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近思录:G20可以回答基辛格的困惑吗

撰写:
撰写:

新冠肺炎威胁下召开的G20意味着人类还有可能协调步骤应对共同的挑战吗?(新华社)

“……这些会议的性质和频率不利于阐释长期战略。讨论日程安排和磋商正式议程占用了大部分准备时间。一些论坛实际上围绕着各国领导人的日程转,因为很难定期把各国首脑召集到一个地方开会。与会各国元首由于职务原因,必然更加关注他们在会议上采取的行动的公共影响,倾向于强调战术意义或公关效果。这个过程除了拿捏公开姿态之外别无他用,顶多是讨论一下迫在眉睫的战术问题,弄得不好就只是一场新形式的‘社交媒体’活动。当代的国际规则和规范架构如果还有用的话,不能只靠共同宣言来确认,必须培育出一种共同信念。”

六年前,曾经在中美之间架设桥梁的美国外交家基辛格(Henry Alfred Kissinger)在自己的著作《世界秩序》中对当今世界国际会议的真实意义表达了悲观情绪。从联合国安理会到大西洋领导人峰会、亚太经合组织和东亚峰会,从G7(或者G8)到G20,在包括基辛格在内的很多人眼里,它们都逐渐沦为各国领导人的“秀场”。事实上,那些拥有相当影响力的国际组织WTO、WHO、IMF和 World Bank 等等,也陷入了生存危机——似乎世界仍然在朝向一个“无政府状态”滑落。

基辛格在这本书中没有预见到一场公共卫生安全危机的出现,但是他的“沮丧”让人印象深刻——面对不断变化的权力组合,各国将不得不计算得失,却得不出任何结果——这一预言多么地契合今天的现实。

2019年年末悄然登场的新冠肺炎疫情已经超越中国国境,在短短的一个多月时间内席卷了全球200多个国家和地区,感染了超过66万人,全球经济因此面临崩溃,社会秩序全然大乱……那些曾经认为事不关己的国家现在这场危机面前一度惊慌失措,继而病急乱投医。

而与此同时,在中国所争取的一两月时间内,大国博弈依旧在上演,不是毫无来由的妄加揣测,便是无休止的互相攻击和争吵——如此规模的人类生存危机变成地缘政治斗争的一个机会、一个工具。中美在3月份的舆论大战消耗了本就有限的彼此互信。

欧洲、美国相继沦陷。正是在此背景下,G20宣布2月26日紧急召开一次视频会议,人们对此充满期待,希望它能像当初应对2008年金融危机时那样在这种混乱甚至局部失控的局面中扮演“定海神针”的作用。这种期待值得人们乐观以对吗?

在这次会议之前,曾任中国外交部副部长的何亚非在文章《应对全球疫情立即启动组合平衡的G20峰会机制》中呼吁主要大国以人类命运共同体为重,摒弃或者暂时放下地缘政治和双边关系矛盾的纠结,立即启动组合平衡的G20峰会机制,制定覆盖全球、有效合理、共同应对三大危机的举措,力避自行其是,采取相互抵触、以邻为壑的政策做法,并反问说,“难道人类社会发展到今天,连共同合作应对全球性生存危机的基本共识也达不成吗?难道我们还不如65年前一大批刚刚获得独立、踏入国际舞台的亚非拉国家吗?”

的确,今天的国际社会没有理由比60多年前表现得更差劲。这次G20峰会声称将不惜一切代价应对疫情冲击,启动5万亿美元经济计划。这是在共同应对2008年的危机后,G20又一次通力协作。这场峰会后续各国展现出某些诚意,早一天度过至暗时刻的中国正在源源不断地向海外提供援助,同时着手恢复自己早已拖得疲惫不堪的经济秩序,而一度混乱的欧洲也在慢慢恢复“理智”。

当然,还是有很多人不会放弃地缘政治逻辑,认为中国将借此改写疫情后的国际政治经济秩序。但是,他们更应该理解因为这场空前的危机,人们的认知应该超越二战后甚至冷战后世界格局演变逻辑判断而意识到另一种可能。大难当头,只有这种时刻,大国团结一致共同迎战的精神才可能被激发,一如中国电影《流浪地球》中所传达的内容。

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曾读过基辛格的这本书,但是他的结论比基辛格的追问更为积极。正是在2015年9月访美期间出席西雅图的一场宴会上,习近平引用了其中的话说:“评判每一代人时,要看他们是否正视了人类社会最宏大和最重要的问题”。

显然,习近平是一位痴迷于一种宏大叙事的领导人,他总是将中国上下五千年历史甚至世界历史挂在嘴边,告诫他的下属要看清历史大势,从断言当今世界正在经历百年未有之变局,到信心满满把“民族复兴”视为执政目标,似乎都体现了这一点。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