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中国内外疫情逆转 是时候援助别国了吗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横跨2019年至2020年度的冬季还有一段不短的时间才会结束,但一场由新型冠状病毒引发的疫情显然不会很快平息,而且已有成为全球性流行病的趋势。而在过去两个多月时间里一直是病毒肆虐重灾区的中国,正在以可见且可观的速度遏制和平息了这场来势汹汹的疫情。

中国内外疫情形势显然正在发生倒转,很多人在讨论中国援助其他国家和地区的话题。那么,中国是时候进行对外援助了吗?

中国内外疫情倒转

根据中国官方数据,2月26日0时至24时,中国31个省及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新增确诊433例,新增死亡29例,新增疑似病例508例。在过去一个月时间里,这三组数字都经历了一次先升后降的变化,其中新增确诊数字变动幅度最大,2月12日最高时达到15,152的顶点,之后急剧回落,目前已经连续6天在300例至700例之间波动。

与此同时,新增治愈出院人数则在持续波动上升,2月26日当天共有2,750例。这也意味着中国受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总体数量将持续大幅减少。就地区来看,湖北省变动趋势与中国整体趋势大体一致,26日当天有22个省级地区新增确诊数字为零,相当一部分省级地区已经连续多日没有新增感染者。可以说,中国已经遏制住了本国境内疫情发展,不出意外的话,将其完全消灭已经指日可待。

与此同时,中国境外疫情却渐有失控之势。除中国外,已经有近50个国家出现了确诊案例。多个国家和地区正在成为新的疫情重灾区和输出地,如亚洲东部的韩国、日本,亚洲西部的伊朗,欧洲的意大利。需要指出的是,很多国家的检测与防控机制相对松散,还有数量众多的受感染者未被统计在内。也就是说中国境外疫情实际形势比目前呈现出来的表象更加悲观。

例如,截至当地时间2月27日9时,韩国累计确诊病例达到了1,595例。该国官方难以强力管控民间聚集性活动,出现了超级传播者,陆海空三军均有人确诊感染。又如美国已经确诊了57例,仅对426人进行了测试,还不包括乘坐撤侨航班返美的公民。美国疾控中心在26日承认原先使用的一些试剂盒存在缺陷。美国疾控中心下属国家免疫和呼吸系统疾病中心主任南希•梅索尼耶(Nancy Messonnier)警告称疫情将在美国境内出现大范围传播,问题只在于什么时候,而政府对疫情带来的威胁程度尚不完全确定。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首席副主任安妮•舒查特(Anne Schuchat)也认为病毒在美国爆发将不可避免的,只是时间问题。

新型冠状病毒的产生与爆发对中国而言是始料未及的。当中国采取断然措施封堵疫情的时候,甚至对武汉这样人口规模在千万以上的大城市进行“封城”,为防控疫情做出巨大牺牲的时候,一度遭到美国《纽约时报》等媒体的质疑与批评。但是现在来看,其“封城”之举不仅必要,而且已经迟了一步。近一段时间在日本、意大利、尼泊尔等多国出现“无中国接触史”的病人,中国疾控专家钟南山近日称“疫情首先出现在中国,疫情不一定发源在中国”,令新型冠状病毒的产生与传播又增添了一层神秘感。可以说,这场疫情的产生与爆发令中国措手不及,将其在全球的爆发与扩散归因于中国更是不合理的。

观察新冠疫情在全球的扩展,即使在经历两个多月对中国的围观后,很多国家的应对仍然出现很大纰漏,或者说没有做好准备。而且,中国之所以扭转了形势,得益于强力高效的动员和管控体系,这是很多国家不具备的。那么,这场疫情在一些国家和地区出现某种程度失控情况就将是大概率事件,而这也正是疫情危险性之所在。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安东尼•弗契(Anthony S. Fauci)在不久前表示,“人类正处在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的边缘,我们的命运将由中国以外国家的疫情控制能力决定。”

随着全球范围内疫情的恶化,中国国内已有不少声音在讨论对外援助。例如,早前中国国内疫情爆发后,日本、韩国、伊朗等很多国家向中国提供了援助物资,对其进行回报也属理所当然。而对于全球更大范围内即将出来的更严重疫情形势,中国又该如何去做?是否应该进行更大规模的对外援助呢?又该如何进行对外援助?

中国援外的四个关键点

因此,目前仍然是中国的关键时刻,其所承受的巨大压力尚未得以缓解。中国民间也比较在意这一点,如果对外援助超出一度限度,而国内又因偶然因素有所复发,可以想见将形成巨大的问责风暴。

另外,中国香港地区近期连续多日出现新增确诊病例情况,由于港府执行力相对受限,疫情防控存在较大风险。中国台湾地区疫情也有类似变化,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届时中国将如何帮助港澳台地区防控疫情,将是一个未知的问题。

第三,分享中国防控疫情的经验教训、科研信息。如果从2019年12月初出现首个医院就诊病例算起,中国已经承受疫情近3个月时间的考验,被曝光大量问题,得到深刻的教训,也得到一些有效的经验。不论经验还是教训,对于未经考验和国家和地区来说,都是重要的参考信息。中国作为对抗疫情第一线,其科研工作也一直走在相对靠前的位置,这方面的信息公开、共享,以及与外界的合作,也将有助于加快科研攻关的进展。

第四,对外界进行物资支援,这需要量时量力而行。对于不同国家的不同情况,需要采取不同的援助方式。中国疫情防控整体形势是对外援助的决定性因素,其防控形势越乐观,对外援助力度也就可以适当提升。支援物资或可包括病毒检测、防护等方面,而直接进行资金支持的效果很容易被打折扣,实际作用相对有限。

总之,中国已经是全球最有分量和影响力的国家之一。在这场势将席卷全球的疫情里,中国率先经受考验、恢复元气,对散居在全球各地的人类社会共同抗击疫情是一件幸事。中国首先要确保本国疫情被完全遏制下去,且不可再有反弹,其后才可能开足马力,最大程度上提供对外援助。尽管如此,不同国家和地区拥有不同的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都将在这次疫情中经受一次严峻的考验,也需要在本地区的疫情防控过程中承担主要责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