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肺炎】当“反中”和“舔中”成为另一种流行病毒

撰写:
撰写:

近期两岸三地舆论场讨论得最热烈的,除了疫情和大陆政治之外,就是两岸三地的口水战──说是两岸三地,其实也就是港台与大陆围绕疫情所展开的一连串口水之争。

在大陆这厢的舆论场可以发现,台湾捐款(不论是艺人、还是民间宗教组织)的新闻,都淹没在对于台湾此次“禁止口罩”的挞伐声下,香港亦是同样情况。香港商界的大幅捐款,也难以在“香港跟大陆要口罩、港独禁内地人”的口诛笔伐声中平衡些许。

疫情意外“烧出”了两岸三地对彼此的成见。(Reuters)

至于港台的舆论场,那更是“惨不忍睹”。从部分食肆里“仅限粤话”,到对“同情武汉”的舆论扣上“舔中”帽子。按理说,港台都是深受西方思想影响,此次就算是美国,或是“中国的历史死对头”日本,都没有出现大面积的仇恨言论。但在台湾舆论场中,这太多了。

更有趣的是,此次日本对于中国大陆疫情的友好及援助,这些消息使台湾舆论场对日本也产生了态度转变──因为日本要办奥运、因为日本经济依赖中国大陆,所以日本才“亲中”;“相对日本政府,台湾政府做得更好”,这些都成为热门评论。

至于世界卫生组织(WHO),也同样成为台湾舆论场口诛笔伐的对象,认为WHO讨好中国、有失公允,甚至“美国应该另组一个,台湾加入”等评论竟也能成为热门。日本和世界组织都被视为“舔中一分子”,这个奇景算难得一见。

可以发现,当一碰到“中国议题”,在当今的台湾,都可以“舔中、反中”化。“同情武汉疫情”者,视为舔中,这个并非正常──在过去SARS及汶川地震中,这种声音虽有,但根本不是主流,那时还是以“应人道关怀”的声音为多。

观看一波舆论场后就可以明白,此次疫情,大陆舆论场批的是体制缺失、是对“厉害了我的国”之尴尬失望,而台湾舆论场,看见的是对自身国际地位的不满,对“中国崛起”下国际格局的不满,这些不满积了很多,此时不过是出出气。

更直白地说,在从前SARS及汶川地震时,“中国”二字给台湾的“威胁感”没有这么大,台湾对中国大陆的“恨意”自然也没有这么强。

当然,在疫情过后,很多声音又会淡下去,人们照常过日子,台湾政府也会照常对“无法参与世界卫生大会”不满。只是感叹,“舔中、反中”等词已经成为一种病毒,深埋在台湾社会,在讨论经济、国际政治、任何议题时,此病毒,都会不断啃食着理智的声音,和专业的判断。

未来的两岸舆论场,会更加对立与民粹,但更有趣的是,两岸人员往来之密集也是过去未有的。当台湾舆论场上“WHO舔中”和“去大陆工作前的注意事项”同时流行,许多现实议题,舆论不会傻到戳破。正因现实残忍,何妨出出气、幻幻想?

是故,网上言论归网上言论,现实该怎么做还是怎么做。

在其中被消磨殆尽的,就是两岸对彼此,仅存的一丝善意了。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