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东亚病夫”到驱逐记者 美国的冷战思维该停一停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战火在中国大陆得到控制,在境外形成燎原之势时,中美之间的“媒体战争”拉开了帷幕。继美国政府做出驱逐60名在美中国记者的决定后,2020年3月3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表示就美国国务院宣布限制中国媒体驻美记者人数向美国驻华使馆负责人提出严正交涉。在双方你来我往的交锋中,美国何妨从美苏冷战模式中走出来,换一种对中交往模式。

3月2日,美国国务院宣布自3月13日起,对被作为“外国使团”列管的5家中国媒体中国籍员工数量采取限制措施。图为2020年1月13日,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右)在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举办的活动上发表演讲。(AP)

“新闻自由”之争

在中国大陆举全国之力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时,美媒《华尔街日报》在2月3日发表了其专栏作家米德(Walter Russell Mead)的一篇题为“中国是真正的亚洲病夫”(China Is the Real Sick Man of Asia)的评论文章,文章指责中国官方隐瞒疫情、掩盖疫情真相,并再一次抛出“中国崩溃论”,认为“致命性更强的病毒或金融市场崩溃的蔓延可能随时改变中国的经济和政治前景”。

该文章发出后,引发海内外华人的强烈批评,认为其涉嫌种族主义,有违人道精神。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种族问题研究教授凯瑟琳·乔伊(Catherine Ceniza Choy)在接受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 News)采访时也表示,美国主流媒体发表这样的观点会引发更多的恐惧和焦虑,以及对世界各地的华人和其他亚洲人的敌对情绪,这是极其有害和错误的。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耿爽也多次就此表示谴责。2月6日,华春莹点名批评该文章作者“应对其傲慢、偏见与无知感到羞愧”。2月10日耿爽表示《华尔街日报》应该就此作出表态,并查处相关责任人。而《华尔街日报》方面直到2月19日也没有作出任何回应。旋即中国外交部宣布,即日起吊销《华尔街日报》三名驻京记者的记者证。

对此,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在当天表示“谴责”,并称中方“不应限制言论自由”,认为“正确的回应是提出反驳论点,而不是限制言论”。

《华尔街日报》作为美国主流媒体,在公开版面以“中国”“东亚病夫”为字眼,这已经涉及到对中国的歧视。“东亚病夫”一词最早出现在清朝末年,借以表达中国政府的昏聩懦弱,也体现普遍吸食鸦片、体质和精神病弱的民众,是对中国旧政府、旧社会的侮辱、歧视性词语。而本文中作者或编辑无论是有意或者无知,都不应该是此时(中国全国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时期)攻击中国的理由。在中国全力抗击疫情,并为其他国家留足准备窗口期的时候,美国不但没有任何人道救援姿态,还用“东亚病夫”来诋毁中国,既是种族歧视,也缺乏人道主义精神。

同时,在新型冠状病毒最终来源没有最终确定的前提下,该文作者盖棺定论,认为此病毒来自中国,此举违背了新闻真实性原则。正如蓬佩奥所言,言论表达是自由的。但应该是基于事实之上的自由,而非妄自决断。在最近多起海外确诊病例中,多起病例与武汉华南海鲜市场甚至中国都没有关系。日本病毒学研究专家表示,日本本土不少确诊病例与中国无关,根本不在密切接触范围内。值得一提的是日本2月14日确诊的患者来自夏威夷,该患者声称,在夏威夷时就已出现身体不适。在美国,其首例患者体内病毒类型更加“古老”,甚至比海鲜市场所发现病毒还更早一代。中国病毒学专家钟南山2月28日曾公开表示,“疫情首先出现在中国,不一定是发源在中国”。

而近期美国在解决疫情期间,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要求专家统一口径,此举是否也涉及扰乱新闻自由呢?

“冷战思维”作祟

在《华尔街日报》三名记者被吊销记者证后,2月25日蓬佩奥表示针对中国驱逐美国记者的决定,美方正在考虑各种选项。随后当地时间3月2日,美国国务院宣布自3月13日起,对被作为“外国使团”列管的5家中国媒体中国籍员工数量采取限制措施,要求新华社、中国国际电视台(CGTN)、中国日报、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和人民日报驻美机构的中国籍雇员人数需从160人减少至100人,减幅约40%。于是就有了本文开头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的回应。

中国政府曾公开表示,吊销《华尔街日报》三名驻京记者证件的原因是针对评论文章“中国是真正的东亚病夫”的不实报道,且无悔意。如果说中国政府是针对事实(失实文章:“中国是真正的东亚病夫”)做出的决定,那美国政府则是基于(对中国)报复而做出的此项决定。

而蓬佩奥对于美国此举的解释是,“我们希望这一举措会带动北京以更公平和互惠的手法对待美国和其他外国驻华媒体。”对此中国外交部新任发言人赵立坚回应,美国自由选择美国媒体在华机构和人员数量,中国没有给与限制。同时赵立坚回应,中美媒体机构对比、双方签证政策、美对中国媒体的“特殊”等方面都不符合蓬佩奥所坚持的公平原则。

除此之外,据《华尔街日报》9月18日报道,知情人士透露,美国司法部已通知新华社和中国环球电视网,它们必须根据“外国代理人注册法”注册为“外国代理人”。美国国务院当地时间18日表示,将五家中国新闻机构(新华社、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中国环球电视网CGTN、《中国日报》和《人民日报》)在美国的分支列为外国外交使团。

以上是美国在中美贸易之间和此次中国疫情期间,美国对中国驻美媒体实施的政策。据了解新华社在美国运行12年,环球网在美国运行8年。在之前8年甚至12年的时间内,美国没有对这些机构做出限制,而在中美关系特殊时期做出以上裁决,不得不让人怀疑美国的别有用心。

长期稳居世界超级大国地位,美国习惯了颐指气使,而美苏冷战思维也让美国对苏策略沿用到其他“对手国家”。随着中国的发展,中国也在无形中承担了这个“对手国家”的角色,让美国处处敌对。而由于全球化趋势的加剧,经济融合的加深,美国又不得不在一定程度上依赖中国,造成了当今中美既合作又博弈的关系。美国为了维护自己的超级霸主地位,不得不在一切可能的情况下给中国以打击。比如在此次中国疫情期间,美国第一个宣布对中国公民入境采取限制措施,第一个宣布将赴华旅行风险级别提升到最高级别,借机打压中国经济。美国商务部长罗斯(Wilbur Ross)就曾表示中国疫情的出现“有助于加速工作机会回流美国”。

除此之外,在美国疫情呈蔓延之势的情况下,美国针对中国作出一连串行动,也不得不让人怀疑美国此举是否有转移焦点的嫌疑。截止3月2日,美国有100例确诊,多州出现确诊病例,民众开始恐慌,多地出现抢购囤货现象。新冠病毒检测能力不足,检测费用昂贵,美国CDC停止公布确诊数据等等一系列政府操作,引发美国国内一片声讨。再加上即将到来的美国大选,或许中国再一次被美国政客当做了维稳和获取选票的工具。

在高度全球化的今天,世界各国之间都是彼此牵连的关系,一国有难将会危及其他国家的利益。在这种“合则两利,斗则俱伤”命运共同体下,各国只能彼此合作,才能共同发展。美国应该从美苏对抗的敌对思维中走出来,认真思考对中政策,如果还是一味“固守冷战思维和意识形态偏见”,那损害的不仅仅是中国的利益,还有美国的利益,例如此次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