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舆情】纽时涉华“双标”惹议 西方恐遭疫情反噬

撰写:
撰写:

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处于危险的全球大流行边缘,但中国在强力防控下,曾经的严重形势趋于缓和,用世卫组织的话称“中国疫情正在结束”。不过,美媒《纽约时报》一句“这值得吗”旋即在中国舆论场中引发巨大争议。

中国官方3月10日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在其他地区连续3天无新增确诊病例外,疫情重灾区湖北的这一数字也已大幅降低至19;加之中共总书记习近平首次赴武汉考察,中国民众普遍认为疫情结束为期不远。中国专家则谨慎预测,疫情在4月底结束。

就在中共宣传机器鼓吹“全民战争”胜利在即时,美国《纽约时报》近期刊文“提醒”,中国有效控制疫情,但代价惨重。文章重复此前的论调称,生硬的管控导致经济陷入停顿,数以百万计民众被强制隔离在住所,衍生的心理问题重重;湖北多城变成鬼城等。

最关键的是,文章认为,中国应对疫情的努力,是以民众生计和个人自由为代价的。而在最后,文章亦说,“一些专家越来越怀疑,随着病毒的传播越来越广泛,中国的封锁是否会变得毫无意义”。

纽时3月8日在社交媒体Twitter宣传上述文章时,着重强调“中国把六千万人置于封锁下,对数亿人实施严格的检疫和旅行限制,这场‘运动’给民众的生活和个人自由带来巨大的损失”。

由常驻北京的纽时亚裔面孔记者“Amy Qin”所写的文章在中国最大的社交平台微博引发热议。不少网友对纽时的“指指点点”感到不满,认为民众生活和个人自由固然重要,但生命才是第一位的,并反过来指责美国防疫不力——隐瞒确诊数据,缺乏测试手段,对民众安全形成致命威胁。

在质疑中国封城有损民众自由的同时,纽时3月8日同样在推特发文——与中国的文章仅隔20分钟,谈及欧洲重灾区意大利的防疫封城措施,强调后者正在为遏制疫情爆发而冒着经济风险。

相比西方媒体的指摘,中国多数普通民众还是能够接受当下的疫情防控措施。(Getty)

纽时的这种前后两种态度和措辞被指差异巨大的行为,似乎触怒中国网友,微博简直到处都会看到“双标”(双重标准)的字眼——这也是在他们眼中西方媒体的通病,质疑纽时大搞意识形态。不过,也有部分网民认为纽时的报道并无问题,只是侧重点不同而已。

尽管中国网友不满,但不能视而不见的是,无论是武汉、湖北,还是中国高层,应对疫情并非完美,特别是疫情初期,存在的瞒报、应对不当的确给后续大爆发带来巨大的负能量,导致众多小家在疫情中被摧残,甚至是摧毁。直到现在,中国仍是疫情最严重的的国家,死亡人数已超过3,000。

客观地说,自疫情爆发以来,西方诸多媒体在谈到中国防控疫情时扮演着不光彩的角色。特别是美国《华尔街日报》的一篇“中国是真正的亚洲病夫”文章,可以说是点燃北京的怒火,进而导致中美相互驱逐对方媒体人员,开启“媒体战争”。

当然,西方舆论如今面临一个尴尬的境地是,中国强有力的防控措施取得成效,而西方诸国包括美国、德国、法国、意大利等却陷入疫情的肆虐之中,且暴露出甚至比中国还严重的问题。

因此,有中国网友发问德国《明镜》周刊——其曾写到“中国若想消灭这次的新冠病毒,需要的药方既不是什么西医疫苗,也不是中草药,而是自由和民主”,“自由和民主还能抵挡得住新冠病毒的侵袭吗?”截至3月10日,德国确诊病例剧增至1,139例,死亡2例。

虽然西方媒体仍然揪住中国制度问题不放,但多数中国网友认为,此次疫情给了中国与西方不同制度比较孰优孰劣的机会,更是考验不同国家的执政合法性之高低。中国应该反思这场天灾人祸带来的种种问题,而西方则更应如此。

至于纽时所提的自由权,有声音指,“自由权固然是人权最重要一项,但若没有生命权,人权的这座大厦将不复存在。如果连本国民众的生命漠然置之,那么西方社会迟早会遭遇反噬”。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