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女医护员为抗疫“剃光头” 被牺牲的是什么

撰写:
撰写:

为因应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疫情,陆媒《甘肃日报》旗下的官方微博“每日甘肃网”于北京时间2月15日发布影片称,甘肃省妇幼保健院当天派出15名医护驰援湖北,女医护为方便工作集体含泪剃去长发。在官方歌颂女护士的“牺牲”之下,反而招致民众挞伐,认为此举过度物化女性形象。

除了女护士剃头之外,陆主流官媒也报道怀孕九个月的女护士“坚守”在抗疫前线,以及武汉女护士在流产十天后重回前线等。然而,在抗疫期间将女性端出镁光灯进行宣传,引发了大陆舆论的反弹,特别是对女性网友来说,多认为这都是在消费女性身体,甚至许多网友还发起给女医护员捐款买卫生巾的活动。

为了参与第一线防疫工作,许多女护理选择剃去自己的长发。图为北京时间2月13日志愿者在广西南宁一家医院为女性医师剪去长发。(新华社)

回过头看女护理师剃头事件,故事应从1月底开始谈起。当时,大陆武汉有一名投入第一线救援的单姓护理师,于1月底在个人微博表示,原本留着一头飘逸长发,但为了任务干脆剃光头发,她表示虽然同事跟亲友看到她的发型感到很沉重,但她认为“没有关系,头发没有了可以再长,现在首要的问题是在保护好自己的同时,尽力量去救更多人”,这样的情怀让许多网友为之动容。

从上述可知,女护士认为因为方便作业,索性将长发剃光。这样的事迹一出,可能许多主管机关认为让女性剃头的宣传形象效果奇佳,所以也鼓励女护士作此举动,但这就引来如甘肃报道女医护剃头等过火行为。加上媒体与网民带着猎奇眼光,认为对女性剃去长发是残忍、侮辱之举,整个事态离原本抗疫初衷越来越远。

事实上,从中国大陆的女性解放发展历程来看,自清代末期受到西方思想影响开始,就已出现“新女性”形象,包括推翻满清的革命期间有许多女性投入革命事业,例如秋瑾、唐群英等人。在反封建、女性思想解放上作出了贡献。

推翻满清的辛亥革命期间可以看到女性的身影,其中被称为鉴湖女侠的秋瑾在反封建、女性思想解放上作出了贡献。(新华社)

到了中共建政初期的1950年代左右,因循中共的社会主义体制,亦希望能解放妇女,推动“男女同酬”,毛泽东进而提出“女性能顶半边天”的口号,“女劳模”的形象开始多在宣传画报上展现。

但是当社会行进到在资本主义消费时代后,女性形象反而被肤浅化、景观化。从女护士事件来看,原本单纯求工作方便,但在素朴的女性主义之下会很快速地被连结到剥削、物化女性。

女护理师前进疫区,其延续的是女性务实地在面对生活中各种挑战,更不用说是在如此艰困的时期,女性付出的力量格外受到珍视,因此不能忽视她们在历史长河中持续追求自身解放的“女力”。

中共建政初期,毛泽东在社会主义体制解放女性的基础上提出”女性能顶半边天”的口号。图为在毛泽东身边的女性工作人员合影。(多维新闻)

但过程中,同样也因为“进步”而产生多重断裂。一个断裂是,当前推崇的进步女性“形象”,反而容易落入地方官僚作业绩、形象工程的窠臼,这与民众现实情感不符、脱离民心;另一个断裂则是在于,当官僚推出它们自认为“进步”的形象时,反而招致另一种西方“进步”价值、素朴女性主义的批判,认为此举过度消费、物化女性。

在这样多重断裂的过程当中,女性真实的声音可能被淹没了,这种掩盖是中国女性解放历程的失声,同时也是对于女性抗疫能量的削减。如果真求不物化、消费这些女护士,更应该看到他们抗疫的“劲”道,并进一步反思在当代社会男女同工同酬的理想中,女性劳动环境改善是否实现,而非着重在那充满消费欲望想象的翩翩长发与女体,否则这些女护士就是真的被牺牲了。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