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肺炎】令人失望的“官状病毒”

撰写:
撰写:

2020年伊始,新冠肺炎疫情就开始从湖北武汉爆发,迅速肆虐中国并波及世界。经历过SARS教训的中国本来应该能更好的应对这次疫情,然而,出乎意料的是,中国各级官员的表现令人大跌眼镜。尤其在疫情爆发初期,不论湖北武汉的地方官员,还是国家的公共卫生管理部门、红十字会等机构,都仿佛感染了“官状病毒”,颟顸无能,让本可避免的疫情一步步扩散为给国家发展和人民生命健康带来巨大伤害的大劫乱。

武汉肺炎疫情暴露出中国政坛的”官僚主义“病。(新华社)

武汉疫情爆发以来,湖北省、武汉市的各级官员像是中了“病毒”,不仅在防控疫情上动作慢半拍,慵懒无为,甚至在防控过程中亦频频出错,出尽洋相,将无所作为的官僚主义、敷衍搪塞的形式主义弊病彻底地暴露在全世界的聚光灯下。

在疫情信息公开上极度滞后,甚至表现在舆论管理上的粗暴僵化。早在2019年12月1日,武汉市就已经出现第一例不明肺炎患者,并在随后逐渐扩散,可武汉市卫健委迟至12月31日才首次向社会披露已有27例确诊病例,称“到目前为止调查未发现明显人传人现象”。12月30日武汉市有8名医务工作者出于提醒医生同学注意防护的初衷,在微信群发布“武汉确诊7例SARS”的消息,竟被武汉警方以“传播谣言”的罪名被处罚。而官方一直不及时公布疫情的消息,官方媒体还在节目报道中公开地批评这些“传播谣言者”。但对于公众最为关注的病毒是否存在人传人现象,官方答案一直模糊。为了当地“两会”维稳和政治脸面考虑,武汉市在1月6日到17日召开地方“两会”期间的几次通报中均称5日公布的确诊病例再无增加,而且多次强调“未发现明确的人传人证据”,导致错过了疫情的最佳防控窗口期。

面对一触即发已经不可收拾的疫情,武汉及湖北主政官员似乎并不在意,反而全力筹备各种大型公众聚集性春节活动,导致疫情全面开花。2020年1月21日,中国农历春节之前,湖北省长王晓东一边称这是武汉防疫的“关键期”,一边却与湖北省委书记蒋超良一起参加湖北省政府举行大规模的春节团拜会,以展示湖北的“太平盛世”,完全无视汹涌而来的肺炎疫情。而此次疫情面前,这位省长的失误不仅仅于此,在武汉因为疫情严重封城之后,王晓东接受中国中央电视台采访时表示彼时湖北的“物资储备充足”。但事实上,此时武汉各医院用于防治新冠肺炎的医疗物资已经严重短缺,医护人员只能在简单的防护下工作,靠向社会各界征集捐赠防护物资勉强应付。

在疫情爆发期间,湖北省曾多次召开新闻发布会,但几乎每一次发布会都因出席官员的不当行为而成为众矢之的。特别是湖北省长在介绍湖北的口罩供应是否充足时,竟然前后三次说错湖北口罩产量,由108亿只,改为18亿,后又改为108万只。这引发中国民众的集体嘲讽,西媒则使用了“大型车祸现场”来讽刺这起事件。另外,湖北省委书记在首次出席新闻发布会时,回答记者提问不仅全程念稿,而且回答的问题也要么文不对题,要么忘记回答,正是他在这场发布会上答非所问的表现,被内地网友形象评价为“中了‘官状病毒’”。

湖北省的主政官员如此,基层的官员就更是如此。疫情之下,中国各地支援捐助物资支持武汉,但作为武汉救济物资接收地和分发地的武汉和湖北红十字会却非常官僚和低效,绝大多数物资囤积在仓库,分配不出,却不采取任何措施。在疫情重灾区湖北黄冈,市卫健委主任唐志红在面对国家督察组对“医院有多少床位”等自己责任范围内的基础常识时竟然一问三不知。此人尽管被快速免职,但如此不合格的官员却能充斥于基层,可想而知,中国基层治理尤其是公共卫生领域屡次出现危机事件,与这些能力低下、尸位素餐、慵懒不作为的官僚难脱干系。

如果说,武汉肺炎疫情从发现到确诊需要一个时间,但武汉及湖北的主政者在这期间无疑因其管理不善,错失了防控疫情的最佳窗口期。从其对疫情的消声管控,到医疗救治、物资调配到紧急封城,一系列环节都出现问题,各级官员也表现的令人失望,显示出形形色色的官僚主义和不作为,被大众讽刺为感染了“官状病毒”。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