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与第五个现代化】禁绝野味切勿“好了伤疤忘了疼”


突如其来的疫情,数千人的死亡,汹涌而来的新冠肺炎疫情是一起严重的公共卫生危机,也是对中国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第五个现代化)的一次大考。面对这场病毒肆虐的危机,人们不禁会问:过去的17年时间里,中国应对突如其来的重大疫情有了哪些切实的进步?还存在哪些亟待修补的短板甚至盲区?中国又该从还处于拉锯战中的新冠肺炎疫情中反思什么?

多维CN第55期和多维TW第52期围绕今次肺炎疫情推出系列文章,以期尽可能透过这场影响深远的疫情,来系统反思中国当前的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习近平说,这次新冠肺炎疫情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发生的传播速度最快、感染范围最广、防控难度最大的一次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鉴于此 ,如何总结与反思这场肺炎疫情,就显得尤为重要。本文为系列文章第十一篇。

禁绝野味市场,管住我们的嘴!

当武汉新冠肺炎(NCP)疫情蔓延开来,当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这一切可能源于吃野味,一群人对于另一群人的讨伐随即展开。讨伐者是受疫情影响切实存在的人,被讨伐者则近乎是隐形的,因为在疫情蔓延之前,任何一个人都可能是其中的一分子。

从1981年首例确诊的艾滋病毒源于非洲黑猩猩,到2002年非典(SARS)病毒源于广东顺德的果子狸,到今天武汉肺炎疫情初步判断源于华南海鲜市场售卖的野生动物,惨痛的教训殷鉴不远,可是人们往往容易“好了伤疤忘了疼”。疫情当前,人们固然很轻易大声疾呼“管住嘴”,可是当疫情过去,又有多少人会真的痛定思痛?

人类破坏大自然的生态系统,难免被大自然反噬。远离野味保护动物,其实也是在保护人类自己。

德国哲学家黑格尔(Georg W. F. Hegel)在《历史哲学》绪论中表示,经验和历史所昭示的,是各民族和各政府没有从历史方面学到什么,也没有依据历史上演绎出来的法则行事。每个时代都有它特殊的环境,都具有一种个别的情况,使举动行事不得不全由自己来考虑、来决定。当重大的事变纷呈交迫的时候,一般的笼统的法则,毫无裨益。回忆过去的同样情形,也是徒劳无功。一个灰色的回忆,不能抗衡“现在”的生动和自由。

今天的武汉肺炎终究会成为“一个灰色的回忆”,而在这场漫长且代价惨痛的战争前,却是自以为无所不能的人类上演的一幕幕毫无敬畏感的“生动与自由”。

过去二三十年,中国这艘巨轮以令世界刮目相看的速度前进着,创造出世界经济史上的一个奇迹,可人们的生活方式没有根本上改变,与经济发展同步飙升的,是野味市场的方兴未艾。虽然病毒不是吃出来的,但一味地寻求感官刺激去吃野味埋下了太多隐患。尤其是近些年,请客吃野味不仅成了饮食风潮,而且被一些中产阶级看作是身份的标志和象征。好像吃一次野味,不仅身体大补了,还一脚跨入中产阶级,成了引领时代的弄潮儿。

病毒来袭和肆虐的时候,才不会管你贫富贵贱,更不会管你为了取得今天的成就付出了多少努力,只会以无差别方式来报复人类。作为病毒的载体,如野猪、穿山甲、果子狸、白面狸、竹鼠、蝙蝠等,这些野生动物本身和人类是可以相安无事、和平共处的,也不存在谁一定要战胜谁,谁是谁的敌人之类的问题。毕竟在大自然中各种生物最理想的状态,本就是一种动态的平衡。

当人们不由分说将这一平衡打破,灾难便不可避免。当灾难来临,眼看着越来越多的人因此付出生命的代价,无数个家庭支离破碎,人们才短暂地意识到自身是多么孱弱无力。

疫情过后,唯一能做且必须做的,就是反思,就是改变。

首先要反思的就是落后的立法。根据中国法律规定,允许经营的野生动物多达五六十种。虽然规定对于经营要求也做了说明,比如除了需要获得相应行政许可外,还需要对买卖的野生动物进行报批、检疫等,以保证野生动物卫生健康。即便如此,也无法彻底杜绝意外发生,何况病毒在不同宿主身上都可能发生变异,已知的病毒之外还有太多未知。远的不说,十七年前SARS肆虐的教训近在眼前,为何相关立法不能与时俱进,彻底禁绝野生动物经营活动?我们究竟还要因此付出多少代价,才能彻底醒悟?

人类与大自然和谐相处,是一种双赢的选择。图为山东荣成大天鹅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工作人员给大天鹅喂食。(新华社)

早在1988年修订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总则第一条就明确立法宗旨:为了保护野生动物,拯救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维护生物多样性和生态平衡,推进生态文明建设,制定本法。事实证明,允许野生动物经营不仅已经导致了生态失衡,而且对人们的生命安全造成严重威胁,立法禁止一切经营活动已迫在眉睫。

所幸,2月24日第十三届中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六次会议通过了关于全面禁止非法野生动物交易、革除滥食野生动物陋习、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安全的决定。该《决定》第一条就明确写道,凡《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和其他有关法律禁止猎捕、交易、运输、食用野生动物的,必须严格禁止。对违反前款规定的行为,在现行法律规定基础上加重处罚。

习近平在应对疫情的讲话中也明确提到,“再也不能无动于衷了!”他还要求,“有关部门要加强法律实施,加强市场监管,坚决取缔和严厉打击非法野生动物市场和贸易,坚决革除滥食野生动物的陋习,从源头上控制重大公共卫生风险。”

其次需要反思的,是负责监管野味市场的有关部门。武汉肺炎疫情爆发前,相关检查证实,武汉华南海鲜市场至少有8家有相关证照的商户经营野生动物。另据华南海鲜市场的住院业主及其亲属称,该市场分东西两区,仅西区就有十几家商户经营野生动物,”那些商铺所处的位置都很偏僻,卖的东西有些都不认得,每天去买的人也不少“。

虽然相关部门第一时间否认曾向商户下发野生动物经营许可证,但不少商铺“挂羊头卖狗肉”售卖野生动物是事实,有关部门该有的监管在哪里?要知道,华南海鲜市场可是武汉乃至华中地区规模最大的海鲜水产批发交易市场,位于汉口火车站附近,建成时间逾十五年。对于这一市场的管理尚且如此不到位,其他边缘地带小型市场的乱象则不敢想象。

有野生动物保护协会的志愿者称,很多贩卖野味的商户虽然持有《野生动物经营利用许可证》,但往往会超范围经营以及私自捕猎野生动物,“许可证上允许售卖的动物就摆在明面上,其他不允许的会藏起来偷偷地卖”。即便是从正规野生动物养殖场引进的动物也可能是野生的,因为养殖成本高,难度大,野生与养殖区别不明显,所以很多养殖场里的动物也可能是从野外偷捕猎来的。

最后需要反思的,就是普罗大众。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当疫情猝不及防袭来,每个人除了咒骂“那些管不住嘴吃野味的人”,怨天尤人,是不是也该扪心自问:我究竟能做哪些改变?是不是可以改变原来的生活方式?我又能为人与大自然和谐共处尽哪些绵薄之力?要知道,在重大疫情面前,没有人是无辜的,也没有人是一座孤岛。一个更好的社会,更好的制度的制定不是“自动”的,观念的变化是必要环节。

最后再说一遍,不要吃野味了!

本文转自《多维CN》055期(2020年03月刊)封面故事栏目《野味打开的潘多拉魔盒》。浏览更多月刊文章:【多维CN/TW频道 】。

请留意第55期《多维CN》、第52期《多维TW》,香港、澳门、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澳大利亚等其他地区各大书报摊及便利店有售。

您亦可按此 【订阅】多维月刊ipad版,阅读更多深度报道。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