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火炮大练兵】从炼丹到战争杀器 人类火炮进化史(上)

撰寫:
撰寫:

当代军事尖端科技日新月异,火炮运用从口径、射程到杀伤力,甚至是弹道导弹讲求的精准度、射程半径与是否具有反导拦截功能,不一而足。究竟人类何时发现了火药,并用在攻城略地上?近代中国饱受西方列强的“船坚炮利”,原来中国的火炮技术也曾经独步世界?

蒙古征日战争(1274年、1281年)中使用的“震天雷”。(维基百科公开领域)

从炼丹炸鼎到战争火器

被誉为中国古代“四大发明”之一的火药,其实是“黑火药”(成分为75%硝酸钾、10%硫磺,以及15%的木炭),之所以会发现这样的火药配方,其实来自于中国先秦时代的炼丹术士。公元前221年,秦始皇一统六国,缔造中国历史上首个统一的中央集权大帝国。为求江山永固、长生不老,他“遣徐市(福)发童男女数千人入海求仙人”,“使韩终(众)、侯公、石生求仙人不死之药”。惜秦始皇仅在位12年就崩殂,秦代也只维持短短15年而亡;后有让西汉王朝文治武功达到鼎盛的汉武帝(公元前156─前87年),听信方士李少君的建议, 亲自从事“化丹砂、诸药齐为黄金”,炼制可使人益寿升天的奇药,汉代炼丹风气因此大盛。而当硝石量比例稍大、温度稍高、上下釜又密封时就会发生所谓的“炸鼎”(爆炸),最迟到唐宪宗元和三年(808)方士就已研究出硝、硫、炭三元的火药体系,但真正用在军事方面,则是在唐末。

据北宋路振《九国志》称:“天佑初……(郑蟠)从攻豫章,蟠以所部发机飞火烧龙沙门,率壮士突火先登。入城,焦灼被体,以功授检校司徒。”此处说的是唐哀宗天佑元年(904),吴王杨行密(852─905年)遣大将王茂章攻反叛的润州团练使安仁义,王茂章部将郑蟠在进攻豫章(今江西省南昌市)时,使用“飞火”攻城,为目前最早记载用于军事用途的人造火器。而成书于北宋仁宗庆历四年(1040)的《武经总要》,不仅使用了“火药”一词,更介绍了火球法、蒺藜火球法、毒烟球法,以及利用火药制造“霹雳火球”、“铁嘴火鹞”等炸弹制法,虽然此等燃烧型火器距离杀伤力强大的爆炸型火器仍有不小的距离,但也能称得上是现代热兵器的始祖。

时隔百年 宋金皆使用火器坚守汴京城

北宋末年,面对来势汹汹的女真人,火药武器便在汴京保卫战中获得实战展示。宋钦宗靖康元年(1126),金兵围攻汴京(今河南省开封市),京城四壁守御使李纲(1083─1140年)下令部队“夜发霹雳炮以击贼军,皆惊呼。”史料上虽不见这种火药武器有多大威力,但至少以巨大的声响吓退敌军,造成其精神上的恐慌。

载有“霹雳炮”的南宋楼船。(维基百科公开领域)

时隔百年后,金哀宗天兴元年(1232),换成蒙古大军围攻金国首都汴京,蒙古军以可抵挡弓箭和砲石的“牛皮洞子”(蒙上厚牛皮的木架)攻城,金军则以“震天雷”抵抗:“震天雷者,铁罐盛药,以火点之,炮起火发,其声如雷,闻百里外,所爇围半亩之上,火点着甲铁皆透”。与北宋时的霹雳炮不同,名士刘祁清楚记录了震天雷的威力:“(蒙古军)攻城益急,炮飞如雨,用人浑脱,或半磨,或半碓,莫能当。城中大炮号震天雷应之,北兵遇之,火起,亦数人灰死”,可见震天雷是种兼具爆炸和燃烧的火药弹,能连人带牛皮皆碎迸无踪。经过激战16昼夜,“内外死者以百万计”,蒙古久攻不下汴京只好退兵,金军也成功扛住了横扫欧亚大陆的蒙古铁骑进攻。

欧洲的火器应用

多数学者认为,欧洲最早的火药武器出现在1320年代,即英格兰国王爱德华三世(Edward III,1327─1377年在位)的大臣沃尔特·德米拉米特于1326年所绘制的两份手稿。到了1350年,虽出现铜锡合金、射程达数百米远的火炮,但此时火药价格非常昂贵,常用于城堡要塞等防御作战,并无野战炮的功能,且大多数炮的重量都只有300多磅(约136公斤)。

到了15世纪早期,为使爆炸时产生的气体在炮弹通过炮身时加速,花瓶状炮管逐渐改为管状炮筒,大型射石炮弹也成为当时的流行。仅管无法有强大的攻击力,却能起到威吓敌人与马匹的作用。1453年,拜占庭帝国首都君士坦丁堡(今土耳其伊斯坦布尔)遭土耳其人包围时,幸存者描述了守城军使用火炮的情况:“我们(守军)从作战经历中也学会了打仗,装备了加农炮来打击他们(土耳其人)……我们最大的加农炮被迫不发射,因为担心发射的震动会损害我们自己的城墙。然而,有时候偶尔发射它们轰击密集成群的敌人,会对敌人及其防护栅栏造成巨大破坏,每一次发射都造成极大伤害,因为敌人无法躲避加农炮。大批土耳其人就因此而被加农炮和火枪射击阵亡、受伤”。从城墙会因无法支撑火炮后座力而崩坏,而火炮也随着技术改进,射速、射程都有大幅地提升,杀伤力已非常惊人。

渤海大学政治与历史学院讲师赵阳指出,英法百年战争期间,1428年的奥尔良(Orléans)的英国火炮在一天多时间内能发射124次;1440年,在莱茵费尔登(Rheinfelden),这些武器每天可发射74次。火炮技术的提高,大幅增强了对城堡的攻击力,“过去那些能在任何敌人的围攻下坚持一年的雄固城池,现在一个月内就陷落了”、“没有什么城墙能留存下来,无论多么厚,大炮也会在几天内将之摧毁。” 位在诺曼底地区,曾于1415年反围攻中坚守6个星期的城堡,在1449年12月法王查理七世(Charles VII,1403─1461年)以16门大炮的轰击破坏下,只用了17天就将其攻陷。马克思(Karl Marx,1818─1883年)在其著作《机器,自然力和科学的应用》中曾说道:“火药、指南针、印刷术一这是预告资产阶级社会到来的三大发明。火药把骑士阶层炸得粉碎。”

不过,或许火药武器的出现,加速了城堡、庄园与封建骑士体制的瓦解,但也反映了中央集权、经济发展、民族国家意识增强、国内相对和平、社会文明等历史发展进程,而不应单单仅将火器视作社会変迁的单一因素。(未完待续)

【现代火炮大练兵】超级火炮反制中国导弹 美重启抵消战略

【现代火炮大练兵】从炼丹到战争杀器 人类火炮进化史(下)

【现代火炮大练兵】台军重炮轰断毛泽东“绞索”的真相

【现代火炮大练兵】两岸炮战的未来型态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