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金银潭副院长病愈 自述被感染和当“试药人”内情

撰寫:
撰寫:

近日,曾被确诊感染新冠肺炎的中国湖北省医疗组专家、武汉市金银潭医院副院长、主任医师黄朝林已达到出院标准痊愈了,如今在家中隔离,期间,他接受大陆媒体采访时透露了被传染和当“试药人”的内情。

武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人数不断攀升。(AP)

据《中国新闻周刊》2月14日报道,从1月17日开始,黄朝林就感到身体很不舒服,开始干咳。一开始,他还误以为这是此前就有的普通感冒造成的,直到确诊后,才意识到这是感染的早期表现。

回想自己的感染原因,黄朝林想到了1月10日晚,在他换下防护服、摘下口罩,期间,一位病人的女儿和女婿认出了他,对他表示感激,在交流过程中,三人均未戴口罩。三天后,这对夫妇也确诊了新冠肺炎。在黄朝林印象中,这是他唯一可能暴露的机会。

黄朝林是1月22日下午做的病毒核酸检测,晚上出的结果,显示为阳性;在23日凌晨3时,黄朝林已开始出现了畏寒、发热的症状,随后,黄朝林住进了医院的隔离病房,从医生变为了病人。

入院时,他的氧饱和度不到93,属于重症病人。同样在23日,他在参加克力芝试药的临床观察知情同意书上签下自己的名字,成为了380名“试药人”中的一员,来验证治疗HIV病毒的克力芝治疗新冠肺炎的临床疗效和安全性。

住院后的前十几天里,治疗并不顺利,“有发热、缺氧的表现,有时感觉肺要咳出来了。”黄朝林也出现了肺部损伤和呼吸困难的症状。在不吸氧的情况下,他的氧饱和度一度最低只有80左右。还出现了克力芝的副作用:腹泻、恶心、呕吐等胃肠道反应。但黄朝林说,“可以耐受。”

这样的过程持续了十几天。除了克力芝,这段时间里,中日友好医院副院长曹彬教授与其他专家还对他进行了激素治疗和鼻导管给氧、肺部通气等综合治疗和支持。

“确诊两周后,我的病情开始慢慢地好转。”直到2月4日,病情才稳住。黄朝林说,“我是在2月2号进行的病后第一次核酸检测,结果为阴性。间隔48小时后,也就是2月4号,我进行了第二次核酸检测,结果同样显示阴性,符合出院标准。之后就出院了,现在在家隔离。”

在采访过程中,记者听到黄朝林仍偶有咳嗽。他解释说,“这是一种刺激性咳嗽。已出院的病人会在不同程度上出现这种刺激性咳嗽甚至气喘的情况,彻底恢复的话还需要时间,但不会对正常生活造成很大影响。”

据悉,作为湖北省与武汉市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医疗救治定点医院,武汉金银潭医院是当地第一家新冠肺炎患者定点收治医院。

2月13日,据湖北省卫健委发布的疫情通报,该省一下子增加了1万多名确诊患者。官方解释称,“从今天起,湖北省将临床诊断病例数纳入确诊病例数进行公布。”黄朝林表示,“临床诊断病例=疑似病例+影像学检查。不再需要核酸检测!”

据中国官方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月13日24时,湖北省新增新冠肺炎病例4,823例(含临床诊断病例3,095例),其中:武汉市3,910例、黄石市32例、十堰市24例、襄阳市10例、宜昌市67例、荆州市54例、荆门市21例、鄂州市69例、孝感市135例、黄冈市163例、咸宁市200例、随州市46例、恩施州8例、仙桃市20例、天门市54例、潜江市10例

全省新增病亡116例(含临床诊断病例8例),其中:武汉市88例、黄石市2例、十堰市1例、襄阳市3例、宜昌市2例、荆州市4例、荆门市1例、鄂州市2例、孝感市8例、黄冈市1例、咸宁市1例、随州市2例、仙桃市1例。新增出院690例(含临床诊断病例214例)。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