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新冠疫情 当美国放弃领袖大国角色时中国开始肩负责任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美国已成为当前全球首个确诊病例破10万的国家,由于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早期对疫情的漫不经心使得美国遭受不小的舆论压力。(AP)

“重大国际危机期间,非同寻常的中国领导作用取代有意义的美国领导作用,这可能是几十年来头一遭,”华盛顿布鲁金斯学会中国战略计划(China Strategy Initiative at the Brookings Institution)的主任杜如松(Rush Doshi)在接受美国媒体《纽约时报》采访时如此说道。

新冠病毒全球大流行还未达到顶峰,但是在这场危机中,各国政府的表现千差万别。由此是中美两强,正在展现出截然不同的国际形象。

3月末,《纽约时报》接连刊登两篇文章,《面对新冠危机,美国不再是一个慷慨的全球领导者》和《中国援助各国抗击疫情,打造全球领导者形象》,核心观点认为通过疫情中的一系列行动,“中国担起了曾经由西方国家在自然灾害和公共卫生事件中占据主导的角色。而奉行美国优先而退出国际事务的特朗普(Donald Trump),也越来越放弃这个角色”。全世界都在追问一个问题,从未来的角度来看,这场危机也可能标志着一个全球发生根本性转变的时刻。这对未来五年的大国竞争意味着什么?我们会在10年后说,“这是中国崛起、美国衰落的时刻”吗?

对欧洲盟友来说 美国对疫情的响应令人沮丧

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实时监测系统统计,截至美东时间3月29日20时,美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升至140,886例,占全球确诊病例的5分之一,目前是全球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最多的国家,也是首个确诊病例超过10万例的国家。其中死亡病例2,467例,这一数据逼近中国。日前的3月25日,美军首席医疗顾问、参谋长联席会议成员保罗·弗里德里希斯准将表示,根据五角大楼的模型,未来3周内,美国疫情可能继续处于增长状态。截至目前,美国总统特朗普已宣布纽约州、加利福尼亚州、华盛顿州、爱荷华州、路易斯安那州、得克萨斯州和佛罗里达州进入“重大灾难”状态。越来越多美国地方政府已经发布政令,要求民众居家。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统计,到3月底,至少20个州要求民众居家的政令将生效,这将涉及超过一半的美国人口。在部分受疫情影响最重的地区,医疗系统面对的物资不足问题正变得更加严重。《华盛顿邮报》报道指出,一场对口罩、防护服和呼吸机的疯狂抢购正在让各州政府相互竞争,并推高了价格。报道称,为了减少缺口,已经有医院要求建筑公司、美甲沙龙和纹身店捐赠口罩和手套,并考虑使用大型动物用的呼吸机,因为它们找不到适合人用的呼吸机。

反观中国,国内的确诊案例已经趋于零,增加病例多以输入为主。即使疫情核心的武汉,也即将结束封城。

与此同时,中国政府已宣布向83个国家及世卫组织、非盟等提出援助,包括检测试剂,口罩等医疗物资;向世卫组织提供2,000万美元,支持其开展抗疫国际合作;中国的地方政府、企业和民间机构,也向疫情严重国家施以援手。在中国的社交网络上,中国医疗团队向意大利、塞尔维亚、日本进行支援的视频受到追捧,“山川异域,风月同天”的国际协作精神成为中国政府和民间的一种共识。

就在中国向意大利和塞尔维亚提供援助的同时,他们也在问,“我们的欧洲朋友在哪里?”,过去以及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的全球抗击疫情行动中,在给人一种中国在行动、在协调、在领导的印象,但美国“似乎不愿意或没能力起领导作用”,对许多欧洲盟友来说,美国国内对疫情的响应令人沮丧。

柏林的德国国际与安全事务研究所(Germa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and Security Affairs)国际安全分析师克劳迪娅·梅杰(Claudia Major)在《纽约时报》的采访中说,这次危机证实了美国的政治领导力已经出现了结构性变化,“没有美国的全球领导力,也没有美国模式,”梅杰说,“要成功的话,你要能控制大流行病的国内疫情,将盟友团结在你的周围,领导这个联盟,为全球提供公共产品,组织全球的应对措施,像对付埃博拉病毒那样。”“这是一场认真的叙事战,中国人已经学会了使用美国人曾经擅长的工具——软实力。”

塞尔维亚向中国求援后,中国派出抗疫医疗专家组以及医疗物资等抵达该国救援。(新华社)

这种观感,正在成为很多西方国家的主流共识,《欧洲之声》(European Voice)的前编辑蒂姆·金(Tim King)在Politico网站上撰文写道,这场危机标志着“几十年来苦心经营的东西被仓促拆除”。“重大国际危机期间,非同寻常的中国领导作用取代有意义的美国领导作用,这可能是几十年来头一遭,”华盛顿布鲁金斯学会中国战略计划(China Strategy Initiative at the Brookings Institution)的主任杜如松(Rush Doshi)说。

美国自行放弃责任 中国要做全球化“旗手”

我们可能正在见证一段历史,不仅是人类正在经历本世纪最严重的流行病威胁,更是国际格局上中美两国在“领袖大国”地位上的此消彼长。新冠疫情只是更加加深了这种结构性变化,其根本原因在于随着美国国力的下降,美国人也在逐步自行放弃肩负起他的全球责任。

正如过去数年所看到的全球保守主义,孤立主义一浪高过一浪,其始作俑者正是美国。自特朗普担任美国总统后,他的执政关键词就是“美国优先”,具体表现上就是不断从各种国际合作组织中“退群”。

2017年1月23日,刚刚成为美国总统的特朗普签署行政令,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

2017年6月1日,特朗普在白宫宣布退出《巴黎气候变化协定》,原因是美国承担了太多责任。

2017年10月12日,美国国务院发表声明,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但计划保留非成员国观察员身分,继续在组织内发声,不过,从2011年开始,美国已经停交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会费。

2018年5月8日,特朗普在白宫宣布美国将退出《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且美国将重启对伊朗的严厉经济制裁。

2018年6月19日,彼时的美国驻联合国代表妮基·黑利(Nikki Haley)和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共同宣布美国退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

此外,美国多次威胁要退出世界贸易组织(WTO),认为WTO争端解决机制已经破裂。最近一次是特朗普在今年8月30日接受采访时的表态,称美国许多年来在世贸组织中受到了“很坏的待遇”,这个机构需要改变做法。不过,外界大部分看法认为美国所谓“要退出WTO”是在“以退为进”,目的是通过双边谈判各个击破、持续施压多边机制以实现“美国优先”。

此外,还包括《中导条约》、万国邮政联盟、《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移民问题全球契约》、《跨太平洋伙伴协定》……美国陆续在退出或者威胁退出这些国际组织或协定。这些信号,让美国的盟友懵感到担忧。

反观中国,当世界在美国开始放弃它的全球责任时,尽管中国没有表态自己要结果世界的领导权,可是却坚定的表现出“全球化”支持者的角色,习近平在G20杭州峰会、达沃斯论坛、博鳌论坛等多个国际场合的讲话中,一再重申努力推动全球化进程,反对贸易保护主义。

“化学反应”正在发生

当然,因为政治制度的不同、过去一百年的历史原因,以及在一些例如人权、宗教等问题上的不同态度,多数西方国家的政府和民众,困于意识形态之中,对于中国仍然没有视为“自己人”。这没有关系,因为化学反应,正在发生。

我们对于疫情的表述,不应该是“丧事喜办”,用一种“这是中国机遇”的口吻去叙事。也承认,从目前证据来看,这次疫情的确开始与中国。但是正如WHO所说那样,这是人类的危机而不应该谴责某一个国家。用一个冷静的客观观察者的角度去看待新冠疫情如多米诺骨牌一样引发的连锁反应,对世界格局影响最大的,就是中国向世界证明,作为全球化的受益者和拥趸者,作为世界第二大强国,中国做好了承担更多国际责任的准备。

最后,也要明确一点,本文并非要鼓吹中国要代替美国成为“全球领导者”。无论从国家实力,意识形态还是历史因素,中国不能、也无法在短期内取代美国。毕竟美国的世界领袖地位一靠超强的军事实力;二靠美元长期获得的世界认同,能满世界卖国债。中国目前实无接位之能。真要去接,肯定压弯了腰,还弄得全世界喋喋不休,埋怨没前任“世界总统”做得好。

既然美国要淡化自身在全球的领导作用,中国只需乐见其成,不必因为国内某些“低级红”以及西方一些舆论的“哄抬高捧”就患上“大头症”,那也是低看了中共总书记习近平的智商。习领导下的中共,决不希望与美国争霸,而是给有些陷入混乱的世界,提供应对危机,经济发展的另一种可能,给特朗普和美国,展现出一个负责任的世界大国应该有怎样的样子。

(本文原载于第207期《香港01》周報,略有编辑。)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