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人永久居留条例】风波:民粹之外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近日,中国司法部公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外国人永久居留管理条例(征求意见稿)》(简称《条例》),原本对这些法规条例无甚兴趣的中国民众(或者更确切地说,中国网民),却掀起了一场舆论怒火,并将愤怒撒向在中国享受“超国民待遇”的外籍人士,并认为条例又一次为外国人士大开“特权”之门。

他们为何这么愤怒?

在这个条例中,规定了很多外国人获得在华永居的条件,在网民看来是太简单了。比如,这个条例在网民的解读中,似乎成了外国人只要符合“有贡献或受人推荐”、“从事公益活动”、“进行企业投资控股”、“和中国人结婚5年”等条件,就都能获得中国永久居留;外国人获得中国永久居留权后,还能享有义务教育、买房不受户籍限制等权利,以及领取其他社会福利。更令他们不满的是,条例规定,“外国人因其他正当理由需要在中国境内永久居留的,可以申请永久居留资格。”正是这个模糊不清的“其他正当理由”,更是留下了太多灰色空间。

可以说,条例草案征求意见,自然需要听取人民群众的批评和建议,网民的一些担忧,正说明条例中存在的不足,如何弥补、修正、织密法律网,也便于以后的管理。

但获得中国永久居留(中国绿卡)真如网民想象的那样简单吗?

诺奖得主获中国绿卡。(图源:上海公安出入境管理微信公号)

其实对比中国绿卡标准与其他国家的标准就可以发现,它们比其他国家绿卡更难拿到。比如,获得中国绿卡需满足至少以下条件:一、国际公认杰出成就的外国人,二、获得国家重点发展的行业、区域的主管部门,国家重点建设的高等学校、科研机构,高新技术企业、创新型企业以及国内知名企业推荐的,三、具有博士学历或从国际知名高校毕业,在中国境内工作满三年到八年,工资要是所在地平均工资的三到六倍。四、与中国人结婚满5年,每年在中国住满9个月。

分析这些标准,相比其他国家并不低。而实际上,中国绿卡一直是在世界上公认的比较难拿的。据中国与全球化智库(CCG)的报告,截至2014年5月23日,仅有1306名海外高层次人才引进计划引进的外籍人才及其家属以及各部委和省级人民政府推荐的高层次人获得了中国绿卡,而自2004年至2013年,获得中国绿卡的总人数仅为7,356人。

为何中国网民觉得这个条例的颁布会让自己的权利受损了,甚至有人认为政府又崇洋媚外了?

一方面这与近些年中国社会长期存在的“崇洋”心理分不开,而这些心理之下,一些不公正的政策或行为或多或少伤害过中国本土民众的利益和感情。中国曾为吸引外国人,许多学校和社会给予外籍人士各种优惠,令本土居民受到不平等待遇。比如之前的大学校园里留学生宿舍风波,留学生陪读事件,以及留学生申请中国高校的超低条件,都令中国民众感到自己在自己的国家受到歧视。这使得他们憎恨外国人身上的“特权”。

另一方面,则是政府的政策行为与大众之间缺乏沟通,隔阂日深。如果政府的政策能够更多地加入民主程序,增加大众的参与和监督,增强与民众的积极沟通,争取民众的理解和支持,并不会形成如此意料不到的误解和不满。但中国过去的政策总是官本位色彩很浓,很多政策出台往往是官员和专家们闭门造车的结果,最后公布一下意见稿,走个过场。但其实并没有获得有效的民意沟通。时间日久,民众对这类官方行为不感兴趣,官民矛盾和隔阂日增。这次意见稿引发网民不满,也是官方与民众缺乏沟通的表现。

至今,在网上愤怒的网民仍非常不解,中国的劳动力、大学生、博士生都用不完,为何还把各种优惠待遇和“特权”赋予外来移民,他们更不解的是,中国作为一个非移民国家,为何要吸引外来移民?其他国家是怎么做的,中国此前相关政策的不足,和需要改进的方向,政策出台的依据和目的,这些都应该积极进行交流。

中国网民在种种受歧视感和误解思考模式下,这个新公布的条例,便成为又一个崇洋媚外的样板。这也是为何舆论中充斥着众多“排外”“民粹”“民族主义”的东西。

如果说,网络舆论本身具有“民粹”的底色,但政府和精英并不能把问题推向民粹主义的框里便高枕无忧,与其教育大众民粹,不如从改变民粹产生的土壤,这不正是政府、社会有识之士们的任务吗。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