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与第五个现代化】对医务人员不能停留在感动层面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突如其来的疫情,数千人的死亡,汹涌而来的新冠肺炎疫情是一起严重的公共卫生危机,也是对中国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第五个现代化)的一次大考。面对这场病毒肆虐的危机,人们不禁会问:过去的17年时间里,中国应对突如其来的重大疫情有了哪些切实的进步?还存在哪些亟待修补的短板甚至盲区?中国又该从还处于拉锯战中的新冠肺炎疫情中反思什么?

多维CN第55期和多维TW第52期围绕今次肺炎疫情推出系列文章,以期尽可能透过这场影响深远的疫情,来系统反思中国当前的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习近平说,这次新冠肺炎疫情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发生的传播速度最快、感染范围最广、防控难度最大的一次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鉴于此 ,如何总结与反思这场肺炎疫情,就显得尤为重要。本文为系列文章第十篇。

当十七年前,非典(SARS)疫情突如其来肆虐中国大地,时年66岁的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带领一线医务人员,冲在抗击疫情的一线,夜以继日,最终打赢了那场抗击非典的阻击战。彼时,钟南山接受中央电视台《面对面》节目采访时的一段话,将一线医务人员的不易呈现在人们面前。这里摘引一段:

从17年前的SARS到今次的肺炎疫情,已经83岁高龄的钟南山仍奋战在救援第一线。图为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接见钟南山现场。(新华社)

主持人:当你自己病倒的时候,你为什么不让大家知道呢?

钟南山:我想在那个时候,因为任务比较重,各项工作特别是抢救工作都比较繁忙,我那个时候确实也比较疲劳,也累病了,但是那个时候,其实我不觉得病很重。另外我想不要影响大家的情绪,而且我并不是什么大病,只是一个过度疲劳以后出现的一些不大舒服,所以休息两天就好了。我想没有必要向大家讲的太多,这样会影响到我们的工作。

主持人:但是对于你一个60多岁的人来说,应该是件严重的事情。

钟南山:人一个是身体,一个是情绪和信念,假如一个人比较超脱,他正在很认真或者一心一意去追求一个东西的时候,往往其他很多东西是比较容易克服的,包括身体。所以我就是在那样一个思想的支配下,好像身体也比较快复原了。在我的研究所里,在病与不病,生与死的考验面前,没有一个要求转换工作,没有一个要求休假或者什么,他们都在做。

有一个医生到现在还没有出院,他就是在抢救一个非典肺炎病人的时候被感染的,当时他带了四层口罩,但是过了三天他自己病了。他发展的很重,到了极期的呼吸很困难,心跳只有40次,当时他看见我就留下了眼泪,非常痛苦。但是在他恢复的过程中,从来没有说过一句话,说我后悔我做了这个工作。我们现在正在抢救一位主任,今天的情况很不好,因为他拖延了治疗。这些病人都是我的同道,而且都是我的好朋友,我觉得是很伤心的。

主持人:当你听到你的同事倒下去,甚至是病死,你的心理感受是什么?

钟南山:这是一个没有硝烟的战争,这次是非典型性肺炎,说不定下一次是传染性心肌炎,我相信搞心脏的那帮人,也会像我们一样站在最前线的,不会因为怕传染就不来了,不做了。

十七年后的今天,当另一场新冠肺炎(NCP)疫情以湖北武汉为中心向四处蔓延开来的时候,已经83岁高龄的钟南山,再次冲在抗击疫情的一线。一张他在前往武汉火车上的照片,让很多人动容和泪目。而他身后无数与时间赛跑、与死神抢人的医务人员,每一天也都如钟南山一样,站在病与不病、生与死的边缘,精神和身体都面临着巨大考验。

2月14日,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首次披露,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以来,截至2月11日全国报告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医务人员1,716人,其中6位已经病逝。仅武汉一座城市,就有1,102名医务人员被感染。后续地,还不断有医务人员被感染甚至不幸去世的噩耗传来。

请记住1,716,就像记住武汉疫情“吹哨人”李文亮医生一样,因为这不仅是一个数字,更是一个个曾经鲜活的生命,一个个家庭难以承受之重,一个个曾经为我们出生入死的身躯。

疫情发生以来,我们听了太多对于一线医务人员的感动与致敬,“最美逆行者”、“白衣天使”等。央视元宵晚会上一众主播深情地朗读《你的样子》,致敬每一位在前线抗疫的医护人员和每一位在岗位上默默贡献的人。谁是这场疫情中最值得尊敬的人,一线的医护人员当之无愧。当我们还在家隔离的时候,他们已经提交“请战书”,告别家人,走上防控疫情的战场,每天穿着防护服进出重症监护病房,为了不上厕所,连水都不敢喝,有人甚至穿上了尿不湿。

一线医务人员顶着巨大身心压力,被人们亲切称为“最美逆行者”。(AP)

这些付出,可能不是我们隔离在家的人一句“致敬”就能概括的,也不是一句“白衣天使”、“最美逆行者”就能感同身受其中况味。比起一句句感动话语,对他们最好的“致敬”,其实莫过于在危难关头尽可能提供充裕的物资保障,包括医疗物资和日常饮食的保障。

这一次武汉肺炎疫情发生以来,前期不断爆出一线医务人员医疗物资短缺的问题,有的医生和护士要么毫无防护地“裸奔”、要么逼不得已只能用垃圾袋自造口罩和防护服,中国传统新年大年三十晚上有的医务人员只能吃泡面喝矿泉水,有的医务人员因为封城上下班都成了问题。“白衣天使”也是人,面对疫情他们也会有担忧,面对医疗物资不足他们也会有顾虑,他们的付出和牺牲并不是理所当然。当这些基本问题都得不到保障,当武汉“90后”护士流产10天重回前线都成了有关部门的宣传素材时,我们再高喊“致敬”、感动,该是多么苍白,多么反讽。

说到底,对医务人员的尊重不能停留在感动层面。因为疫情一旦过去,感动也就大概率慢慢消解,医务人员是不是又该从“白衣天使”变成“白衣狼”了?这样的教训不可谓不深刻。十七年前的非典疫情过后,人们普遍对医患关系表示乐观,当时不少医学研究论文也都认为非典疫情“使医患关系有了新的转机”,不少人多年后还在怀念那时期的医患关系。

可再看看今天的医患关系,谁还会保持乐观?2019年12月底,北京发生一起骇人听闻、性质极其恶劣的割喉杀医事件。2020年1月20日,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第一次公开谈到新冠肺炎疫情时,一位专家呼吁,“真正的医务人员都是围绕病人,不惜家庭、不惜个人的安危都在救治病人的第一线。对于那些伤医的事件应该坚决地制止。”呼吁之声犹言在耳,当天下午北京竟又发生一起年轻医生遭病人砍伤的事件。

据统计,在2009年至2018年十年间,中国媒体共报导了295起伤医事件,362名医护人员受伤。另据统计,2001年以来,中国有至少50名医务工作者因暴力伤医事件而失去生命。为何伤医悲剧一再上演?究竟有没有一种独立的、良好的、透明的解决机制?中国特色的医疗改革、医疗产业化是不是在某种程度上加剧了医患之间的紧张关系?如何走出“以药养医”的怪圈?这些问题,必须直面与彻底反思,才是给予时下正冲锋陷阵在抗击疫情前线的医务人员最大的宽慰。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肺炎抗击期间,围绕改善一线医务人员工作条件及待遇的讨论与呼吁不断涌现。2月14日,中国国新办就疫情防控最新进展特别是关爱医务人员举措举行发布会,国务院办公厅亦转发国家卫健委、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财政部《关于改善一线医务人员工作条件切实关心医务人员身心健康若干措施》的通知。《通知》指出,要因地制宜及时向防控任务重、风险程度高的医疗卫生机构核增不纳入基数的一次性绩效工资总量,并指导有关单位搞好内部分配,向加班加点特别是做出突出贡献的一线人员倾斜。

这样的改善医务人员的工作条件与待遇的举措,不能只是疫情防控期的“急就章”,更应该成为疫情过后的总基调,并尽快走向制度化。如此的切实作为与鼓励,才不枉费他们危机关头的付出与拼命,也才是对他们该有的尊重。

我们常讲事在人为,但也讲“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在这个与肺炎疫情抗击的没有硝烟的战场上,一线医务人员再多的付出,也只是危机到来后的“应对之策”,是不得已的选择,而最为根本和重要的是能否最大限度地在预防阶段,在“硬件”层面有切实的改善和进步。

这一次的武汉肺炎疫情,暴露出中国在公共卫生与传染病防治领域存在的各种问题,甚至是明显的短板与盲点。可以说,从十七年前的非典到今次的新冠肺炎,这些短板始终没有补上,盲点也依然是盲点,整个公共卫生系统在人员、技术和设备各方面远远落后。尤其是应对疫情刚发生时的预警与警觉,也因为层层官僚体制的掣肘与各级官员的不敢担当与不作为,导致严重迟滞,最终错过黄金防控期,走向扩大化。

“既要立足当前,科学精准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更要放眼长远,总结经验、吸取教训,针对这次疫情暴露出来的短板和不足,抓紧补短板、堵漏洞、强弱项,该坚持的坚持,该完善的完善,该建立的建立,该落实的落实,完善重大疫情防控体制机制,健全国家公共卫生应急管理体系。”这是习近平在2月14日做出的指示,也是对14亿中国人的承诺与要求。因为要想真正吸取教训,做到防患于未然,需要社会全体的共同努力。

如果可以,不妨从给一线医务人员该有的尊重和地位开始做起。

本文转自《多维CN》055期(2020年03月刊)封面故事栏目《是时候给一线医务人员该有的尊重和地位了》。浏览更多月刊文章:【多维CN/TW频道 】

请留意第55期《多维CN》、第52期《多维TW》,香港、澳门、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澳大利亚等其他地区各大书报摊及便利店有售。

您亦可按此 【订阅】多维月刊ipad版,阅读更多深度报道。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