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病毒来源之谜未解 中美无须继续口舌之争

撰写:
撰写:

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正在全球范围内迅速蔓延,导致越来越多的人被感染得病甚至死亡,也造成部分国家之间的关系趋于紧张。

一般认为这场疫情在2019年末首先爆发在中国湖北省武汉市,在过去约3个月时间里,中国沦为国际社会的围观对象,遭受偏见、歧视和各种阴谋论,“中国病毒”、”武汉病毒”、“亚洲病夫”等语频繁出现在西方政界、媒体之中,如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长期热衷于以“武汉病毒”代指新冠病毒。

随着中国逐渐控制和扭转了本国国内疫情,以及关于新冠病毒的更多信息浮出水面,中国转而采取更强硬的态度回应外界,尤其是美国官方和媒体的负面指称。中国外交部新任新闻发言人赵立坚在3月12日在个人推特质问美国疫情、要求美国公开数据,并称“可能是美军把疫情带到了武汉”,被视为中国官方反击美方舆论攻势最激烈的一次。这也招致美方的激烈反馈,如美国国务院召见了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表达抗议,蓬佩奥致电中共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表示不满,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在不久前于个人推特上首提“中国病毒”未知是否也与此有关。

可见,中美两国关系在贸易战降温而有所缓和后,因为新型冠状病毒疫情而再度趋于紧张。而这种紧张关系对于防控疫情传播显然是非常不利的。如果不能理性、冷静且相互尊重地处理彼此关系,而是相互指责、污名化,甚至阴谋论,是极不明智的,各方都将因之承受更大的损失。

的确,不论是从科学层面还是从国家安全层面,确定新冠病毒的来源都是至关重要的,因为这将有助于从源头上切断其传播途径。但是尽管这场疫情的持续时间已在3个月以上,而且作为重灾区的中国已经强力扭转了疫情,关于新冠病毒究竟源自何处这一关键问题,仍然没有确定答案

新冠病毒究竟源自何处?疫情爆发之初,各方普遍认为源自中国武汉的野生动物,也有人如美国共和党议员汤姆·科顿(Tom Cotton)指称源自中国武汉实验室泄露的生化武器,还有声音称是源自美国迪特里克堡研制的生物武器,另有观点认为早在中国疫情爆发之前美国2019年至2020年流感季导致大量民众死亡的病毒就是新冠病毒。不过,这些都带有太多的推测成分,对病毒的认识还是应该建立在科学研究的基础之上,而在科学层面,至今没有得出权威、一致的研究结论。

中国科学院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等机构研究人员早前收集了覆盖四大洲12个国家的93个新型冠状病毒样本的基因组数据,通过对全基因组数据解析后发现,收到的样本包含58种单倍型,可以归纳为五组,包括3个古老的超级传播者单倍型(H1, H3和H13)和2个新的超级传播者单倍型(H56和mv2)。与华南海鲜市场有关联的患者样本单倍型都是H1这一类型或其衍生类型,而H3、H13和H38等更“古老”的单倍型来自华南海鲜市场之外,再次印证了华南海鲜市场的新冠病毒是从其他地方传入的观点。再加上另有研究指出,意大利等地的新冠病毒与中国的新冠病毒无关,从而使得新冠病毒的来源更加扑朔迷离,而将其称之为“中国病毒”、“武汉病毒”也就更不合适。

对于新型冠状病毒源起的研究,有一种可能结果是最终无法得出确切和一致的结论,各方陷入无休无止的争吵之中;另一种结果是经历各方研究的汇合、整理之后,逐渐取得某种共识。对于第二种情况,即使能够取得共识,在此之前从一个迹象到另一个迹象,从一个推测到另一个推测,从一个阴谋论到一个阴谋论,这些都零碎不确定的信息难免将造成不必要的误伤,并且干扰到国家之间的合作抗疫。

3月16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表示,“关于病毒源头的问题,我们多次说过,这是一个科学的问题,需要听取科学和专业的意见,应该让科学家来回答。在这种情况下,信口开河、妄下结论对各国抗击疫情没有任何帮助,反而会制造恐慌和歧视。”世卫组织卫生紧急项目负责人迈克尔⋅瑞安(Michael Ryan)也有过类似言论称,“冠状病毒是全球现象,在全世界都存在。不要去责怪其地理来源,应关注如何应对及遏制病毒。”

中国和美国都是国际社会中举足轻重的国家。在新冠疫情正在全球蔓延,对人类社会构成巨大安全威胁的情况下,两国尤其需要承担起作为大国的责任。如果中国两国双双就不知所以的问题陷入愈演愈烈的口舌之争,甚至为此擦枪走火、大打出手,将是人类社会的灾难。口舌之争无助于疫情的防控,相互尊重、携手合作才是当前的应有之举。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