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肺炎·舆情】喉舌硬怼政府?中国需要怎样的舆论环境

撰寫:
撰寫:

过于强调“喉舌”的定位,让很多中国媒体缺失了专业性。(新华社)

中国大陆媒体财新网近期发出的两篇报道,被一些舆论声音送上“硬刚”、“是条汉子”的评价。

2月20日,财新网发布报道称武汉的养老院现多例疑似新冠肺炎感染,其中武汉市社会福利院约有11位老人因反复发烧、呼吸衰竭而死,另有家属称汉口的一养老机构护工确诊新冠肺炎后,有老人突然去世。

第二天晚间,隶属于武汉市网信办的“武汉发布”官方微博就转载了武汉市民政局的辟谣声明,称武汉社会福利院对于排查出来的确诊、疑似病例立即向相关医疗机构转移,并着重强调,仅有一名老人在转运过程中离世,“没有网上报道中所说11名老人因反复发烧、呼吸衰竭而死的问题”。至于汉口那家养老机构,官方声明所述经过与财新报道中去世老人家属的讲述有所差别。

有自媒体账号提到,“武汉发布”在转载辟谣声明之后,还接着发了一条消息,称疫情期间造谣传谣,最高可判七年有期徒刑。“虽然这则消息这没有点到养老院的事,但发布时间之巧合,让人浮想联翩。”

不过,目前“武汉发布”官方微博上无法找到这条信息,公开渠道已很难查询这条微博是否曾真的存在。

2月24日,财新网再次发布独家报道,将武汉市社会福利院自2019年12月以来19位去世老人的信息整理成表格,除了将姓名打码处理,性别、基础疾病、死亡原因、死亡时间均清晰在列,其中其中死亡原因登记和感染及感染性休克有关的为8人。从这份表格中可以看到,全部死者年纪大多处于80到90岁,有糖尿病、脑梗死、重度失能等基础性疾病,多人死因为感染性休克、急性心肌梗死、猝死、心律失常,“但据内部工作人员透露,其中出现发烧症状的不在少数。”

报道里有一句:“目前武汉养老机构疫情防控阻击战已经打响,不少福利院、养老院在发热人员隔离送诊、医疗防护等方面有所加强,但此前多名老人在疫情爆发后密集出现发热、胸闷等症状后去世的事实,却受到个别机构否认。”这近似于毫不避讳的摆出要同官方争论一番的架势。

近些年来,中国媒体直面监督政府机构的情况越来越不多见。(新华社)

自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以来,财新可以算是中国媒体中表现最为亮眼的媒体之一,在武汉封城的前夜派出记者团队赶赴武汉,发回了大量详实的调查报道,向全世界的读者揭示了武汉当地的状态,以及在中共中央统一部署防疫工作之前,武汉及湖北可能错过了什么。财新1月23日发布的对香港大学的传染病专家管轶的采访还曾引发争议,不少人认为那篇报道在挑动公众的紧张情绪,但也有很多人认为将专家的专业判断告诉公众才是消除恐慌的开始。

此次关于武汉养老院机构的两篇报道,再次被一些舆论声音冠以“良心”、“勇气”的头衔,认为财新在“揭示真相”。

其实细看财新的两篇报道与武汉民政局的声明,虽有争论,但没必要将两者放到对立面上,认为媒体好像是在“揭黑”。

武汉民政局的辟谣声明并不能算有事实错误,武汉市福利院对院内人员进行核酸检测从2月11日开始,确诊病例只有一人(即声明中转院过程中离世的老人)。

而财新的第二篇想要强调的是,官方回应中的统计样本人群范围仅限于2月11日至2月19日接受核酸检测者,而“从2019年12月底至2020年2月19日之前,该福利院早已出现多名老人在出现发热、胸闷、食欲不振等新冠病毒感染特征之后去世”,这显然是不寻常的状况,并借一名福利院的工作人员之口说出“这或与其前期防控意识不足、防控措施不严且核酸检测试剂紧张有关”,因为这些本身高龄、多少存在基础疾病的老人可能大多属于“发病之后没有撑过多久”的情况。

说白了,针对武汉民政局的声明,财新想要回应的是,你所说的与我所指的不是一回事。没有条件确诊,不能证明死去的十几位老人没有感染新冠肺炎,毕竟很多症状都高度相似,而且院内已经有工作人员感染的情况。

媒体与政府机构之间本应存在一些健康的“攻防战”。(新华社)

但武汉民政局作为政府机构,当然也要按事实说话,就算没做过核酸检测的去世老人出现过相似症状,可毕竟不能算做是确诊病例。

财新当然也没法证明那些老人是不是感染者,以及老人是不是被已经感染的工作人员所感染,所以第二篇报道在披露19位去世老人的死亡原因之外,用了将近一半的篇幅讨论“养老机构怎么防控疫情”。这是出于“把问题摆在桌面上”的媒体责任。

换到武汉官方的角度上,第一时间回应媒体的质疑同样是责任,而且要按照目前的已知事实来说。财新所提出的问题,对于双方来说,都处于既无法证实、也无法证伪的境地。但媒体不能因此就对问题视而不见,政府机构也不能因为觉得媒体所讲内容缺乏切实依据就不理睬。应该说,双方此次在养老机构的防疫问题的提出与回应上,都尽到了各自的职责。

事实上,翻看“武汉发布”的官方微博,甚至可以发现武汉市政府在近一个多月里的信息披露做的相当出色,对网上的各种声音的回应基本上天天都有,而且事无巨细,最近几天便有“城管队员拦截捐献蔬菜?”、“捐赠蔬菜被丢弃至垃圾站?”等多个辟谣,且文字、图片、视频等形式多样,即便是网上的一个传言、一张图片、一小段视频引发的关注,这些辟谣内容也都追根溯源的,讲解的清除明白。

所以财新与“武汉发布”(武汉民政局)双方两回合的你来我往本是为了说清问题的正常“交锋”,如果“我”掌握的情况与“你”所披露的事实存在出入,当然应该拿出来“越辩越明”一番。这本应是媒体与官方机构之间监督与被监督的一种常态,但近些年中国官方在舆论管理上强化宣传与审查的背景下,市场化媒体被收编或重整,“媒体国家队”借助商业资本扩展版图,网络管制机构权能则逐渐突出,新媒体与自媒体的生存空间收窄,意见领袖要么离场、要么被规训,让几乎所有中国媒体都养成了自我审查的习惯,一些本来正常的监督报道、批评性报道也在“别出事”的心态下成了“有风险的报道”,于是避而不谈就成为了最安全的选择。

久而久之,公众已经习惯了中国媒体不痛不痒的报道风格,遇上新冠肺炎疫情的非常时期,个别媒体突然展现出自己尚未失去专业本能,反而让公众觉得有“意外之喜”。毕竟就在前不久,武汉地方官媒《长江日报》、《武汉晚报》等媒体还曾发出《“疫”流而上,何不多给武汉市长暖暖心》、《相比“风月同天”,我更想听到“武汉加油”》等奇文。读者在这样的“投喂”下,甚至会失去直面现实的能力——武汉作家、湖北省作家协会主席方方已经连续更新了一个多月“封城日记”,因为里面不回避矛盾与问题,反被一些网友指责“为什么要让我看到这些残酷的东西”。

而作为政府机构,陆媒《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早就呼吁过,在现代社会中,政府要适应媒体的合理监督,要把接受监督视为执政过程中的必要成本。两边能够在专业领域“势均力敌”,才是应有的健康舆论环境。

所以,财新与武汉官方的这两轮“互怼”,应该是值得肯定的正向案例,在疫情结束之后,应该成为常态,而不至于让一些看客莫名兴奋。要做到这一切的前提是,永远不要在辟谣声明之后紧跟一条“造谣传谣可判刑”的贴文。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