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谈国是:中美隔空互怼 谁该对新冠疫情负责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已经构成全球性大流行(pandemic),中美之间从美国政客单方面指责中国应该为新冠疫情负责,开始进入公开“互怼模式”。

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奥布莱恩(Robert O'Brien),3月11日指控中方在新型肺炎疫情爆发初期,掩盖疫情,透明度不足,令世界延迟了两个月去准备应对

中国外交部发言赵立坚12日在美国社文网站Twitter发文,指“零号病人是什么时候在美国出现的?有多少人被感染?医院的名字是什么?可能是美军把疫情带到了武汉。”认为美国欠中国一个解释,要求美国展现透明度,公开数据。

中国外加部发言人赵立坚在Twitter上的发言,引发广泛关注。(推特@zlj517)

这不是中美之间关于新冠疫情问题的首次交锋,但这是中国方面首次通过外交官进行的主动出击。

此前,在新冠病毒正式被命名之后,美国保守派政治人物和官员,在公开场合任用“武汉病毒”,以污名化武汉和中国。

中国外交部另一位发言人耿爽在新闻发布会上回应说:“个别美国政客不尊重科学,不尊重世卫组织的决定,迫不及待地借新冠病毒对中国和武汉进行污名化,中方谴责这种卑劣的做法。”

无论是耿爽还是赵立坚,作为中国外交部发言人,他们代表的是中国态度和反应。上述动作,是对在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美国政客乃至政界对中国污名化的反击。

新冠疫情爆发以来,美国一直指责中国在疫情暴露早期不透明,隐瞒,拒绝美国疾控专家访问武汉,致使造成巨大灾害;中国舆论场上出现类似的声音,认为中国地方政府武汉,在新冠肺炎疫情初起时防控不力,甚至认为存在瞒报。

这些指责的源头是因为武汉警方曾以“传播谣言”的罪名,对李文亮等8名医生在社交网络,以可能是SARS的说法,传播新冠肺炎病毒信息,进行了“训诫”。此举在中国舆论场引发反弹。因罹患新冠肺炎去世的李文亮,被称为“吹哨人”

李文亮等人的消息源头,就是日前因一篇《发哨子的人》的报道被删除引发普遍关注的主人公艾芬,她称自己为“发哨人”。2019年12月30日,艾芬在工作中拿到不明肺炎病人的标有“SARS冠状病毒”的病毒检测报告,在上报给了医院公共卫生科和院感科,她又将上述检测报告用红色圈出“SARS冠状病毒”字样,拍照发送给同是医生的同学。该报告在社交媒体上广泛传播。

很多人因此质疑,新冠肺炎疫情初起时,武汉方面是否存在隐瞒。但事实上,2019年12月30日当日武汉市卫健委在医疗系统内部发布了“不明原因肺炎”的红头文件,文件落款为武汉市卫生健康委员会医政医管处,主题为“报送不明原因肺炎救治情况”。文件显示,武汉市华南海鲜市场陆续出现不明原因肺炎病人,要求各医疗机构上报类似病例。

次日,也即2019年12月31日,武汉市卫健委首次发布肺炎疫情的情况通报,向社会披露已有27例确诊病例,其中7人病情严重,未发现明显的人传人证据,所有病例均已进行隔离治疗。同日上午,中国国家卫健委专家组抵达武汉,展开相关检测核实工作。

从1月3日起,武汉市开始例行通报新冠肺炎疫情情况。多维新闻问曾在《【新冠肺炎·舆情】<发哨人>删稿背后 疫情中的舆情与法理》一文指出,如果没有发生李文亮等人被“训诫”的事件,无论从哪个角度讲,武汉在疫情初起的应对,不至于像现在这般遭人诟病。

当然,武汉在疫情初起时是否存在不够作为的问题呢?确实有。比如广泛遭受诟病的,在发现疫情后仍然举行大规模的活动,包括召开两会,举办万家宴等。湖北省委书记、武汉市委书记,以及湖北卫健委党政主官等官员的被罢免,就是因为防控不力,这一点毋庸置疑。

这一点上,就连民族主义色彩浓烈的《环球时报》,也曾指出:“从最初的情况看,武汉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新型冠状病毒封死在最小的范围内,坦率地说,我们首战不利”。“武汉的实际应对措施显然缓慢了,没有实行全面隔离治疗,封锁所有潜在的传染源,以至于这种病毒向全国扩散了开来。这是又一记沈痛的教训”。

但换一个角度讲,湖北、武汉官员在疫情防控不力上存在主观故意吗?显然也没有。更多的可能是对未知病毒可能带来的危害的认识不足,在官僚主义作祟下的误判或者漠视,这是很多国家都在犯的错。对一种新的病毒以及由此引发的疾病,是有一个认识过程的,不能站在现在的角度拷问当时认知不足情况下所得出的结论和所做出的判断,这显然是不符合科学规律的。

新冠病毒肺炎在中国、武汉已经肆虐两个多月后,对病毒的认识发病规律、传播途径等已经认识清楚,并且有了中国的成功防控经验后,还是在世界各国开始大爆发。这本身也很能够说明问题。

从疫情率先在中国爆发,到现在全球大流行。有不少声音质疑,以1月23日武汉“封城”为时间节点,中国延误了疫情防控。然而,这20天究竟是延误,还是必要的研判和决策过程,还是应该理性来看待。多维新闻此前就曾指出,武汉这么一个人口上千万的城市,还是中国重要的交通枢纽,在没有确证的科学依据的情况下,如果一开始就采取激烈的防控措施,万一小题大做呢?这里面付出的成本会有多少,相信也是需要考虑和权衡的。

欧洲国家意大利,在疫情出现大爆发的时候——造成463人死亡,确诊9,172人之后,才开始的“封城”举措。而武汉封城当日,中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为830例,其中重症177例,死亡病例为25例。而美国,截至3月12日24时,美国的确诊病例数已达到1,663例,死亡病例达40例,仍未见美国采取有效的防控措施。从数据上看,中国在疫情防控上无可指摘。

中国为了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确实做出了巨大的努力和牺牲,付出了巨大的经济成本,遏制了新冠病毒蔓延和扩散趋势,为世界疫情防控争取了窗口期。事实上,中国对疫情的防控,得到了国际社会的赞誉。WHO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不止一次对中国的防控举措表示高度赞赏,认为有关经验值得其他国家借鉴。

正如多维新闻之前所指,疫情的发生,并非中国所愿,更非是中国制造,而且给中国社会造成了巨大的伤害。中国不欠世界或者说任何一个国家一个道歉。【新冠肺炎·舆情】中国和世界,到底谁欠谁一个道歉

显然,不能将新冠肺炎疫情的爆发归罪于中国,中国更不应该被扣上延误疫情防控的帽子。美国政客的政治操弄,该休矣。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