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官场】习近平何以抛弃蒋超良 未刊发讲话曝光

撰寫:
撰寫:

蒋超良(右一)自被免职后,官方一直未给予任何安排和评价。(新华社)

继上一期《求是》刊文首次披露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早在1月7日即就新冠肺炎疫情作出反应后,新一期的《求是》(2月29日出版)刊文再度爆出猛料,间接地披露了湖北原省委书记蒋超良被撤换的隐秘原因。

新一期《求是》刊登了习近平出席2020年2月5日中央全面依法治国委员会第三次会议和2020年2月14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十二次会议时的两篇讲话节选。事实上,两次会议召开时,中国官方媒体都公开报道了相关内容,包括习近平的讲话,但是那些公开报道并不完整。

《求是》的这篇文章《全面提高依法防控依法治理能力,健全国家公共卫生应急管理体系》披露习近平2月5日讲话称,“这次疫情发生以来,各级党委和政府在党中央统一领导下,积极开展防控工作,取得初步成效,但也有一些地方和部门面对突如其来的疫情进退失措,出台的一些防控措施朝令夕改,一些地方甚至出现了严重妨碍疫情防控的违法犯罪行为,群众对此不满意。”

这是一段措辞相当强硬的讲话,揭示了当时湖北政坛接连出现的人事动荡和不断传来问责消息的原因。

首先,讲话内容是在2月5日发表的,这表明习近平所指责的不可能是2月17日刚刚走“马”换“蒋”后的湖北新党政班子,而是专门指涉湖北原省委书记蒋超良和武汉原市委书记马国强。

其次,在这次讲话之前,习近平刚刚于2月3日召开了一次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在这次会议上,习近平在上述讲话中最后提到,对那些不作为、乱作为的官员,对那些工作不投入、不深入的官员,对那些不会干、不能干的官员,要及时问责、问题严重的要就地免职。而最终,这次讲话也在上一期《求是》照登,披露相当多的应对决策出台内幕。

正是在这次会议之后,湖北开始启动地方问责程序,地方红十字会和多名武汉市官员被问责甚至免职;同时,中央下派中央政法委书记陈一新南下担任督战湖北的中央指导组副组长,而原国家卫健委副主任、中央指导组成员王贺胜转任湖北省委常委兼省卫健委主任。这番人事洗牌足见北京对湖北官场的不满甚至愤怒。一周后,湖北省和武汉市于2月13日双双换帅。

这就更加证实了习近平的矛头所向。

再次,事实上,从湖北肺炎疫情蔓延开来以后,蒋超良等时任湖北和武汉市党政主要负责人即因为其应对疫情不力等而被推至舆论的风口浪尖。尽管习近平在2月3日的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常委会讲话中提及自己1月7日即就疫情进行过指示,1月22日即曾对武汉果断采取一切措施切断传染途径有过指示,分别为湖北和武汉党政官员撇清了瞒报和武汉“封城”责任,但问题远比这一表面现象复杂得多。《近思录:武汉新冠肺炎疫情的六大质疑》列举当地官方在武汉肺炎中的六大失败,比如当疫情持续扩散,1月23日浙江、广东、湖南等多个省市启动一级应急响应时,湖北仍然动作迟缓迟至24日才启动,更为糟糕的是,23日武汉“封城”从宣布到执行8小时内30万流散各地……

毫无疑问的是,习近平所列举的“三个群众不满意”并不是随便说活,而蒋超良等人恐怕难以摆脱嫌疑、洗脱罪名。多维新闻在《近思录:消失的蒋超良》中说,蒋超良的执政能力——临场决断和协调能力等等无疑是有相当问题的。这一银行金融出身,曾经以研究货币金融政策著称的“金融党委书记”的确没有经受住这场公共危机事件的考验,甚至显得惊慌失措。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