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中共脱贫攻坚战 困难和契机兼具

撰寫:
撰寫:

贫困,是近代中国史上挥之不去的噩梦;与之相对的富强,则是每一代执政者都追求的目标。自2015年中共开始脱贫攻坚战以来,按照官方统计数据,绝对贫困人口已从5,575余万人,锐减为2020年只剩数百万人;贫困县也从832个不断减少到二位数,眼看就要毕其功于一役,却意外遭逢新冠肺炎疫情。究竟这次疫情会对中共完成脱贫攻坚、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构成哪些挑战?又会有哪些契机?

贫困一直是底层群众挥之不去的恶梦,但是贫困的消除并不是极其容易的事。(新华社)

2020年,对中共来说,是执政70年后,向中国大陆人民许诺消除绝对贫困的关键一年。据官方统计,直到2002年还有30%的总人口处于“绝对贫困”,而“脱贫攻坚战”所谓的“脱”贫,在这里有两层标准,第一层是年收入必须高于4,000元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4美元;有些省分自定义更高标准),第二层则是“两不愁、三保障”,两不愁即不愁吃、不愁穿;三保障是义务教育、基本医疗、住房安全有保障。

根据习近平在2019年4月16日对于扶贫工作的讲话,预计2020年初只会剩600万贫困人口。“剩下600万”这个数字,从2019年4月至今,一直都是中共官媒或其他港台媒体所用的贫困人口“存量”,甚至到2020年1月23日中共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字,也显示尚有551万贫困人口。实际上,根据多维记者搜集近一个月内31个省市自治区扶贫办或2020年两会期间政府工作报告的最新统计,全中国大陆未脱贫人口加总,仅有265.53万人。

截至2020年3月3日,中国大陆各省市剩余贫困人口统计。(廖士锋/多维新闻)

那么,这266万人的脱贫,在新冠肺炎疫情冲击下,能否在2020年达成?

首先来看困难之处。贫困人口所聚集的几个省份,通常也是劳务输出大省。新冠疫情造成多地封城或封闭式管理,已返乡过节的工人复工面临阻碍,目前东南沿海许多工厂的复工率虽然在提升,但是若来自于疫区,有些地方则要求必须先隔离14天、甚至连人员流动都禁止,因而许多得以上工的工人,其实都住在东南沿海富庶省市的周边地区。与劳务输出大省动辄上千万劳动力输出相较,派遣飞机或高铁载运劳工的数量仅占小部分。

除了复工的困境外,更严重的恐怕要属裁员潮。近期由何平领衔的北京大学与清华大学研究团队,针对1,435 家大陆中小企业调查发现,31.08%的企业预计2020年营收下降超过50%,58.88%的企业下降20%以上;现金流方面,35.96%的企业只能维持1个月,31.92%的企业可以维持2个月,能维持6个月及以上的企业只有9.27%。自2020年2月6日该份报告发布以来,已经过了将近一个月,但许多行业的动态还未能恢复,例如餐饮、电影院、KTV、百货商场等等,未来有一定的可能,会出现中小企业的“裁员潮”,一旦面临裁员,则好不容易因为就业而脱贫的部分人口,就可能面临“返贫”困境。

为了能够复工,中国大陆地方政府与企业纷纷想出各种办法运送劳工以及在工厂内防疫,图为山东某企业在用餐环境上施行隔板进餐。(Reuters)

而对于中国大陆地方政府来说,兼顾防疫、经济生产与脱贫攻坚,也是一种“蜡烛两头烧”。一方面“异地扶贫”搬迁的动作涉及人群流动与接触,防疫考虑不可不慎重,但太缓又会达不到目标;另一方面,因为各省剩余贫困人口普遍都不多,2019年11月已经下达的2020年巨额专项扶贫资金,更可能在缓急之间的取舍后,遭挪用于纾困措施上。

但是,在上述困难之外,脱贫攻坚的完成也不是那么遥不可及。

首先是经济面的支撑。2020年下半年经济复苏可期,上半年由于供给端紧缩而导致的延后消费、甚至是因为居家隔离许久而萌生的报复性消费,都可能为2020年下半年的中国经济活动贡献心力。

而贫困标准线则是以全年收入计算,上半年波动造成的经济损失,也可以在下半年被摊平,加上与2019年1,109万人的脱贫成果比较,2020年仅剩的266万人最终全年的收入要达到越过贫困线的标准,其实并不算是太艰困的挑战。

一旦人流、物流无碍,游客敢出门,观光产业的复苏就可期。(AP)

再者,2020年中共中央财政专项扶贫资金预算1,136亿元人民币,是2019年的90%,主要集中在剩余贫困人口、“三区三州”跟防止返贫,对于仅剩不到300万的贫困人口来说,经费算是相当充裕;与此同时,疫情发生后,2月5日中共中央一号文件仍强调2020年重点任务是打赢脱贫攻坚战、中共国务院扶贫办也在2月7日宣布将针对未“摘帽”的贫困县以及1,113个贫困村进行“挂牌督战”,看来2020年要达成全面脱贫,官方并不容许出现意外。

疫情也可以是脱贫的契机

中国大陆公共卫生体系的建设,长久以来都未能满足民众需求,特别是边远地区的医疗卫生建设严重滞后于大城市。曾任中共重庆市委书记的黄奇帆2月18日在《中国经济周刊》撰文称,全中国大陆医院数量从1978年的9,293个增长到2018年的33,009个,扩大3.55倍,但同期GDP增长240倍,二者增幅落差明显。他也提到,中国大陆2,000多个县、400个地市州大都存在着各级医院医疗体系不健全、人数也不到位的现象,他认为,“从社会系统治理的角度来看,中国各个城市目前都还缺少一套完善的公共卫生体系”。

黄奇帆撰文指出,公共卫生防疫是一套治理体系,但各地公卫建设并没有跟上经济发展的速度。(多维新闻)

此次新冠肺炎疫情让中国社会不少人注意到公共卫生体系建设不足的问题,甚至有中共高官疾呼改革,这对于贫困情况的改进也是一个契机。因为许多地方“因病致贫”或“因病返贫”现象明显,很多疾病的就医往往不便,或者是要花费巨资,如果能加强各地公卫建设,特别是着重在偏远地区、贫困地区,则对于未来巩固既有脱贫成果,甚至进一步舒缓“相对贫困”,也必然有所帮助。

一场传染病的流行,对于社会发展不会全然都是坏,如何减缓负面的冲击、放大优势,甚至是找寻大结构改革的契机,端看执政团队的努力。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