舆论场:疫情之下奇文迭出 文风崩坏的地方喉舌

撰写:
撰写:

武汉当地官媒的三篇奇文日前成为网络热点。图为中国国务院新闻办1月22日就疫情召开新闻发布会。(AP)

刚刚过去的2月13日,因为统计方式改变让新冠病毒肺炎的单日确诊人数刷出新高,同时一天之内湖北省委书记、武汉市委书记两大职位换上了新任一把手,而同时刷新的,还有公众对于中国大陆文宣系统的认知——因为三篇官方媒体的奇文。

“汉网”2月11日发布的《“疫”流而上,何不多给武汉市长暖暖心》首先成为网络“爆款”,文章的大意是:全中国的舆论都在谴责武汉市长,可有谁想过武汉市长的难?武汉早在去年12月就将疫情上报,不发布信息疫情信息并非市长的责任,而且市长顶着压力“封城”甚至愿意“革职以谢天下”,你们怎么就不能推己及人一下呢?怎么就不能多一点理性,“当你们看到,那双因为过度劳累而被泪水打湿双眼的时,何不多给武汉市长暖暖心!”

公开资料显示,“汉网”是长江日报报业集团及旗下长江日报、武汉晚报、武汉晨报等十余家报刊在互联网上的主要代表,可以理解为武汉当地一众官媒的互联网平台。因此“汉网”上的这篇文章,被很多网友讥讽为“甩锅”、“本地媒体开始忠心护主了”。

其实这篇文章想要说的两个核心观点并不能说有错:一是在疫情信息发布太晚的问题上,武汉方面不一定是主要责任;二是武汉市长为“封城”承受了很大压力,但为了控制疫情,他宁愿背负历史骂名。

道理不怕讲不好,最怕讲道理的姿势太难看。文章以武汉市长周先旺视察督导高校宿舍改造为新冠肺炎定点医疗点为开头,强行转换到“市长太难了”的话题上,显然是为了讲理而讲理,功利性已经太过明显。行文中又出现了“笔者观看直播听到这句话时,再望向市长那双疲惫的双眼,眼神中透出的坚定,让人动容”这样的表述,恰如此前有大陆媒体记者写出“书记和县长眼里的血丝织成了迎春的花卉”这样的句子,吹捧之心瞬间毕露。接下来文章将市长与网上批评者对立起来,仿佛对周市长的批评会影响到武汉打赢防控疫情攻坚战,并在最后得出“何不多给市长暖暖心”的结论。

大陆网友对于这样的论调显然不能买账:“前两天还刚刚悼念李文亮医生,大谈不同声音的重要性,这么快就又回到领导干部‘说不得’的状态啦!”“原来全国人民都欠武汉市长一个道歉!”

应该说互联网上难以消除的非理性情绪,会在对任何人、任何事进行评价的时候都存在变形和偏差,可有那么多更为重要的议题等待报道时,武汉当地媒体却急着为市长喊冤,不能不说是一种“正能量”的错位——连娱乐明星都知道“挣的钱当中一半是挨骂的钱”,地方官员如果连一些非议都承担不了,不如挂印走人。何况武汉市在疫情爆发初期也绝对不是一点失误都没有,中共中央党校副教授强舸就曾撰文说到,即使疫情不能发布,并不等于法律禁止地方政府或医疗机构在地方两会期间发布病例通报,更不意味着需要把疫情当作舆情来处理,查封可能的传染源海鲜市场、取消大型聚集活动(如武汉百步亭社区春节前的万家宴活动)也并不需要启动疫情响应。武汉本地媒体在疫情远没有到论奖惩之时,就迫不及待的要为市长“暖暖心”,是舆论监督的失焦。

何况这篇文章还正好给那些本就对中国不友好的国际媒体提供了“弹药”,让这些机构去发挥一些“武汉市长不甘当替罪羊”、“挑战北京”之类的内容,一定程度上反而成了“高级黑”。

“暖心”文实际上给武汉市长“帮了倒忙”。(中共黄石纪委监委官网)

武汉媒体令人瞠目结舌的操作还在后面。2月12日,作为武汉市委机关党报的《长江日报》,发表《相比“风月同天”,我更想听到“武汉加油”》,将这一波奇文激起的争议推向高潮。

这篇文章的背景,是日本一些城市向中国各地捐赠医疗物资时,在物资箱上贴上古诗词,例如“山川异域,风月同天”,“崎岖路,长情在”,“岂曰无衣,与子同裳”,“青山一道同云雨,明月何曾是两乡”等等。这种别具温情而又清新隽永的为武汉加油的方式,被很多中国网友热议并赞叹“好有文化”。当然,这其中免不了一些人将事情进一步引申,认为“中国加油”“武汉加油”这样口号比较“低级”,中国的官方媒体相比日本“没文化”。在陆媒《环球时报》主编胡锡进看来,这“就是一些带节奏的帖子”,也有很多评论者认为网友不过是需要一个发泄情绪的渠道。

但《长江日报》显然不这么看,一定要将“武汉加油”与“风月同天”分出个高下来。文章中写道,越简单的词越有力量,“加油”声中可以听到“14亿颗心灵碰撞的声音”,那些看似没有“文化底蕴”的词汇,“却有着让中国社会各个阶层醍醐灌顶的力量”。

这篇文章最为神奇的地方在于,结尾部分突然引用了“奥斯维辛之后,写诗是残忍的”,然后说出那句从文章开头就一直想说但憋着没说的“相比‘风月同天’,我更想听到‘武汉加油’”。面对令人不知所云的逻辑,有网友直言:“我的高考语文成绩是假的吗?”

网友们对于“风月同天”与“武汉加油”的议论,本是语言文化层面的问题。中国大陆知名自媒体人“六神磊磊”表示,“风月同天”是雅语,“武汉加油”是俗语,两种语言地位平等,“都能通向文学的至高殿堂,都能通向人类表达的极高境界”。“风月同天”代替不了“武汉加油”,高喊“武汉加油”也一点不丢人。网友们普遍存在的“惭愧”情绪在于,今天中国民众的语言文字素养普遍偏低,“俗”的部分没问题,但因为“肚子里没货”而大多失去了“雅”的能力,所以猛然看到“风月同天”、“明月何曾是两乡”的时候才会被“含蓄之中的磅礴,隽永之中的深刻,沧桑感和时代感的交叠,恰到好处的分寸感,无以伦比的穿透力”所击中,更因为说出古汉语诗句的是邻国日本,而放大了这种情绪。

可《长江日报》却硬是摆出一副“凡是‘不正之风’拥护的,我们就要反对”的战斗姿态,非要论证“武汉加油”比“风月同天”更好、更高级,而且极其不恰当地扯上“奥斯维辛”,自以为批判得铿锵有力,实际上不仅“产生自黑的效果”,更给人以网友所说“长江日报,其器小哉”的观感。

网络世界里将“风月同天”与“武汉加油”对立起来本就是“跑偏了”,文章作者却煞有介事的要在一个错误的逻辑漩涡里得出一个相反的结论,“注定了批判文章同样会走向荒诞”。所以胡锡进认为这篇奇文的出现是一个“教训”,“现在网上就是有一些不满,这些情绪是有实际源头的,对它们总体上需要尊重、安抚,而不是一见到被这种情绪顶上去的帖子就立刻引经据典地与之论战。”

中国的很多地方官媒在理解中央的部署时往往会出现偏差。(新华社)

此外,同样“翻车”的还有《武汉晚报》,其于2月12日刊载的《流产10天后,武汉90后女护士重回一线:总有人要拿起刀枪上战场》属于是大陆媒体的老问题:将畸形的奉献观当作“好人好事”来宣传。也正因为是老问题,才尤为让人难以接受——21世纪都进入第三个十年了,但在疫情这样的重大社会危机事件面前,依然有大陆媒体“搞不清前方需要什么”。

文章中的护士做出了令人敬佩的个人选择,但未必适合被媒体包装成“正能量案例”。从1月20日开始,武汉、湖北乃至中国很多地方的医护人员、基层官员与警察,在连续奋战之后身体已逼近极限,这些为全社会组成“防线”的群体不能再承受更多“向前冲”的加码,他们需要的不是廉价的同情、空洞的口号,更不是无聊的吹捧,而是发自内心的“理解”与“共情”。

这正是为什么大陆学者易中天表示,把“流产护士坚守岗位”当作样板来宣传,“那才是真正的吃人血馒头”。

正所谓“疫情像一面照妖镜”,照出了中国大陆一些地方媒体“风骨与专业性的缺失”,甚至连“最起码的谦逊也没有了”。而纵观武汉媒体这三篇奇文背后呈现出的某种相关性,可以发现“吃人血馒头”的人往往也是“马屁精”,“每到国难当头,他们就会不甘寂寞地跳出来舞文弄墨,标准动作则有两个:一是把丧事办成喜事,二是吹捧领导人”。

所以《人民日报》在2018年7月发表的“三评浮夸自大文风”系列文章,如今看来不仅没有过时,而是正当其时。“为文有为文的格调,言论有言论的底线”,面对“文章不会写了吗”的诘问,武汉当地官媒有必要对照“提倡短实新,反对假大空”的要求,来检视自身是否达到了及格线,毕竟“文风无小事”,“文风不端照见心态不正”。

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在2月3日的中共政治局常委会上谈到疫情期间的宣传工作时曾强调,要注重发挥“正能量”。但作为地方官媒,将迂腐甚至“泯灭人性”当做“正能量”,是对正能量最大的侮辱。尤其是当前“抗疫”之战进入最为关键的时期,媒体最需要的是“多点理解,少吹牛皮。守住底线,不唱高调。”一些自媒体评论者提出的希冀,也是媒体应该做到的本分:“你们的镜头,不要总是对着领导人,我们也不希望看到诸如此类:打着红旗在疫区合影留念;站在病床前放声歌唱;跟在领导人后面满脸堆笑。那只会让人产生不当联想。请关注底层,请关注一线,请关注疫情!包括那些连数字都算不上的冤魂!”

要学会“说人话”,先要能“懂人心”。对于大陆官媒来说,这很难么?

查看最新疫情点击【武汉肺炎实时动态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