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码中国战略核潜艇南海“堡垒海区” 中美水下较量无声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自2016年南海仲裁案结果被中国拒绝以来,南海周边各国就偃旗息鼓下来,一直躲在各国身后的美国开始走上前台,打着“航行自由”的旗号派军舰进入南海巡航,时常进入中国控制岛礁12海里范围内挑起事端,甚至网传2016年中美在南海差点擦枪走火。

美国之所以揪住南海问题不放,除了南海在国际海运上的重要性,属于美国维护海洋霸权必须控制的咽喉地带外,更为关键的在于南海对于中国“二次核打击能力”的特殊意义,属于中国打造中的“堡垒海区”。中美南海斗法,你来我往,好不热闹,但更为关键的不在水面上,而在水面下。

自大航海时代以来,世界就进入了海洋时代,以西班牙、荷兰、英国等为代表的海洋强国兴起,以海制陆压制陆地强国成为世界霸主,美国则是这一传统的延续。从地缘上来说,美国身处北美大陆,内无强敌外有大海为藩篱,可以说地理位置绝佳。但北美远离人类长期以来的活动中心亚欧大陆,一方面使美国国内容易滋生孤立主义情绪,一方面也迫使美国为了维护霸权不得不“以海制陆”,保持规模庞大的海军全球部署,将战线推进到对手的家门口,封锁、遏制亚欧大陆的陆权强国。

冷战时期,美国的对手是亚欧大陆中心的陆权强国苏联,从欧洲的北约到中东的中央条约组织、东南亚的东南亚条约组织,再到东亚的美日、美韩、美台共同防御条约,美国构筑起了一条针对苏联的封锁线。苏联手中赖以威慑美国的则是核大棒,在保持相互毁灭的“恐怖平衡”之下,美苏竞相发展“二次核打击能力”,隶属于海军的战略导弹核潜艇就是其中最为重要的一环。

直到20世纪60年代末70年代中期,苏联海基核力量都存在极大弊端,主力的扬基级弹道导弹核潜艇性能落后,配套的R-27潜射弹道导弹射程仅两千余公里,部署在北方舰队的弹道导弹核潜艇需要进入北大西洋才能攻击美国本土,为此需要突破美国及其北约盟友设置的由海底声呐阵列与无数岸基反潜巡逻机构筑的GIUK(格陵兰-冰岛-英国防线)、GIN(格陵兰-冰岛-挪威防线)两大防线。正是由于突破这一防线的艰难,按照苏联的计划,战时苏联海军最重要的使命就是掩护核潜艇进入北大西洋,以具备对美国的“二次核打击能力”。

+2

20世纪70年代中期以后,随着苏联新一代弹道导弹核潜艇与潜射弹道导弹的服役,核潜艇性能与导弹射程不再是问题,苏联转而提出“堡垒海区”战略,即在一定的海域重兵设防打造成海上堡垒,将弹道导弹核潜艇的发射阵地设置在堡垒海区,以增强“二次核打击”能力。

在这一战略指导下,北方舰队辖区的巴伦支海、太平洋舰队辖区的鄂霍次克海成为苏联海军的“堡垒海区”,巴伦支海沿岸的扎奥焦尔斯克、加吉耶沃与勘察加半岛彼得罗巴甫洛夫斯克附近的维柳钦斯克分别成为北方舰队、太平洋舰队核潜艇基地。1987年发生的大韩航空007号航班被苏联击落事件,就与该航班偏离航线从勘察加半岛、鄂霍次克海堡垒海区上空飞过不无关系。苏-27战斗机一战成名的“巴伦支手术刀”——用垂直尾翼划破挪威P-3B反潜巡逻机发动机,实际也是苏联海空军与北约在巴伦支海日常斗法的一个例子。

中国的经历与苏联极为相似,从地缘上来说,中国作为陆权强国被美国从海上重重封锁——日本列岛、琉球群岛、台湾、菲律宾、大巽他群岛构成第一岛链,日本列岛、小笠原群岛、北马里亚纳群岛、关岛、帕劳等构成第二岛链,至今中国海军都还被限制在第一岛链内。

中国战略态势图。由日本列岛、琉球群岛、台湾、菲律宾、大巽他群岛等构成的第一岛链,由日本列岛、小笠原群岛、北马里亚纳群岛、关岛、帕劳等构成的第二岛链将中国紧紧包围。(谷歌地图截图)

海基核力量同样也是中国“二次核打击能力”至关重要的一环,长期以来中国也面临弹道导弹核潜艇与潜射弹道导弹性能不足的问题,巨浪一型潜射弹道导弹射程到1990年代中期也不过两千余公里,海基“二次核打击能力”聊胜于无,直到21世纪巨浪二型潜射弹道导弹服役才真正具备海基“二次核打击能力”。

在巨浪一型潜射弹道导弹时代,由于其“二次核打击能力”聊胜于无,中国军方将弹道导弹核潜艇部署在北海舰队。事实上,以北海舰队辖区渤海平均水深21米、黄海平均水深44米,并不适合排水量高达六七千吨乃至上万吨的弹道导弹核潜艇活动。

而随着中国新一代弹道导弹核潜艇与潜射弹道导弹的服役,中国真正具备了“二次核打击能力”的时候,中国就不得不认真考虑部署问题。是直接硬闯岛链封锁线进入西太平洋,还是如苏联一般建立“堡垒海区”?从中国军方的公开报道来看,中国似乎选择了两条腿走路,既要突破岛链封锁进入西太平洋,也要建立“堡垒海区”。

作为中国军机、军舰的“御用摄影师”,被称之为美国第七舰队“反潜大队”的日本海上自卫队,经常性地在琉球群岛附近海域跟踪中国军舰、军机。中国军机、军舰经常性出现在这些地区,除了例行巡航,掩护包括核潜艇在内的水下力量突破岛链封锁进入西太平洋也是应有之义。2018年初就曾发生中国潜艇悬挂国旗,以水面航行的方式通过琉球群岛的宫古海峡,在这一行为的背后水面下究竟发生了什么至今仍是一个谜,但中国与美日水面下的较量从未停歇。

与此同时,中国在海南岛打造核潜艇基地,疑似094A型弹道导弹核潜艇现身新基地的消息爆光。2018年中国海军南海阅兵时,中国更是光明正大地派出由两艘094A型弹道导弹核潜艇、两艘093型攻击型核潜艇、两艘093B型攻击型核潜艇组成的“战略打击梯队”参加阅兵,算是官泄了中国在南海部署核潜艇。由此来看,中国军方似乎是有意将南海打造成中国的“堡垒海区”——弹道导弹核潜艇发射阵地。

从地理条件来看,南海面积高达350万平方公里,平均水深1,212米,是中国毗邻的四大海中面积最大、平均水深最深的,尤其是南海中部的南海海盆水深在3,400米至3,600米,非常适合弹道导弹核潜艇这样的大型潜艇活动。中国对西沙群岛、中沙群岛的控制,以及南沙群岛的填海造陆,使中国对南海海盆的控制大大加强。

值得指出的是,中国最新型的反潜巡逻机“高新六号”定型后,首先装备的就是南海舰队。2016年中国南海舰队的一则反潜训练新闻中,首次出现了“舰艇在岸基水声探测系统引导下反潜”的科目,所谓的“岸基水声探测系统”就是海底声呐阵列,美国为围堵中国潜艇在第一、第二岛链关键海域都布设了海底声呐阵列。南海舰队演练在海底声呐阵列引导下反潜,表明中国在南海建设的海底声呐阵列已经投入使用。

空中的新型反潜巡逻机,水下的海底声呐阵列与潜艇,水面的通用型驱逐舰、加强反潜能力的056A型护卫舰,从西沙到南沙的众多机场,中国的南海“堡垒海区”至少已经初具雏形,海基“二次核打击能力”不再是纸上谈兵。当然美国也不会罢休,水面上的巡航、水面下的较量不会停止。

自2000年以来,美国在南海投下的水文探测浮标高达一百多个,而中国截至2017年只有10个,美国海军的测量船也经常到南海晃悠。就像2009年美国海军测量船无暇号在海南岛附近被中国拖网渔船“围攻”一样,很多时候海上“民兵”会发挥意想不到的功用,“声呐无铜,捞走20万”。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