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国关系】近思录:“庸俗”的中美对抗

撰写:
撰写:

新冠肺炎疫情意外让中美展开一场无谓的口水战。(AP)

特朗普的冷嘲热讽让中国外交官感到气愤,即便再“喜欢”中国最高领导习近平也无法消除他的深深敌意。

蔓延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让中美两国的相处方式从锱铢必较的谨慎谈判转变为无休止的争吵。这具有特殊的阶段性意义。

从疫情之初围绕美援的真相争论,到“亚洲病夫”论重现美国媒体所触发的媒体打击报复行为,再到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John Trump)以“中国病毒”讽刺中国为新冠肺炎疫情的始作俑者……中美因为这次突如其来的全球性公共卫生危机而陷入持续的口水战。这种状态并不比2018年开始的中美贸易战更令人轻松。

事实上,对于大多数旁观者来说,这场瘟疫让他们注意到了越来越多的国际秩序变化:中国政府在国际舞台上对自己形象的关注和强烈的“表现欲”——这混杂在广为流传的社交媒体上的民族主义情绪中——让他们看到了一个国家蒸蒸日上的模样。相反,曾经的世界领导者陷入了战略收缩,不断地试图“推卸”其曾经所扮演的国际角色,《纽约时报》干脆称,美国已经不再像以前那么样慷慨。同时,中美的近距离驳火没有因为新冠肺炎疫情而暂时熄火,反而愈演愈烈。

中美两国,一个被视为潜在的超级大国,一个是领跑全球的当然世界霸主(或者说卫冕冠军),二者相处方式如同近百年以来所有的大国相处那样深刻地影响着世界的格局。尽管这场疫情还没有结束,当下评估其现实影响还为时尚早,但是如果按照今天的“节奏”,美国如果无法为自己盟友提供有效的保护伞,甚至为了遏制疫情而采取伤害对方的动作,那么特朗普领导下的美国将可能遭遇盟友的“反水”。

近段时间,人们看到了欧洲的“分崩离析”,也看到了中日韩的抗疫外交,当然还有包括伊朗、巴基斯坦与中国联系的“强化”……这不一定会最终奠定“后新冠肺炎时代”的国际关系格局,但肯定对传统秩序有所冲击。

美国《外交》杂志作者坎贝尔和多希(Kurt M. Campbell,Rush Doshi)将这次新冠疫情危机同1956年的苏伊士运河事件相提并论。1956年的苏伊士运河危机,象征着英国作为全球性大国的衰落。坎贝尔和多希评论说,美国如果处理不好这次危机,美国的全球霸主地位也会受到同样的挑战。

那么,中国会成为得利者吗?事实上,不管多么不情愿,人们必须承认,在相当程度上遏制了本国的疫情蔓延之后,中国正在以提供口罩、核酸检测试剂盒甚至医疗队等形式来打破传统的美国主导下的地缘政治格局——当疫情结束,世界会发生怎样的变化?中国在崛起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前后至今一直在寻求融入世界,站到世界舞台的中央,参与改造和确立世界政治经济新秩序。尤其是在现任中共领导人习近平上台后,这种冲动随着诸如“一带一路”倡议等国家动作而越发明显。

这一切都必然改变中美之间的关系。人们也许还记得2012年至2013年中国相继抛出了两个新概念的“C2”和“中美新型大国关系”,这显示了中国经济体量日益逼近美国后越来越谨慎地试图和美国和平相处的用意。但是,正如人们所看到,它们最后都沦为了概念,无论是奥巴马(Barack Obama)政府还是特朗普政府都没有听进去。

在中美贸易战中,外界曾一度产生了中美经济脱钩甚至全面对抗的忧虑,而且在相当长时期内双边关系的确在朝这个方向滑落——但是,双方的确做好一战定输赢或者持久对抗的决心了吗?

也许还没有。人们需要不断适应:尽管双方都在公开场合依旧保持着某些绅士风度,摆出对话谈判的姿态,但是谁也不会再相信中美真的会让新型大国关系变成现实。双方的相处之道变成不断地挥拳试探、互相攻讦,如果可能制造更多令对方不适的小动作。这种低烈度对抗吸引了人们太多关注,甚至让人们感到审美疲劳,但一直会持续下去。

推荐新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