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狱严重超员成“活地狱” 近代监狱防疫观念的诞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日前世界卫生组织(WHO)宣布,将肆虐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定性为全球大流行。有鉴于今(2020)年2月时中国大陆湖北、山东、浙江等地监狱爆发群聚感染后,如何不让监狱成为防疫漏洞,让各国费尽心思,如伊朗政府宣布将囚犯暂时释放,而意大利政府则祭出禁止探监的政策,引起多所监狱发生暴动事件。不过现代监狱的防疫观念诞生的时间相当晚,台湾则要到日本殖民后才有类似观念。

图为位于美国科罗拉多州的ADX超级监獄,有目前最先进的隔离设施,但监狱防疫是直到18世纪才产生的观念。(Getty)

17世纪,西方犯罪逐渐摆脱宗教神权的色彩,当时欧洲各国开始将犯罪、流浪汉收容至特定机构,要求他们从事劳动并学习谋生技能,这一方式成为后来许多欧洲狱政措施。18世纪后,逐渐有基于人道角度来改良监狱服刑目的,如透过教育、教化手段来改变受刑人。但是,在18世纪以前,监狱的卫生与医疗条件未曾受到重视,在现代医学观念逐渐建立后,人们发现采用封闭集居的监狱极易成为疾病的温床,才着手改善监狱的空间设计。

英国狱政改革家约翰.霍华德(John Howard,1726-1790年),提倡应重视并改善受刑人的生活环境。他在考察欧洲各国监狱后,写下《英国监狱情况》(The State of Prison in England and Wales)一书,后英国根据此书于1779年通过《监狱法》,要求“人犯必须监禁于安全且卫生之监狱"并于1785年落实,随着英国海外殖民而扩散至世界各地,成为后世监狱建筑设计的准则,更催生出两大监狱管理型态:宾州制(Pennsylvania System,美国宾夕法尼亚式,即监舍呈放射状,每间牢房都是独居式)与奥本制(Auburn System,起源自美国纽约州奥本监狱,单独监禁牢房,不过受刑人白天会在同一工厂劳动)。

不过中国的监狱到清末仍不存在现代卫生观念。清光绪三十年(1904)任湖南巡抚的端方(1861-1911年)曾写《前署湖南巡抚端奏湘省改造监狱羁所办理情形折》,记录对湖南传统监狱的观察:“湫(音角,指低漥)隘潮湿较之他省尤为加甚,而其黑暗闭塞不通光气,监管各犯蜷伏猬缩,或罹疾病,情形可怜。"狭小封闭的空间,让许多囚犯都生病了。

曾任法部郎中的韩兆藩考察松江府上海县(今上海市)监狱后,于光绪三十三年(1907)写成《考察监狱记》,书中称:

内监间厅不盈丈,低窄特甚,席地栖息者,多至十五六名,肩摩踵接,几无余隙……围监房三面皆泥壁,剥蚀殊甚,败纸错落,糊贴其间,檐下木栅,亦近朽腐,有破席数片,参差掩映,虽极下等贫民之居差,不是过也……外监四围墙垣仅及肩有半,而又颓坏若将圮者,此等设备,非特待遇法不应如是,即论防卫,亦疏漏堪虞。

而台湾直到光绪十三年(1887)才改隶建省,又位处边陲地带,其监狱设施与条件只可能比上述湖南、上海监狱还要落后。

日本自明治维新后,吸收学习西方近代国家政治体制,司法与狱政制度也因而改变。甲午战争后,台湾成为日本殖民地,台湾总督府便于1895年11月着手制订《监狱暂行规则》,其第十四条规定:“在监人罹染疾病时,应视其病性及病状之轻重,使其在监房或病室医疗",西方监狱公共卫生观念才终于进入台湾。

当时殖民总督府在全台设有8处刑务所(1924年将监狱改称为刑务所)及支所,分别位在台北、新竹、台中、嘉义、台南、高雄、宜兰与花莲港,管理皆采“宾州制”。其中,台北刑务所位在今日的台北市爱国东路和金山南路交叉口附近,现在已为中华邮政、中华电信用地,监狱遗址仅剩下围墙,其材料全来自被拆掉的台北府城城墙,因此被列为台北市市定古迹。这些刑务所的空间被充分运用,依不同用途做出区隔,并同时达到监督与隔离囚犯相互联系之目的,符合监狱的管理要求。在限制人犯的人身自由隔离时,也降低了疾病的传染。

图为台北刑务所(今中华邮政与中华电信用地)的围墙照片,中间用红砖封死的门,是过去的运尸门。(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但在二战爆发后至台湾光复初期,由于物资不足,让监狱的卫生管理无法继续维持,出现许多受刑人在狱中染病而亡的情形,当时有份报道称:“1946年8月24日,第三监狱第二分监(日据时期台南刑务所高雄支所)就因收容的受刑人太多,而惊传28名受刑人暴毙事件,另有约80名则处于病危状态……当时可以收容的定员是100名,最高极限可以收容250名,但是到1946年8月却硬是收容了694名,其中,已决的受刑人368名,未决的嫌疑犯326名;狱内顿时成为活地狱,平时收容最多8名的监房,竟然收容达20多名。被收容者完全无法睡眠,食物、衣服及药品都严重缺乏,由于营养严重不足,病患从6月起即急剧增加……事件发生后,立刻引起受刑人家属及社会的广泛重视,纷纷提出指责。"

台湾光复初期,其社会经济、资源仍处于匮乏状态,由于人谋不臧等因素,监狱囚犯严重超员而有“活地狱"的惨状。而中国大陆日前因监狱管理不当,引发监狱内的群聚感染,都一再显示出监狱公卫与防疫的重要性。虽然现代监狱多利用室内设计与先进的科技,达到防疫隔离效果,但并不代表监狱已无成为传染病温床的条件。经过这次疫情,应建立狱中传染病发生时的标准作业程序,避免发生监护染病传染给受刑人、或受刑人刑满释放将传染病传播出去的情形发生。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