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重启】近思录:中国大规模经济刺激到来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中国经济在3月份开始快速恢复,但是“刺激”还不够。(新华社)

3月26日G20峰会研议不惜一切代价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并承诺启动总额5万亿美元的经济刺激计划以应对疫情对全球社会、经济和金融造成的冲击后,中共最高领导层次日即举行了一次至关重要的中央政治局会议。这次中央政治局会议透露了中国的不少拯救计划,其中便包括“积极的财政政策要更加积极有为,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更加灵活适度”。

这一积极姿态是中共近年从未出现的政策松动,外界预判中国经济触底反弹的春天可能即将显现。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中国经济第一季度大幅下挫甚至负增长已然是事实。随着中国本土疫情扩散受到遏制,中国社会生活生产秩序正在恢复,部分行业已复工复产达到百分之百,甚至超过年前水平。但是,其长期效应仍没有完全消失,尤其在第三产业恢复仍然举步维艰;而又因为全球大流行的高潮尚未过去,国际贸易大受摧残,中国工业生产能力虽然可以恢复但是同步出口订单的恢复仍然需要时间。

在此背景下,中共最高层在这次会议上明确表态要“适当提高财政赤字率,发行特别国债,增加地方政府专项债券规模”,尽管尚未量化为具体的数字,但毫无疑问这将释放相当可观的市场流动性,有可能让暂时停摆的中国经济迅速增加内生活力。

观察人士注意到,有关特别国债发行的内容为近来最高领导层首次提及。特别国债在此前的中国仅发行过两次,每次均有其特定的背景。正所谓特别国债并非解决政府财政预算赤字而是为了某一特定的国家政策而发行,即是此意。

粗略地说,第一次出现在1998年东南亚金融危机后期。当时中国财政部向四大国有独资商业银行发行了2,700亿元(按当下汇率1元人民币约合0.145美元)长期特别国债,所筹集的资金全部用于补充国有独资商业银行资本金。也即是说在当时四大商业银行拥有1.5万亿坏账烂账,同时其资本充足率远远低于巴塞尔协议(这是一个国际采用的预防银行业风险的国际规则)规定的8%,为了解决这些问题,中国财政部代表政府发行债券,并将这2,700亿元作为四大商业银行的资本金。

第二次出现在2007年,其背景较为单一。当时中国外向型经济大繁荣,外汇资金大增,截至2007年第一季度末已高达1.2万亿美元,通货膨胀压力大增。为此,中国财政部受权发行1.55万亿元的特别国债,用于购买约2,000亿美元的外汇,注资成立世界上最大的主权基金财富基金公司中投。

这一次,相较于以往,中国所遭遇的危机远较以往更为复杂,更具系统性和全局性。尽管中共最高层尚未披露这次“特别国债”的规模和用途,但有理由相信应该会在数千亿上万亿规模资金抛注消费领域。外界预判,近期各地推出基础建设投资计划,刺激经济复苏,而新的特别国债不同于补贴地方债务,而是以中央政府负债,肯定不会流向地方基础建设。

事实上,对于国家释放资金的流向,外界一直对温家宝内阁时期的“4万亿”刺激计划的负面效应心有余悸。“4万亿”刺激计划应该如何看仍有争议,但是基本的逻辑是,中国经济未来必须要有内需来支撑。有评论说,全力启动内需政策,让中国庞大的内需市场为全球资本、尤其是股权资本提供良好的利润预期,让中国资本市场成为全球资本的避风港,并借助资本的聚集效应,推动中国经济高质量创新发展。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