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药或是野味 命运悲惨又无辜的穿山甲

撰写:
撰写:

中国大陆爆发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至今,病毒究竟从何而来,仍是大众关切的问题。日前中国大陆华南农业大学举行新闻发布会,称从穿山甲身上分离出的病毒株与新冠病毒的相似度高达99%,认为穿山甲为其潜在中间宿主。这项研究引起各国学者质疑,表示结论下得太早将有失严谨。每年二月的第三个星期六,为国际爱护动物基金会(IFAW)订定的“世界穿山甲日”(2020年为2月15日),不少网友对此表示,应好好保护穿山甲等野生动物,不该再吃野味。

全球的穿山甲非法贸易情形严重,期望借新冠状病毒疫情,让穿山甲从中医药典中删除,不再捕杀无辜的野生动物。(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自古以来,古老的中医讲求“以形补形、以脏补脏",由于穿山甲擅于打洞,认为穿山甲有通经活络、碎结石的功效,因此只要有疾病让身体不适,所开的药方上一定看得到穿山甲的大名。明代名医李时珍(1518-1593年)的《本草纲目》载:“穿山甲入厥阴、阳明经。古方鲜用,近世风疟、疮科、通经、下乳,用为要药。盖此物穴山而居,寓水而食,出阴入阳,能窜经络,达于病所故也"。过去中医以穿山甲的习性,认为其常于山林中走窜,因此食用可以活络经脉,且鳞片还有多种疗效,还能帮助产后妇女泌乳。

甚至到清末“中西医汇通学派"的代表人物之一的张锡纯(1860-1933年),在《医学衷中参西录》对穿山甲也有类似记载:“穿山甲味淡性平,气腥而窜,其走窜之性,无微不至,故能宣通脏腑,贯彻经络,透达关窍,血凝血聚为病,皆能开之,以治疔痈(音雍,指在皮肤或皮下组织引起的化脓性发炎,通常会伴随疼痛、发烧),放胆用之,立見功效",认为穿山甲对于消肿排脓的初期疗效具有显著功效。

中医多以穿山甲的鳞片入药,不过穿山甲从鼻头到尾尖,在中医里还可细分出20几味药材,因此除了入药外,基于中国的“药膳”观念,穿山甲自古以来还是道菜,据说其肉质细嫩鲜美,不仅是宴席佳肴还是大补之物。

但这些在中医流传千年的穿山甲鳞片的药效迷思,在近年的医药科学研究上逐渐被打破,实验证明,穿山甲的鳞片不过是如同指甲般的角质罢了,并没有传统中医所说,具有多种神奇的疗效,其与犀牛角一样,都被夸大其疗效。如果是为了让孕妇产后通乳,目前也有许多替代药材,像石竹科植物“王不留行”,其在泌乳、免疫调节与抗肿瘤的实验中,也都有传统中医所说的穿山甲鳞片的疗效。

尽管多项实验证明,穿山甲鳞片的药效实属传统迷信,但国际濒临绝种野生动植物贸易调查委员会(TRAFFIC)的调查报告显示,从2010年至2015年,全球共查获1,270起穿山甲走私案件,涉及67个国家或地区,且多以中国为最终目的地。由国际自然保护联盟(IUCN)于2018年发布的《濒危野生动植物国际贸易公约》(CITES)里,沉重表示“中华穿山甲"在过去20年里锐减了90%。显示人们多出自于炫耀心理,越珍稀、越濒危就越想吃,导致目前全世界的8种穿山甲,在人性的贪婪下,全都濒临绝种。

设立于美国的国际爱护动物基金会(International Fund for Animal Welfare,IFAW)自2011年起,将每年2月第3个周六订为“世界穿山甲日",希望以此让世界各国意识到穿山甲艰辛的生存状况。然而,濒危的穿山甲在中国大陆虽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但捕杀、走私、贩卖与食用的情形依然层出不穷,在无法杜绝非法贸易的情况下,2019年6月,中国大陆沉痛宣布中华穿山甲已“功能性灭绝",代表该物种无法在生态系统中承担重要功能,且数量已少到难以复育,甚至无法在自然状态下繁衍。这次“新冠肺炎”疫情,让大众意识到吃野味的后果,也期望借此将穿山甲从中医药典中删除,别再捕杀食用无辜的野生动物。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