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肺炎】疫情防控中的“硬核官员”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疫情是一面‘照妖镜’,能照见人心,也能照见能力。”湖北省委书记蒋超良2月13日被免职,这是中国到目前为止,因武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简称新冠肺炎,NCP)防控疫情不力而被免职的最高级别官员。一同被免职的还有同样处在风口浪尖的武汉市委书记马国强。多维新闻在《【武汉肺炎】一日罢免两高官 湖北官场换血不是终点》就曾指出,相信上述变动极大可能还不是终点,接下来湖北官场可能将有更大规模的换血。

就像硬币的两面,与上述因疫情防控不力被罢免的官员相对应的是,在这场突如其来疫情中,中共执政体系中也涌现出一批能力突出的“硬核官员”,他们在疫情防控中表现出的危机意识和治理能力,获得了治下民众甚至全国的赞誉。中国中部人口大省河南省长尹弘、西部大省四川省长尹力,以及海南省长沈晓明,是疫情防控中中共省部级高官群体表现突出的“高光人物”。

查看最新疫情点击【武汉肺炎实时动态

河南省的新任省长尹弘,因为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登上热搜,成为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新晋网红”。面对疫情,河南一系列快速有效的动作,引发了全国不少地方民众的羡慕。“能不能借河南省长用几天”成为网络热词,“如何抢走河南省长”一度成为社交网络热炒的话题。疫情防控布置及时,应对得当,指挥有效……是公众对于这位刚刚到任河南不久的“地方大员”的评价。甚至有人评价:湖北武汉的领导要是有河南一半的魄力,疫情也不至于蔓延到今天这个地步。

河南省长尹弘(右)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中表现出色。(中央社)

据称,河南是中国防控最早的省份之一,甚至在武汉未承认疫情存在人传人可能性前(2019年12月底),就已经切断了河南各地与武汉之间的省际运输,全面排查武汉甚至外来人口,交通要塞检测体温,地铁小区消毒,暂停娱乐设施……作为和湖北省交界最多的人口大省,河南采取的防控举措有效地阻断了疫情爆发初期病毒向河南以及华北地区扩散的速度。河南版“小汤山医院”1月27日在郑州开建,2月5日即交付使用,基本同步武汉版的“小汤山医院”。在疫情最严重的时候,尹弘深入疫情一线唐河、南阳、驻马店等地视察,河南网友直呼:“这样的好官又怎么会不被拥戴呢?”

尹弘2019年11月从上海调任河南,之前他一直在上海任职,网友形容“尹省长在这次抗击疫情的战役中为河南带去了上海的务实作风”。尹弘曾任上海市委副书记,于2019年11月底北上河南,任省委副书记、省政府党组书记;2020年1月正式出任河南省长。在此之前,1963年出生的尹弘仕途经历几乎从来没有离开过上海,从1985年上海工业大学留校,到1994年履新新成立的上海大学,一直在高校团委工作。

1994年底调任上海计划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可以说是尹弘离开高校踏足上海政坛的起点。此后他先后出任松江县副县长、长宁区副区长、闸北区区长,到2012年跻身上海市委常委,兼任市委秘书长、市委专职副书记等,直至2017年以上海市委副书记身份兼任政法委书记,他一直活跃于上海政坛。这期间唯一“脱离”上海政坛是他在2001年作为上海第三批援藏干部联络组组长远赴西藏任日喀则地委副书记的3年。这段“援藏”的艰苦经历,也成为尹弘颇为重要的仕途加分项。

四川省长尹力,是另一位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硬核省长”。中国网络上甚至流传出“三山两尹镇病毒,十里八荒迎春来 ​”的说法。“三山”指的是武汉新建的新冠肺炎专门医院——雷神山和火神山医院,以及身处疫情一线、享有盛誉的传染病防治专家钟南山;“两尹”指的就是上述河南省长尹弘和四川省长尹力。

四川省长尹力(中)是公共卫生防疫领域专家,在疫情防控中的专业化能力和部署获得好评。(新华社)

1962年8月出生的尹力,是公共卫生防疫领域的专家、医学博士。他医学专业科班出身,是山东医科大学社会医学卫生事业管理专业硕士研究生、俄罗斯医学科学院卫生经济与卫生事业管理专业博士研究生。在担任四川省长之前,一直在中国的卫生系统任职。他还是2003年非典时期临危受命的专家之一,非典期间在美国哈佛大学作访问学者的尹力被召回,担任时卫生部国家合作司司长,因表现出色,后来担任世界卫生组织(WHO)副主席。在担任卫生部副部长期间,尹力长期分管公共卫生应急指挥中心。2015年3月,“空降”四川任省委副书记,后兼任宣传部部长,2016年出任四川省长。

在此次新冠肺炎疫情的防控上,四川省走在了中国各省的前列。早在1月21日(是农历腊月二十七),四川省政府就紧急召开常委会议,开始部署疫情防控工作,向各级和社会通告疫情。会议强调:要重视个案(当时四川只有一个疑似还没确诊),要求卫健部门立刻制定周密方案,避免二次扩散,造成爆发流行。而就在同一天,疫情爆发地湖北武汉,却正在举办春节团拜会文艺演出,湖北省委书记蒋超良、湖北省长王晓东等领导,与全省各界代表一同到场观看了演出。

1月22日(农历腊月二十八),四川成立防疫联控机制小组,尹力任组长,制定了工作重点,每个县都成立了指挥部,同时公布了全省市一级定点救治医院名单,开始对基层医护人员做防疫训练。同日,四川封禁去武汉的路面交通,成都双流机场开始消毒和体温检测;公司启动教育系统公共卫生突发事件应急预案,各个学校开始排查学生老师情况,要求每日一汇报。

1月23号(农历腊月二十九),四川省长召开第二次会议:提出六大预防措施,强调不要心存侥幸。要求全省开始排查疫区回川人员,并且施行“网格化管理”,早于中国国家卫健委要求(中国国家卫健委25日发通知要求全国都开始“网格化管理”);公布全省187个县一级定点医院名单,并且组建好135人的医疗队,准备支援武汉,是全国最早完成组建的省级医疗队。

1月24(大年三十),四川省再次召开第三次防疫会,尹力再次强调物资必须储备到位,要求管控所有公众聚会,高密度娱乐活动暂停。同一天四川省所有大型活动停办,博物馆、景区包括宗教寺庙全部关闭。上述部署完成之后,四川启动“一级应急响应”,避免了因群众恐慌,造成防疫工作混乱。

1月25日(大年初一),四川省所有公务员被召回开始上班,事业单位要求全部待岗;全面禁止任何形式的聚餐,违反者按照《传染病防治法》处理;全省所有交通运输场所设隔离室,而且要求1月26日上午12时之前完成。

1月26日(大年初二),四川制定了废弃口罩回收方案,要求所有社区公共场所必须在1月27日前设置好废弃口罩专用容器,避免二次传染。

……

有论者称,复盘四川省推进防疫工作的时间线,堪称教科书级别的。在社交媒体上,很多网民盛赞尹力这位专业领域的官员。因为有尹力的专业化能力和部署,四川的疫情防控工作获得了很多好评。

海南省长沈晓明的机场讲话,在中国社交网络上“刷屏”。(上海科技大学官网)

在两段“情感真挚地”开场白之后,沈晓明代表省委省政府嘱托大家的三句话,是网上疯传的焦点:

第一句话,希望大家继续发扬救死扶伤的光荣传统,永远把病人放在医生、医护人员心目当中最重要的位置。我相信,你们一定能够做到! 第二句话,是希望大家要记住,大家代表的是海南,代表的是海南人民,去了以后,刚才卫健委的同志说了,要成立指挥部、成立党组织,大家要相互帮助、相互协助,尤其是根据我的经验,大家去了以后,你们可能会被分散在不同的岗位,甚至是不同的医院,大家要相互关心; 第三句话,希望大家要有自我保护的意识,因为我们面对的是传染病。医生是不能生病的,医生生病,比一个普通的病人生病,带来的危害要大得多。因此累了不要扛,累了的时候特别容易感染,累了就要说。你们如果感染了,可能会感染到更多的人,所以为了更多的人,你们自己也不能感染。

沈晓明1963年出生,浙江人,医学专业出身,医学博士学位。曾在多家医院担任儿科主治医生,是中国儿童环境医学、发育与行为儿科学的主要开拓者。医而优则仕,后历任上海儿童医学中心研究员、副院长、常务副院长、院长;上海第二医科大学附属新华医院副院长,上海第二医科大学附属新华医院院长,上海第二医科大学校长,上海交通大学常务副校长、医学院院长。2006年至2008年曾在上海市教育委员会担任主任职,兼任上海市科教工作党委副书记。后担任上海市副市长、浦东新区区委书记、上海市常委、上海自贸区管理委员会主任一职。据悉,沈晓明担任上海市副市长期间,分管卫生等领域,这段时间也是上海新医改进行颠覆性改革的时期,而现在上海的医改路径已经成为全国学习的“模板”。

2月7日,担任海南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指挥部总指挥沈晓明,在专项工作组会议上说:防控疫情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斗,我们要打败的敌人是病毒而不是病人,在社区防控、收治诊疗等各环节既要看到“病”,也要看到“人”,杜绝歧视与污名化等现象,隔绝疫情而不疏远关怀,从各方面关心收治患者和隔离观察者,更好地体现人文关怀。武汉新冠肺炎疫情爆发期间,中国社会甚至海外皆出现以有色眼镜看待甚至防备武汉人、湖北人的情形,沈晓明的讲话,无疑展现出他医学博士的专业素养和政治家的政治能力。

上述三人,只是在这次突如其来的疫情危机中,涌现出的优质官员的代表人物。

湖北省潜江市委书记吴祖云在疫情防控上同样表现出色。(央视新闻截图)

他们之外,还有很多官员也展现出了优秀的执政能力和危机应对能力,湖北潜江市委书记吴祖云就是其中一位。截至2020年2月12日24时,湖北省累计报告新冠肺炎病例48,206例(含临床诊断病例),其中:武汉市32,994例、黄石市911例、十堰市562例、襄阳市1,101例、宜昌市810例、荆州市1,431例、荆门市927例、鄂州市1,065例、孝感市2,874例、黄冈市2,662例、咸宁市534例、随州市1,160例、恩施州229例、仙桃市480例、天门市362例、潜江市94例、神农架林区10例。拥有百万人口的潜江市,截至2月11日24时共计确诊94例,地市州中除了神农架林区之外,全省确诊病例最少的城市。而神农架辖区都是大山和原始森林,人口稀少,基本没有可比性。

这得益于该市党政主官冒着“不太合规的风险”提前采取防控措施的动作,潜江在武汉“封城”的前5天,1月17日,就第一时间出台“封城”的通告,终止了所有的娱乐活动。潜江市出台了13条号令,包括:市域范围内实行机动车、电动车限制通行的交通管制措施;暂停祭扫活动;三天之内,一户只能派一位家庭成员采买生活物资等。并告知老百姓在疫情防控期间,待在家里……现在看起来,上述防控举措好像并没有什么。但作为潜江一把手,吴祖云所担负的压力和政治风险,显然不是一般人所能感受到的。

疾风知劲草,“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相较于与武汉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中进退失据的官员,这些官员显然更符合中国第五个现代化目标中的治理能力的现代化的要求。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