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港澳系统大变背后 体系之变无关林郑

撰写:
撰写:

北京时间2月13日,中国政坛发生人事大调整。除了公众呼吁的湖北和武汉的人事调整终于尘埃落定后,港澳系统亦出乎意料地迎来大变动:夏宝龙兼任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主任;免去张晓明的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主任职务,改任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分管日常工作的副主任(正部长级);骆惠宁、傅自应兼任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副主任。

武汉肺炎疫情焦灼阶段,中国政坛迎来一场罕见的人事大变动。(AP)

对于香港来说,此前“地方老将”骆惠宁到任香港中联办担任一把手已经足够意外,这一次夏宝龙则更是陌生和意外。而查询夏宝龙的履历后,便不难发现,夏宝龙与骆惠宁颇有相似之处:两人都是退居二线的地方大员,老将出山后被委以重任。其中夏宝龙1952年生,比骆惠宁年长两岁,今年已68岁。

面对这次港澳系统的人事变动,多数港人的第一反应是香港特首林郑月娥何时才会被换掉。毕竟香港在过去的2019年深陷反修例的泥潭中,特区政府尤其是林郑月娥饱受诟病,“林郑下台”的呼声更是贯穿始终。虽然武汉肺炎疫情看上去悄然为香港反修例按下了暂停键,但港人对于特首的积怨与不满未有减少半分。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何港澳系统发生人事大地震,港人的第一反应会是特首的去留。

但理解归理解,港人的期待也在情理之中,但此次港澳系统的大调整是整个机构、组织和体系之变,而无关个人。不仅无关香港特首,放在更大范围和更长周期来看,甚至可以说,无关刚刚任命的港澳办主任夏宝龙,无关“相对意义”上被降职的张晓明,以及无关兼任港澳办副主任的骆惠宁、傅自应。

为什么这么说?一方面,北京试图通过这次人事调整,来理顺中央港澳工作协调小组、港澳办、中联办、港府等治港机构之间的关系。在这一垂直权力结构中,位于金字塔顶端的是协调小组,该小组成员由中共中央、国务院多个部门的负责人构成,组长一直由政治局常委担任,现任组长为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韩正;再往下是办事机构港澳办,由一名主任(夏宝龙)一名常务副主任(张晓明)五名副主任(骆惠宁(兼)、 傅自应(兼)、 宋哲、 黄柳权、 邓中华)构成;再往下则是驻港澳一线的中联办,特区政府。

以刚刚履新的夏宝龙为例,其在最高的港澳工作协调小组中,担任副组长,在第二层级的港澳办中担任一把手,而因为港澳中联办的两名主任同时兼任着港澳办的副主任,这就决定了夏宝龙与骆惠宁、傅自应有了上下级的关系,这就最大限度避免了同等层级造成的“各自为政”。再加上夏宝龙是副国级国家领导人,其担任港澳办主任,这样的职能部门的“升职”,既说明了中央对港澳工作的重视,也使得港澳办协调其他部委与地方资源时有更大的张力。

早在2016年,多维新闻就在《北京涉港机构亟待整肃重组》中提出,中央自香港回归之后,基于各方面考虑,对涉港机构的运作缺少全面检讨,一直缺乏通盘考虑的整合。文中明确指出,香港问题是如何一步步演变至今的,涉港结构的职能混乱,尤其是一缐驻港机构的角色失当,被认为是问题持续恶化的主要原因。此次港澳整个机构、组织和体系之变,正是这一问题导向的必然结果。

而另一方面,也应该看到,夏宝龙目前的正职还是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副主席兼秘书长,港澳办主任只是兼任,骆惠宁、傅自应也是兼任港澳办副主任。这次调整或许只是阶段性的变化,放在北京对于整个架构和体系的考量层面,调整应该还没有完。后续地,会否将港澳与台湾事务合并,打造“一国两制”领导小组这样的超级班子,也未可知。毕竟,不管是港澳事务对于“一国两制”的继续实践与巩固,还是台湾问题不可避免的“一国两制”选项,都是摆在中共面前的必须面对的课题。而基于“一国两制”这样的纽带,也让港澳事务与台湾事务早已密切捆绑在一起。

伴随着港澳整个机构、组织和体系之变,“一国两制”在香港的实践也必须与时俱进,化区隔为融合,化被动为主动,化消极为积极。如此,才可能走出自身结构性困局的同时,亦成为“一国两制”台湾方案可资参考的范本。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