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发中国男性“阉割恐惧”的《外国人永久居留管理条例》

撰写:
撰写:

当地时间2020年2月27日,中国大陆司法部发表了《外国人永久居留管理条例》的征求意见稿,预定要在30天内收集各界意见,然后才会完成定稿。想不到,这部征求意见稿却在各大社交媒体上引起广大的争议,甚至激起了中国男人的“阉割恐惧”,也就是害怕中国女人会被“外国人”抢走,特别是“黑人”,而中国男人却没有办法留下子孙,好像遭到了“阉割”一样。

放宽“绿卡”标准

这部征求意见稿主要是放宽了在中国大陆申请永久居留权证明(绿卡)的标准,包括“有贡献或受人推荐”、“从事公益活动”、“进行企业投资控股”、“和中国人结婚5年”等等条件,就能申请在中国大陆永久居留,而且只要家庭中1人申请到,就能帮全家人申请。

本来,中国大陆就拥有全世界最严格的永久居留权申请制度,自从1985年出台《外国人入境出境管理法》开始,就算中间放宽过规定,到今日也发放不到1万张永久居留证。

放宽“绿卡”的申请,让许多网民担忧,会让中国涌入大量外国劳动力,压迫本地中国人的工作机会。另外,少数外国留学生、高阶劳动者,在中国仗着外国身份“胡作非为”的消息,也让网民担心,涌入更多的“洋老爷”后,会让许多本地中国人成为“二等公民”。

特别是“和中国人结婚5年”这个条件,在网络上让“华夏男孩保护华夏女孩”、“中国女孩只嫁中国男孩”的标签很快火了起来。有人说:“中国女孩就应该由华夏男儿来守护。”有人说:“女孩们乖乖躲在我们男孩身后。”还有人说:“我一个娶十个也不让黑人娶。”

黑人常常受到刻板印象的困扰。图为在山东接受教育的黑人学生。(新华社)

为什么是黑人?

因为肤色的不同,和长期来在西方白人社会中缺乏话语权的影响,黑人男性一直都被标签上“性能力持久”、“性器官巨大”的“猎奇”想象。在网络上流传的经典故事原型是这样的:一名中国男人和中国女人交往很久,甚至快要婚嫁,爸妈都见过了,突然有一天中国女人在酒吧中邂逅了一名从落后国家来到中国的黑人,几杯酒下肚后有了一夜情,从此中国女人再也离不开黑人,而中国男人只能把眼泪和血吞。

这就是一种原始的“阉割恐惧”,从远古的部落互相征战抢夺的时代延续下来:对于部落来说,最恐惧的就是被对方部落掳走自己部落的年轻女性,从而断绝生育能力,最后失去自己的传承。直到现代,这种被断绝后代的想象,还是能引发“阉割恐惧”。

黑人常被认为体能好,性能力强。(新华社)

世界共通的现象

“阉割恐惧”是人类男性的天性,其实各国都有类似的现象。美国直到1967年才宣告禁止“黑白联姻”是违宪的,当时美国超过一半的州明文禁止黑白联姻;奴隶时代时,更有许多白人女主人和男黑奴偷情的故事流传,真实性当然很可疑(现实中白人男主人强暴女黑奴更常见),但很符合男主人的“阉割恐惧”想像。

本来打着人道精神的欧洲,这几年对难民的容忍度也越来越低,认为这些中东难民们(男性居多)将会篡夺原本欧洲白人血统的右翼思想也越来越受到欢迎。

日本有美军基地的驻扎,又因为在二战中惨败给美军,所以对这种阉割恐惧已经深入骨髓。在通俗文化中,到处都能够见到对和洋男交往的日本女子的鄙视,或是对坚持和“大和男人”交往的女子的赞赏。

和中国大陆隔著一条台湾海峡的台湾,这几年来对CCR(Cross Cultural Romance,跨文化恋爱)的嘲讽已经非常严重:对和洋男交往的女性,通通都叫做“母猪”,但是和洋女交往的男性,则被称赞是“台湾之光”。

前美国总统奥巴马也是黑白混血。(AFP)

别落入歧视陷阱

其实,这样的反应并不因为阶级或是国力,甚至是刻板印象中的性能力给引发。在白人的刻板印象中,黄种人的性能力比较差,但是一名黄种人如果在美国和白人交往,同样会引发周围白人的“阉割恐惧”,甚至很可能进一步的去攻击这名黄种人。

到最后,其实这种敌意,只是因为“非我族类”来抢夺生育权利的想像。要进行拆解,也该从制度面上呼吁善待外国人,增加外国人融入社会的可能性。但如果只看到男性抢著“保护”女性,就认为这是性别歧视,恐怕没有搔到痒处。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