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避免群聚“线上扫墓”吸眼球 实际扫墓会消失吗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在全球延烧,直到2020年4月3日,全球感染人数已经突破100万大关,死亡人数超过5万人。为了阻止疫情蔓延,各国政府都接连公布各种公共禁令,要求民众待在家中,但这也冲击到了很多既定的户外行程,包括传统中国文化的“扫墓祭祖”活动,最早发生疫情的武汉就已经发布扫墓禁令。

台湾内政部日前也有寄出政令希望大家可以分流扫墓、线上祭祖,但当立委问到台湾内政部长徐国勇时,他也坦言自己还是会去扫墓祭祖。徐国勇表示,“我不去扫墓,对不起我老爸、对不起祖宗。”这也开启疫情下传统慎终追选习俗该不该改变形式?线上扫墓祭祖有没有可能取代身体力行扫墓的讨论。

清明假期许多民众带上口罩扫墓。(中央社)

传统中国文化中,每年的公历4月5日前后(根据每年的节气不同有1至2日的误差)是“清明节”,这一天家族的子孙应该要回到先祖的墓地上进行打扫和祭拜,除了体现初尊重先祖的“祖先崇拜”文化外,也是一个家族重新聚集在一起的机会。

但是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威胁下,根据子孙们居住的地点不同,扫墓活动往往需要长距离的移动才能抵达先祖的墓地。而且,现代许多墓地是公共管理的,大量的人群会在相同的时间聚集在同一个地点,再加上打扫和祭拜都需要时间,在这段时间中聚集在一起的人们很可能成为病毒散播的媒介。

在这样的情况下,“线上扫墓”又再一次的跃上了版面,吸引了人们的眼球。只要连上网络,手指轻轻一点,打扫、献花、祭酒、上香一键完成,扫墓活动只要待在自己的家中就可以完成,再也不需要长距离、长时间的移动,又或是繁重的体力劳动了。

其实,自从时代进入20世纪,网络就逐渐改变了现代社会的样貌,“线上扫墓”或是“线上祭拜”的概念也很早就已经出现了。更正确的说,“在线祭拜”其实是仿效国外纪念历史事件或是名人忌日的网站作法,例如陕西省的“黄陵祭祀”活动,就开放海外华人进行在线祭祀。

但是纪念名人或是大型节庆的祭祀是一回事,祭拜自己的先祖又是另外一回事。虽然因为人口增长造成长距离交通的负荷、祭拜时的祭品造成资源浪费甚至是火灾等等原因,两岸三地政府都纷纷鼓励“线上扫墓”的活动,例如台北市殡葬管理处早在2003年就开设“生命追思纪念网”,统一管理市内所有公共墓地,只要家属提出要求,就算是在海外,也可以进行线上扫墓了。

无法流行的“线上扫墓”

但是“线上扫墓”发展十几年后,却好像仍然没有成为主流行为的迹象,每年的清明节前后,交通仍然相当拥挤。和电商业不一样,扫墓人群并没有因为“线上扫墓”的影响而出现戏剧性的减少;“线上扫墓”好像更多是为了服务行动不方便、身在遥远海外的人们,而这些人本来也并不会去扫墓的。

这是有几个原因。一个实际的原因是,“线上扫墓”如果要贴近传统仪式的的话,在墓地的实际地点仍然必须要有人打扫墓地、摆放祭品、实行祭仪等等,而这当然需要一定的金额支出,对于许多中等水平收入的家庭来说,不如自己实际去祭拜就好了。事实上,许多墓园和灵骨塔的私人业者,就用“丰厚祭拜”的名义来收取不低的金额,有时也会出现纠纷,或是成为诈骗行当的温床。

但是另一个传统的原因是,“线上扫墓”实际上大量削减了“扫墓”的行为意义。“扫墓”原本就是透过“游子归乡”的行为来达到精神上的升华,并透过与同血缘的亲人们一同动手打扫、祭拜,来提升家族的一体感,在祖先的面前进行“仪式”的行为来构建强大的纽带。

实际上来说,古代中国也早就有了身在遥远的地方、不方便回乡的变通办法,那就是“遥祭”。唐代贾公彦注疏《周礼》时,就解释:“不可一往就祭,当四向望而为坛,遥祭之。”意思是,如果因为各种原因不能前往实际地点做祭祀,那么在开阔的地方做祭坛,对天地进行祭拜,就可以当做是“遥祭”了。

不过,“遥祭”毕竟只是一种应急的手段。如果“扫墓”没有了过程,那么“扫墓”的结果到底还有没有需要?一旦习惯“线上扫墓”,会否最后也不再需要“扫墓”了?这都是值得深思的。

推荐阅读:

【多维TW】枪炮、病菌与美中台“新四角关系”

【多维TW】随病毒输出的污名浮世绘

疫击全球产业秩序 台学者:摧毁红色供应链不容易

韩国“N号房”事件 揭示网络时代新型态的性犯罪威胁

引发中国男性“阉割恐惧”的《外国人永久居留管理条例》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