舆论场:当王忠林遭遇民意滑铁卢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新冠肺炎疫情爆发至今,虽然中国范围内的疫情得到基本控制,但各种由疫情而起的舆论风波,却并没有就此停歇,反而呈现出愈发烈火缭绕的姿态。

最新跌入舆论场风暴眼的,是才调任武汉市委书记不足一个月的王忠林。其在武汉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视频调度会上表示,“要通过多种形式的宣传教育活动,在广大市民、党员干部中开展感恩教育,感恩总书记、感恩共产党,听党话、跟党走,形成强大正能量。”

中国疫情趋于平稳之际,世界范围内的疫情进入爆发期。(AP)

此言一出,立即成了众矢之的,一篇篇网络端口的“战斗檄文”应声出炉。表达的,无外乎是最朴素的认知和常识。一篇被大量转发的文章《稍有良心,此时都不会要求惊魂未定的武汉人感恩》中即写道,“2,349条生命,2,349次死亡,他们尸骨未寒,他们的家人、朋友、同学都还在悲痛之中,他们的家人、朋友、同学甚至自己都还在医院里躺着等着抢救,根本无力悲伤,此时却有人要对他们加强感恩教育,这是没有人性的行为。”

另一篇《我感恩》的文章,则更直接地点出了谁才是这场重大疫情面前真正该感恩的对象。比如那些与李文亮一样鸣笛和吹哨的人们,那些因封城被困守在家里动弹不得的湖北和武汉人民,那些数以万计的驰援湖北的医护以及十六万湖北本地的医护们,那些在整个国家按下暂停键之际仍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默默付出的人们……

坚持每天用日记纪录防疫情况的作家方方,也在当天晚间推出日记,标题就很耐人寻味:方方:谁能想到次生灾害会落到汉语上?内容也保持了一贯的直接态度。在方方看来,疫情到今天,基本得到控制,真的是需要感恩的,但站出来的感恩者应该是政府。政府要向武汉几千个死者家属感恩,要向躺在医院里苦苦与死神抗争的五千多重症病人感恩,要向本地所有的医护人员和外援的四万多白衣天使感恩,要向在封城期间,奔波在各条路上的建设者、劳动者和志愿者们感恩,最要感恩的是九百万困守在家、足不出户的武汉人民,没有他们克服重重困难,努力配合,疫情控制根本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

不仅如此,方方还认为,政府应该尽快向人民谢罪。“现在,是最应该反思和追责的时候,一个理智的有良知的并能顺应民意安抚民心的政府,在疫情向好的此时,急需做的一件事,即迅速成立追责小组,立即详细复盘疫情始末,查明是谁误了时间,是谁决定不将疫情真相告知民众,是谁为了面子上的光鲜,欺上瞒下,是谁把人民的生死置于政治正确之后,是多少个人,多少双手,导致了这场灾难。谁的责任由谁来担,尽快给人民一个交代。”

奋战在第一线的医务工作者,才是这场重大疫情中最需要感恩的群体。(AP)

在引发激烈民意反弹后,最初报道王忠林讲话的内容已经悉数被删除,后续的“战斗檄文”也未能幸免。但所有人都心知肚明,表面的文字被删除了,王忠林遭遇的这场民意滑铁卢所引发的一系列后果,才刚刚呈现出来。

后果之一,首先是对于王忠林本人的。在疫情关头临危受命,原本这应该成为王忠林履历上很关键的一笔,好比SARS期间临危受命的王岐山,今天人们依然会津津乐道。可王忠林此言一出,不仅伤害了武汉人民、湖北人民、亿万中国民众,还将自己“只求对上负责邀功”的官僚姿态暴露无遗。很难想象,留下这样的一个“败笔”的王忠林,接下来要如何才能重新赢得武汉人民的信任?

后果之二,便是对于中共这个世界最大党的。一直以“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党”、“人民公仆”标榜的中国共产党,从毛泽东时代开始,就秉持着“一切为了人民、一切依靠人民”的理念。可王忠林的一番“感恩共产党”论调,却直接本末倒置了政府与人民的关系,将政府最起码的救灾防疫职责看做是对广大人民的恩赐,由此暴露出的公权力的傲慢姿态令人汗颜。尤其在重大疫情的关头,更是在给中共抹黑,给中国抹黑。

长期以来,中共一直在世界舆论场中处于劣势,被认为是专制的甚至是独裁的。以至在疫情最焦灼之际,还有人高举着“自由”、“民主”的旗帜,认为中共采取封城的举措是“戕害人权”,甚至冒出了“集中营”、“1984”的类比。德国明镜周刊即发表文章认为:“中国人若想消灭这次的新型冠状病毒,需要的药方既不是什么西医疫苗,也不是中医草药,而是自由和民主。”面对这一轮对于中共做法的妖魔化,旅法专栏作家宋鲁郑忍不住发问:面对新冠病毒,究竟是民主关天还是人命关天?

人们应该还记得早些年一位主管信访工作的基层官员面对记者镜头的那句质问:你是准备替党说话,还是准备替老百姓说话?再联系到这一次王忠林的号召的感恩教育。想想看,诸如此类的言论和做法,给意欲撕掉专制标签走向现代化的中共来说,是多大的形象折损。

后果之三,便是对于全体中国的。因为近现代的屈辱历史,中国社会长期以来存在着“以美为师”、“西方的月亮比东方圆”的心理预设和误区。这种刻板认知不是一朝一夕形成的,要想改变也很难一蹴而就。至少目前来看,萨义德在1978年出版的《东方主义》中所批判的世界文化传播中的西方中心主义,还普遍而广泛存在着。即便中国已经在改革开放四十余年的时间里,从积贫积弱一步步成为了今天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是“东方主义”以及背后的“西方中心主义”仍然还像是符咒和心魔一样,左右着很多人的认知与判断。

原本,这次全民防疫战可以成为动摇中国社会认知的一个契机,可却因为前期官员的不作为以及后期如王忠林这样的谄媚做法,再次让民众大失所望,“西方中心主义”不仅没有得以撼动,反而成为一种夯实,并在一些角落开始潜滋暗长。

千里之堤,毁于蚁穴。历史的教训不可谓不可深刻。王忠林此番言论可见的后果,是汹涌而来的民意愤怒,但那些不可见的,尤其是对于中共这个百年大党公信力和形象的折损,对于全体中国人之于国家公权力的认知度,影响恐怕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呈现出来。请不要小看这些不可见的影响,因为越是这种潜移默化的影响,经过一件件小事的累加,越可能最终成为一股不可低估的力量。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