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征民办幼儿园 深圳“一刀切”改革惹来非议

撰写:
撰写:

“救救民办(幼儿)园!”中国媒体报道称,深圳市民办幼儿园的举办方、幼教工作者呼吁改革不能搞 “一刀切”。事发原因是深圳市教育部门强硬的要求那些民办幼儿园要在指定的时间进行“民转公”。

作为中国改革开放最前沿的深圳,正按照北京的要求,要成为此轮大改革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但在一些改革领域,霸道的官僚做派正在毁掉一些利益攸关方对改革良好的期盼。

2018年11月,中国政府发布《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若干意见》,其中提及“到2020年,普惠性幼儿园覆盖率(公办园和普惠性民办园在园幼儿占比)达到80%”。该文件初衷是促使各地政府新增幼儿园和学位,以解决入托难、入托贵及幼儿教育资源分配不均的难题。

推动学前教育改革是好事,但改革过程应该实事求是,切忌“一刀切”。(新华社)

为落实这一改革的要求,中国的各级政府在加码完成该项改革“任务”,深圳也不例外,这个城市制定了完成改革的具体量化数字以及截至时间。今年初,深圳市长在其《政府工作报告》中对幼儿园的改革提出,要新增幼儿园学位2万个以上,努力实现公办幼儿园在园儿童占比达到50%。

改革的目标无可厚非。但在具体执行中,深圳市教育部门为了完成所谓的改革设置,其中的一项做法就是要求所谓的“公有民办”的幼儿园在规定的时间内无条件交还政府,并选派一名公办园工作人员出任法人。这类“公有民营”幼儿园的形成背景冗长复杂,也是当初政府主导的产物,名义上归属政府管理,但实质上一直都是民办力量在投入经营,政府补助非常少。

媒体报道称,深圳现有幼儿园1,800多所,民办园占比90%以上。这被认为是深圳多年来改革发展的产物和市场化的结果。今天,政府为了在规定的时间完成改革设定的指标,在想法设法强行改变民办幼儿园的属性。在民办幼儿园执业人员看来,这一“民转公”改革举措,实际上没有优先将增加幼儿园和学位摆在前面,更像是一种“劫持”,完全不尊重幼儿园经营者的意愿,不考虑幼儿园的管理经营现状,不顾及老师福利待遇——这背离了改革的初衷。

如此多的民办幼儿园,其经营状况自然也多种多样,教程设置与收费标准产生了不同的层级,一些“贵族”幼儿园也惹来了相当的非议。在此次改革的大势下,幼儿园有着不同的想法,有的希望变成公办,有的希望与政府合办,有的希望在政府支持下独立经营,保有自己的品牌。面对不同的诉求,政府本应在充分调查的基础上坚持中共所倡导的实事求是,充分借用市场的力量,提出不同方案来主导增量改革,而非首先强推“民转公”,这或许让改革本末倒置,直接伤害了那些热衷民间办学的人士。

有民办幼儿园的园长认为,普惠性幼儿园的改革不是简单、换汤不换药地增加公办幼儿园比率,这里的重点是“普惠”,即无论公办、民办都要让民众得到实惠。民办和公办、普惠并不存在必然矛盾。重要的是,要在改革过程中细致规划幼儿园在城市中的整体布局,借助社会力量创建更多公办性质的幼儿园,增加现有幼儿园的学位数量(也包含民办的)。在她们看来,有志于幼儿教育的人士与资源,并不像政府想象的那么多,强行“民转公”会留下更大的烂摊子,让改革被形式主义绑架。

形式主义在中国官场根深蒂固。在当下中国全力防范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之际,官僚与形式主义就带来了负面效应。对于现任的深圳市委书记王伟中,他给外界的印象一直是开明和具有前瞻性的,如果官僚体系在推行改革中过于简单粗暴,难免会倒蚀深圳的改革形象。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