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情人:李清照与夫婿爱在瘟疫蔓延时

撰写:
撰写:

在新冠肺炎疫情蔓延下,2020年的情人节与往年特别不一样,少了浪漫甜蜜的气氛,多了对疫情的忧虑。在这段抗疫的日子里,第一线医护人员在疫情下的爱情,更显得弥足珍贵。病毒虽然在人们之间竖起千道高墙,拉开了彼此的距离、无法随时见面,但反而让人与人之间的心更加靠近。在这个特殊时期,透过网络,民众看到许多离开家人前往第一线与新冠病毒作战的医护人员,在疫情不断攀升的阴影下,那朴实又令人动容的爱情与亲情。而在宋朝,从词人李清照(1084-1155年)的作品中,能看到在瘟疫蔓延下的伤痛。

图为后世描绘的李清照画像,由于经历宋室南渡、丈夫因瘟疫过世,让她的文风大变,充满深沉的伤痛之感。(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在医疗卫生不及现代发达的古代,每逢天灾后就是重大疾病传播的开始,如北宋庆历八年(1048年)河北地区发生大水灾,来年三月就爆发疫灾。有学者依据宋代史料、医书、地方志统计,两宋约发生200多起大型传染疾病,除上述水旱灾的自然因素外,战乱频繁也是导致传染病流行的另一个原因。战争不仅会造成伤亡,在人口流动与物资短缺的情况下,提供了疾病的形成与传播的良好条件。

虽然宋朝社会繁荣、文化与经济高度发达,但两宋共300多年,与辽、夏、金与蒙古之间发生多起战争,让宋代疫病流行次数远远多于唐代。其中,两宋之交时发生的大型瘟疫,不仅加速了北宋的灭亡,也让李清照失去了她的丈夫赵明诚(1081-1129年)。《宋史》记载这场大疫:“建炎元年(1127年)三月,金人围汴京,城中疫死者几半。"史书上寥寥几语,不过根据李清照所著的《金石录后序》,可以看出这场疫情爆发得有多突然。

《后序》里李清照不仅写下许多与丈夫相处的点滴,也细数着赵明诚将调任湖州(今浙江省湖州市)时,两人相别的情景,以及赵因病而亡的过程:“(建炎三年)六月十三日,始负担,舍舟坐岸上,葛衣岸巾,精神如虎,目光烂烂射人,望舟中告别。……途中奔驰,冒大暑,感疾。至行在,病痁。七月末,书报卧病。余惊怛,念侯性素急,奈何病痁,或热,必服寒药,疾可忧。遂解舟下,一日夜行三百里。比至,果大服柴胡、黄芩药,疟且痢,病危在膏肓。余悲泣,仓皇不忍问后事。八月十八日,遂不起,取笔作诗,绝笔而终,殊无分香卖屦之意。葬毕,余无所之。"

原来,赵明诚在赶着去就任的路上,就已经生病了,虚弱的身体当然不敌瘟疫的入侵,很快就卧病在床。李清照一得知丈夫消息立刻赶往照顾,但赵终究不敌病魔。仅短短两个月的时间,这对恩爱的夫妻就阴阳两隔。赵明诚的离去不仅让李清照没了生活依靠,也让她失去精神上的寄托,加上国家的动乱,让李清照一时茫然无所适从。

之后李清照一改过去文风,词作充满孤独无依之悲的伤痛,如《孤雁儿.世人作梅诗》:“世人作梅词,下笔便俗。予试作一篇,乃知前言不妄耳。藤床纸帐朝眠起。说不尽、无佳思。沈香断续玉炉寒,伴我情怀如水。笛声三弄,梅心惊破,多少春情意。小风疏雨萧萧地。又催下、千行泪。吹箫人去玉楼空,肠断与谁同倚。一枝折得,人间天上,没个人堪寄。"

乍看是一阙咏梅的词作,但内容却无直接对梅花的外形、香味有任何描写,也没有着墨梅花高洁品格的字句,反倒有隐含孤雁失伴的意思。整阙词在情感的抒发上从淡转浓,从“无佳思"到“情怀如水",再延伸至因笛声和雨声触景生情而泪千行,全是因丈夫不在之故。词中引用春秋秦穆公之女弄玉嫁与擅于吹箫的萧史之典故,以“吹箫人去玉楼空"暗喻赵明诚已亡故。

在人类漫长的与病毒、细菌抗争历史中,其实不只中国古代的李清照写下令人为之伤感的作品。曾获诺贝尔文学奖的哥伦比亚作家马尔克斯(Gabriel José de la Concordia García Márquez,1927-2014年),曾于1985年写小说-《霍乱时期的爱情》(El Amor En Los Tiempos Del Colera)。以哥伦比亚千日战争(1899-1902年)前后三十年为背景,描述男女主角历经战乱与霍乱,两人的感情就如同瘟疫般,无法触碰又充满无奈,幸结尾两人能于老年时相守。尽管新冠肺炎疫情来势汹汹,但在爱的力量下,大众一定能携手共度难关。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