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宝龙掌港澳办】中央港澳工作体制重大调整 新任命的四个解读

撰写:
撰写:

2月12日中共政治局会议后,中国政坛人事密集调整。除备受关注的湖北官场发生大规模高层“换将”外,中共治港体系发生重大调整——曾任中共浙江省委书记,中国政协副主席、秘书长的夏宝龙兼任中国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主任;免去张晓明的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主任职务,改任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分管日常工作的副主任(正部长级);骆惠宁、傅自应兼任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副主任。

自此,外界猜测已久的港澳系统人事调整“尘埃落定”,港澳系统也正式确立“一副国,三正部”的高规格配备。对于此次港澳系统换人,有观察人士从以下四个角度进行剖析。

首先,此次人事调整符合外界预期,基本基调是中央港澳工作体制顶层设计的重大调整。

2019年6月以来,因为修例风波的爆发,困扰香港经济社会发展和“一国两制”良性运转的一系列深层次矛盾全部暴露无遗,既往治港工作失误给了北京一个惨痛教训。无论是治港客观需要,还是民众关切,都需要对港澳官员进行一个大规模换血。此前骆惠宁接替王志民执掌香港中联办已经开启港澳系统换人的大幕。此番港澳办整体调整,更是证明中央对于治港工作要进行一次大范围改革。“一副国,三正部”的高规格配备背后,中央治港工作要进行全面改革的意图十分明显。

总结来看,港澳办升格,统管两个中联办,所以高配“副国级”。也证明中央更加重视港澳工作,港澳系统的政治重要性上升,港澳办作为小组办公室实体化,职能升格,由国家领导人兼任。港澳办的协调职能变成领导职能,港澳办与香港、澳门中联办——前后方“三家领导”实现一体化领导,有利于前后方协同。

其次,夏宝龙以“老将”身份出山超出外界预期,但是符合骆惠宁任命后中央对港澳系统的用人思路。

夏宝龙早年曾在天津、浙江任职,2003年11月,51岁的夏宝龙调任中共浙江省委副书记,成为时任浙江省委书记习近平的“副手”。2004年1月到2007年6月兼任中共浙江省委政法委书记,2011年8月浙江省代省长。2012年1月,当选浙江省人民政府省长。在2012年11月召开的中共十八大上,当选中共中央委员。2012年12月18日,任中共浙江省委书记。2017年4月26日,夏宝龙不再担任中共浙江省委书记,由车俊接替。次日,任中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副主任委员。2018年3月14日,66岁的夏宝龙当选第十三届全国政协副主席兼秘书长,晋升副国级。在退居二线、不再担任中共中央委员之后,还能当选全国政协副主席职务,并且兼任全国政协秘书长,这在中共高层相当罕见。

夏宝龙此次主政港澳办,需要与之前骆惠宁执掌中联办综合观察。地方执政经验和“老将”是夏宝龙、骆惠宁的共同标签。二人都是从一线卸任至人大、政协后再“重披战袍”。虽非港澳系统或外交系统出身,但有着多年的封疆大吏履历,具有主政一方的经验“老将”,夏宝龙执政过中国经济大省浙江,骆惠宁在山西应对过重大腐败危机。相较于以往港澳办主任、中联办主任任职前更多的技术官僚色彩,他们二人政治经验更丰富、历经更多考验和锤炼,或许更擅长从整体结构来处理香港问题。这也是中央对于之前香港负责官员选拔的反思、调整。

第三,聚焦张晓明。张晓明此番从主任降职为“分管日常工作的副主任”其实含义颇多。该任命显然代表了中央对于2012年张晓明担任香港中联办主任后工作的高度不满。尤其是调整后张晓明不仅失去了“港澳办主任”的正职位置,同时还失去了“中央港澳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的位置,而且很可能已经以后将不再是中央治港最高机构“中央港澳工作协调小组”成员,是此番调整更关键信息。

香港修例风波所造成的影响之大,让中国高层备受压力,严重打击了一国两制,更极大影响两岸关系。无论将修例风波视为“灰犀牛”还是“黑天鹅”,张晓明作为长期负责香港事务的主要官员,评论普遍认为,他既没有向中央及时预警,更有在香港矛盾激化过程中火上浇油之嫌,从“占中”到“修例”,包括“港独”在其担任香港“中联办”主任期间冒起,张晓阳职业官僚的局限性暴露无遗,责无旁贷。这是中国朝野舆情的共识,也是中国政治体制的要求。

但是,之所以只是给张晓明罕见的“降职”而非撤免,也表明作为北京可能接触香港最久的部级官员,中央没有完全否定张晓明。对于香港这潭水,长期在香港工作过的张晓明,仍然有他的价值,一些具体事务仍然需要这种职业官僚去操作,这可能也是为何仍然委任张晓明继续负责常务工作的原因。

但是很显然,张晓明这种职业官僚派继续主导中央治港工作的时代已经过去了,香港治理以此次治港体系的全面调整为标志,开始了进入了一个新周期。

第四,仍然兼任政协副主席、秘书长的夏宝龙任港澳办主任后,有分析人士猜测,更高级别的“中央港澳工作协调小组”会否也有后续调整,尤其是负责常委会否发生改变。从目前情况来看这种情况不会发生。因为2003年—2010年,廖辉也曾以全国政协副主席身份兼任港澳办主任,夏宝龙目前任职模式并非没有前例。

综上所述,此次不是简单的人事调整,背后是中央港澳工作体制重大调整,是北京对于过去半年多香港修例风波引发的一系列深层次、结构性矛盾反思的直接结果。未来相信一国两制和中央治港还将有更多变动,可拭目以待。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