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肺炎】“中国媒体迎来至暗时刻” 这话得深思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现在对于全体中国人而言确实是一个黑暗时刻,对于中国公共卫生体系的挑战、对于官僚体制的挑战,以及,对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下的媒体管控之挑战。

在中国内部,对于中国的医疗现实问题、官僚问题,都能比较辩证地看。比如,此次在疫情爆发之后在数天内就建好医院、隔离所,各省市物资调动也算顺畅,虽然也爆发了湖北红十字会的丑闻和一些夸张的新闻,但也无可否认至少有部分省市,展现了高效的防控疫情、同时顾及民生的举措。

所以,对于疫情不满的砲火,在中国社交网络中还是主要聚集在中国共产党最头疼的老问题上──媒体管控。“媒体报喜不报忧导致疫情扩散”、“这是中国媒体的至暗时刻”等骂声未停,近期又有自媒体被封号及删文引起讨论。

此次疫情对于中国基层官员是一大挑战。(Reuters)

近日在中国内颇知名的微信公众号“腾讯大家”自主注销了,当然这“自主注销”在外界看来就是“被自杀”,在其自主注销前的最后一篇文章是,“武汉肺炎五十天,全体中国人都在承受媒体死亡的代价”。这个公众号被中国偏向自由派的学者及读者所喜,所以一注销,不只引起部分西方媒体注意,在中国舆论场也哀号一片。

“媒体至暗时刻”,这一说近年在中国舆论场上出现过多次,当然,可以讽刺地说,“每次都是至暗,所以此次仍并非真正的至暗”。

“全体中国人都在承受媒体死亡的代价”,这一标题或许武断、或许不够中立和中庸,但若内文涉及造谣、抹黑特定人物或群体,也应删文道歉,给予读者一理由,而非这个突来、毫无理由的“自主注销”,类似案例过去发生过太多次。

人们从一开始的满屏愤怒到无奈麻木,这并不是健康的舆情──这“满屏愤怒”看似对政府不痛不痒,但是当重大事件发生时,其会影响政府的信赖程度。此次疫情,正是最好的案例。

然而,每每谈起媒体治理时,中国政府也想“喊冤”。中国媒体管控之争围绕两大点,其一,有些时候中央未发声,是“底下的人”怕麻烦所以自主做的决定,而官僚体系下这种“怕麻烦”的心态不可能消除。

其二,“自由”也不可无度,此次疫情在香港及海外,有太多谣言,亦引起许多不必要恐慌。在这情况下,中共也会自忖难以放手。

不可否认,在当前现实中,“言论自由”、“媒体管控”一词只要被放出来,中国政府很自然地会绷紧神经。在中共体制内,对于宣传部门的抱怨声和不满也有,认为有些宣传过于“低级红”──中国政府心知肚明,就算外人不指指点点,僵化的宣传、基层的怕麻烦,已经成为中国要真正实现现代化的绊脚石。

国家之大,不能出乱子;但当底下“太怕麻烦”,就会有人压下“乱子”,造成更大的灾难。此间衡量非常艰难,并非媒体公知的抱怨可化解。然而,若满屏“感动人心”的正能量,这时媒体的批评就尤为重要。

这是中国体制之下最难解、也最难面对的痛。

唯一能稍微确定的是,中国人民和全世界都有一个共识,中国体制还会继续照现有模式发展,能“自我反省、自我进步”到哪一个程度,这在世界范围内未有先例。中国模式,只能一边走、一边自我革新。能走到哪一步,会给世界各国带来不同的参考和研究。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