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与梵蒂冈又有大动作 这“五十年未有”有何意义

撰寫:
撰寫:

就在中国为了疫情焦头烂额的情况下,有件国际大事悄然发生了。当地时间2月14日,中国外交部长王毅与梵蒂冈外交部长保罗‧加拉格尔总主教(Paul Richard Gallagher)会面,这是自中国大陆与梵蒂冈在五零年代断交后,这五十多年来,中梵两国外交部长第一次公开会面。

1950年中国加入朝鲜战争后,部分在中国的外国传教士先后离开,同一时期在中共的倡导下中国各地天主教开始了“革新运动”(如中国天主教与西方帝国主义区分等等),当时梵蒂冈驻中国的大使黎培理(Cardinal Antonio Riberi)枢机主教提出批评,中梵裂痕开始出现。而后黎培理撤来台湾,梵蒂冈的在华业务由“中华民国”接收。

在那之后中国主教任命由中国政府主导,梵蒂冈认为这不合理,两边就此争执多年。然而即便台湾与梵蒂冈建交这些年,双边的关系,在某些阶段其实仍然不对等。

中梵外交部长会面,为两国关系带来更多可能性。(新华社)

台梵关系在这数十年当中,“被断交”的传言没有断过。在台湾退出联合国之后梵谛冈召回大使,仅由非大使人员驻台湾。而后中国大陆的国际地位和影响力提升,梵谛冈从谨慎两边平衡,到同样主动与中共达成某些协议。

在近年对于梵蒂冈“没有大力呼吁中共正视人权、自由”的质疑在西方社会从未间断。在以西方价值为主轴的民主国家中,尽管“自己的国家”也与中国往来密切,与中共高层更是会面不断,但教廷具有更大的精神性意义。在西方的想象中,中共是“不尊重宗教”的,梵蒂冈怎可与之交往甚密?

然而梵谛冈就算再具宗教意义,也是现实中由人民组成的国家。当中国大陆的神职人员年经化、菁英化,亦有许多可以共同合作的资源,教徒估计也有一千万左右,因此近年中梵两国都有意化解长期以来的根本矛盾:主教任命问题,以及两岸议题。2018年中梵双方在主教任命问题上达成临时性协议,这“临时性协议”在未来有望成为正式协议。

至于“梵蒂冈长期与中华民国建交”之议题,随着王毅与加拉格尔总主教这场外交高层会面,再次有解冻之可能──因为在过去,就算两国互有往来,也仅是代表团,而非“外交部长”层级之会面。

当然,这“解冻”,不是指跟某方断交、立刻跟某方建交,而是这场会面预示着往后中梵两国将可能例行性往来。这个往来也会使外界从一开始的讶异、到逐渐习惯──就如同军机绕台一样,从原本的新闻事件,成为人人习以为常的惯例。

台湾媒体“中央社”认为,由于梵蒂冈所代表的性质也不同于其他国家,过去中国外交部长与非邦交国外长会面,可能就代表“与台断交”之前奏,但此次梵蒂冈也未在两岸政治上有什么表态,中梵双方只是就宗教事务等议题讨论,这算是“双重承认”模式──也就是中共明白梵蒂冈现阶段与“中华民国”的关系,也在此情况下与梵蒂冈外长会晤。

当前台湾外交部还尚未就此有正式表态。在这一“五十年未有”的动作到来后,中梵关系短期内可能不会有什么大变化,该谈的仍谈,而国际也渐渐麻木、不再为此一惊一乍。

然而,许多常态化,在短期内毫无水花,某天可能会突然带来实质意义上的重要改变。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