皮的,除追究直接责任人的责任外,情节严重的还要对党政主要领导进行问责。对失职渎职的,要依纪依法惩处。”

中国卫健委排名第一的副主任王贺胜获重用,空降湖北“救火”。(中国政府网)

此次疫情防控中,湖北省会城市武汉以及整个湖北官场,暴露出来的一些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的问题,引起激烈反应。针对武汉新型肺炎疫情至今的快速扩散,不少声音指责自疫情爆发最初时起,武汉市及湖北省政府官员存在瞒报等行政不当问题。多维新闻此前就曾指出,在武汉出现第一例冠状性肺炎病人之后近40余天,从武汉市、湖北省相关官员到国家卫生管理部门,非但都没能及时发出预警提示,采取果断措施,还一再隐瞒疫情真相,多次声称“未发现明显人传人现象”,令社会丧失警惕心,以至于错过最佳时机,直接酿成疫情蔓延至中国各地和部分海外地区。武汉地方政府甚至以传谣的理由,查处了8名在网上公开疫情“违法人员”。

湖北省长在武汉封城时口口声声承诺“物资储备和市场供应是充足的”,结果迅速传出武汉乃至整个湖北省物资短缺的消息,尤其是医疗物资严重供应不足,包括武汉市一众三甲医院在内的大量医院频频传出防护用品告急的新闻。尤其离谱的是,湖北省许多医院向外界发出求援信息后,来自中国各地的大量捐赠物资竟然因为武汉市和湖北省职能部门的低效、繁杂审批程序而不能及时发放。武汉红十字会就在物资调配,救灾款物公开透明等问题上也饱受质疑。

在这场公共卫生危机之后,必然将有官员因此面临“下课”,也有人因此要承担“领导责任”。根据《中国共产党问责条例》,免职是组织调整或者组织处理措施,说明失职失责、危害较重,不适宜担任现职。湖北对张晋与刘英姿采取此措施,显然是针对上述二人疫情防控不力的直接问责。除湖北省卫健委主任和党组书记被免职外,武汉市一名副市长与2名区长亦先后被约谈,他们被检讨在疫情防控“工作滞后、衔接无序、组织混乱”等问题,要求他们对处理不当的市民赔礼道歉,并根据党纪政纪严肃问责。相信,张晋和刘英姿的被免职只是湖北官场问责风暴的开始。

湖北官场或迎大洗牌

问责和免职之后,必然需要“救火队员”。刚刚空降湖北的王贺胜就是典型之一。资料显示,王贺胜出生于1961年,是一位“60后”官员。他在改革开放之初就读天津医学院卫生系卫生专业,毕业后也曾涉及宣传、教育、管理等方面工作,但是卫生、医疗领域是其官场主打路线。2016年,王贺胜从一直工作的天津市被调赴中央,目前是中国卫健委里排名第一的副主任,负责医药卫生体制改革、医政医管、基层卫生健康、宣传等方面工作。

据悉,湖北武汉疫情爆发后,王贺胜是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孙春兰率领的中央赴湖北指导组成员之一,并曾到天津、四川、浙江等地指导工作。在被任命为湖北省委常委之前,王贺胜已作为中央指导组的一员在湖北开展疫情防控指导多日,对当地卫生系统有近距离接触了解。分析认为,此番任命,显而易见是因事用人,由王贺胜兼任湖北卫健委负责人,显然是为了加强疫情防控的组织力量和集中统一领导。

17年前的非典时期,也有“临阵换将”的先例,疫情爆发后,上任仅3个月的北京市长孟学农因为处理危机不当而被免去党内职务,随后辞去北京市长一职。接任他的是时任海南省委书记王岐山。王岐山进入中共政治局及政治局常委会,担任中纪委书记主导了中共反腐打虎运动,现任中国国家副主席。

陈一新重回武汉备受瞩目。(中国长安网)

与王贺胜一同获“临危受命”的还有曾经担任过武汉市委书记的陈一新。陈一新现任中共中央政法委秘书长,此番以中共“中央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工作领导小组”指导组副组身份南下湖北。1959年出生的陈一新,本为浙江官员出身,2015年由温州市委书记调任新成立的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办公室专职副主任,仅一年后南下湖北任省委副书记,并兼任武汉市委书记。2018年3月,调任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秘书长。虽然陈一新主政武汉时间不足一年半,但至今在武汉颇有官声。

对于外界对武汉及湖北官场应对疫情不力的指责,陈一新赴湖北第一件事情就是明确建立责任机制震慑官场,“我要建立三项制度:一是实行一小时通报制度。今天各区每隔一小时要向省市指挥部报告一次进展情况……二是领导干部下沉包干、靠前指挥机制……三是建立激励问责机制。要以结果论英雄,对没有完成任务的,要动真格不手软……”

虽然,陈一新并非如王贺胜一般担任湖北实职,但上述两人的到来,必然撬动湖北官场的人事变化。特别是湖北官场在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应对不力,进退失据的情况下,接下来的任何变动可能都不会让人意外。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