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肺炎】面对外援 咬文爵字的《长江日报》既狭隘又愚蠢

撰写:
撰写:

肺炎疫情在中国全国蔓延,多个国家纷纷伸出援助之手,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也曾数次在新闻发布会上,对包括日本在内的多国援助表达感谢之情。但是近日一则来自《长江日报》的奇葩评论,却引发了舆论的讨论。

日本古诗词版救援文宣在中国大陆引起热议。图为2020年2月1日中国政府包机接回滞留日本的湖北人。(新华社)

2020年2月12日晚,《长江日报》针对之前中国大陆网上热议的日本救援文宣“山川异域,风月同天”,发布了一篇评论。在该篇题为《相比“风月同天”,我更想听到“武汉加油”》的文章中,作者将“山川异域,风月同天”与“武汉加油”对立起来,认为此时此景(武汉疫情期间),他更想听到“武汉加油”,而非“疲软无力”“铺陈排比”的诗词“风月同天”,更引用德国哲学家西奥多·阿多诺的文字“奥斯维辛之后,写诗是残忍的”来表现武汉疫情场景,引发中国网民山呼海啸般的谴责。

首先,“山川异域,风月同天”与“武汉加油”不过是风格不同,并无立意和情感上的冲突。“山川异域,风月同天”是盛唐时期日本权臣长屋王在赠给中国高僧的千件袈裟上所绣的文字,全文是“山川异域,风月同天,寄诸佛子,共结来源”。寄托了权臣长屋王希望与中国高僧共修佛法的虔诚愿望。与此句一同出现在日本救援文宣中的还有“岂曰无衣,与子同裳”、“青山一道同云雨,明月何曾是两乡”。

这些隽永、优美的文宣让中国网友在感叹日本对中国传统诗词的承续时,自嘲自身的不足与粗野,本是一条集“温暖”“感谢”“自嘲”于一体的热搜,却被《长江日报》评论员拿来博流量。“武汉加油”“中国加油”固然清晰直白鼓舞人心,但面对邻邦实实在在的救助,“山川异域,风月同天”也同样温暖和煦抚慰心伤。爱心面前,“山川异域,风月同天”与“武汉加油”只不过风格不同,并无上下尊卑之分,也不应被过分解读。

其次,奥斯维辛是纳粹德国时期建立最主要的集中营和灭绝营,用“奥斯维辛之后,写诗是残忍的”来对比当前的肺炎疫情,既无知,又涉嫌挑拨。奥斯维辛集中营的建立是反社会、反人类的历史惨剧,是纳粹德国加筑给犹太人、世界的悲剧;而武汉抗疫是大灾面前中国人上下齐心抗疫救灾的悲壮之举,二者性质不同,又如何能拿来做对比。西奥多•阿多诺是法兰克福学派人物,观点激进,曾用“奥斯维辛之后,写诗是残忍的”来表述人类在经历奥斯维辛集中营这样丑恶的事情之后是没有资格在追求幸福和诗意的观点。《长江日报》评论员将这层意思用在武汉疫情期间日本的救灾文宣上,极尽挖苦讽刺之能事。

第三,长江日报是中共武汉市委机关报,代表武汉官方的立场。如果说目前武汉乱局是由地方主政官员的无能导致,那么,在邻国(日本)救援之际,官方媒体如此发言不仅愚蠢,而且无良。

武汉市政府在武汉疫情的蔓延与救助不力方面起到了绝对性的作用,作为武汉市政府机关报,《长江日报》非但没有在紧要关头正谏不讳,发挥监督作用遏制这场灾难,反而在事发后多次为武汉市政府开脱,尽失媒体本份。不仅如此,对于来自日本官方、民间的全力救助毫无感恩,为博流量写出了《相比“风月同天”,我更想听到“武汉加油”》,体面尽失,而且彻彻底底暴露出了武汉市政府、《长江日报》的狭隘与浅薄。

大疫当前,无论是震撼人心的文字,还是吟咏委婉的表述,都寄托着远方人对中国无限的悲悯与热忱。无论是阳春白雪版的“山川异域,风月同天”,亦或是下里巴人版的“武汉加油”,爱心面前,我们都应该心怀感德,而不是对这些远方的馈赠评头论足。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