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勇之后 谁将接任上海市长

撰写:
撰写:

上海市长在中共政坛地位举足轻重,应勇(左)之后,谁将接棒成为外界猜测的人事焦点。(新浪微博@上海发布)

应勇离沪接任湖北省委书记颇为受瞩,与此同时,自2月13日后,上海,这一中国政坛中具有举足轻重地位的政治高地已经近一周时间无“掌门人”了。中共迟迟未公布上海新市长人选,是否意味着本身即不在2月12日中央政治局常委会的决定中,令人疑惑。

应勇的调离和升迁,证明了上海市长这一职位的炙手可热。事实上回顾历任上海市长的政治归宿,就可知其分量如何。自1979年以来,从彭冲到应勇,上海共历经10名市长。除汪道涵(其主要声望来自负责中共对台事务)、杨雄止步于正部级外,彭冲、徐匡迪两人跻身副国级领导人,陈良宇虽被查但也曾成功入局,江泽民、朱镕基、黄菊、韩正共计4人更是续任上海市委书记并成功“入常”。故而,想必中南海会仔细斟酌这一职位的重要人选。

而事实上,关于上海市市长的人选也不外乎就是省内上位,中央空降,异地调动三种可能。不过,上海似乎又有所不同。从新中国成立后历任上海市长的履历来看,这三种可能也有概率性的悬殊。

其一,上海市长出缺,海派官员“顺位接班”是上海政坛的惯例。从建国后尤其是近30年上海市长的升迁路径来看,“自产自销”几乎已经形成一种“规律”。无论是早期的曹荻秋还是从黄菊之后的历任上海市长,几乎都是上海官场自己“培养”的。在上海工作三十年的黄菊;仕途一直在上海的韩正、杨雄以及一路从基层做到上海市长的陈良宇与徐匡迪,都是这种内部晋升模式。

按这一惯例,事实上,之前原本为外界所瞩目的政治明星上海市原常务副市长周波、上海市原专职副书记尹弘均虽打破惯例相继北上“曲线”上位,但终究失去了在上海“更进一步”乃至问鼎市长宝座的机会,不失为遗憾。至于目前,上海市常委班子中,除上海市委书记李强外,两名副书记均虚悬,紧接着的是纪委书记廖国勋、组织部长于绍良、统战部长郑钢淼以及常务副市长陈寅。在惯例上,除党委副书记和政府常务副职外,实际上其他成员直接晋级的机会微乎其微。

但是常务副市长陈寅在尹弘去年11月调任河南后迟迟没有晋升市委副书记,且当前在市委的排名中又稍靠后。

当然,北京也可能采取“空降”或者“外调”等方式,这可能打破许久以来上海滩由海派官员主持局面的传统。此前,台湾《联合报》称上海台商圈传出风声,中宣部副部长、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主任徐麟将接棒,这一消息也得到港媒的关注。1963年出生的徐麟是上海人,仕途从上海起步,在上海任职20余年,是一位典型的海派官员。传徐麟再次回沪,这种说法不无道理,中共前领导人江泽民以及中国国务院前总理朱镕基也分别是从当时的中国电子部第一副部长与中国国家经济贸易委员会副主任上空降上海。甚至远至中国“文革”时期,彼时的中宣部副组长张春桥也是上海市委第一书记。但是从近20多年来上海市长的仕途轨迹来看,中央空降的可能性并不大。

再次,外调的说法也有出现在这次的人事猜想中。有说是现任海南“二号人物”沈晓明,其曾在上海任职十年,官至中共上海市委常委、浦东新区区委书记兼上海自贸区管理委员会主任。关于上海市长异地调入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但是发生在中国新成立初期,且都是从江苏省调入。最近的一个例子是应勇。其虽然是从邻省浙江调入,却是由公检法系统进入上海市委,从组织部长一步步到上海市委副书记、副市长;上海市委副书记、市长,这期间也用时10年之久。而如果说直接外省调任上海市长,还未有这一先例。

此外,1月中旬,上海市刚刚召开了2020年“两会”,选举了新任上海市人大常委会主任蒋卓庆等。这也意味着蒋“上位”的可能性更高,但即使新市长到岗,料也将再代理一年时间。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