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舆论场:谁在给“豪横”闹事的外国人面子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大陆官媒新华社3日刊发中国外交部的表态:对拒绝执行防疫措施,扰乱防疫秩序,危害公共健康和安全的外国人,中国有关部门将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在这条新闻的评论区,收获点赞数最高的一条评论是:“应该再加一条,对纵容犯罪外国人的责任人也追究责任!”

这基本代表了近期中国民众的普遍态度,因为最近“外国人闹事”的新闻层出不穷:

北京,坦桑尼亚籍男子不遵守集中隔离规定,在自行居家隔离期间,多次外出,并私自拆除大门报警系统;

南京,CBA同曦队外援约瑟夫•杨凌晨三点要求酒店工作人员取外卖,被拒绝后大闹酒店,并指责员工“太懒”;

西安,外籍男子拒绝戴口罩,并且侮辱、攻击某商场防疫人员,脏话连篇;

青岛,三名外籍人士在检疫时强行插队,将居民手中单据扔在地上,并叫嚣:“中国人出去”;

广州,一名尼日利亚籍新冠肺炎确诊患者不配合治疗,将为其抽血的女护士推倒在地殴打,并咬伤其脸部。

这些外籍人士或者不合时宜,或者明显触犯法律的行为,再一次触及了中国民众心中“超国民待遇”的痛点。这种群体情绪在不久前中国司法部发布《外国人永久居留管理条例》(征求意见稿)时就爆发过一次,现在有了这些恶劣事件的加持,网上不乏一些极端排外的声音出现。

大陆官媒人民网的发声大体可以代表官方的态度:对破坏规则的外国人不能网开一面。“在法律面前,从来没有、也不该有国别差异。一视同仁的国民待遇,对执法主体而言要求不能算高,对守法主体来说,主要则是放平心态,告别某些不切实际的幻想。”

上述事件所涉及的各个地方后续给出的处理意见,通稿中都会出现“一视同仁”、“依规处置”的字眼。然而除了同曦队外援约瑟夫•杨属于公众人物,迅速在俱乐部的安排下做出道歉、捐赠防护服等举措之外,一些案例中基层管理者在对待外籍人士时却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做到“一视同仁”。

在青岛的强行插队事件中,社区工作人员不但没有进行劝阻,反而对排队的中国居民说“他们是外国人,给个面子”。

广州的护士被咬伤后,很多护士同事发朋友圈表达愤慨,却反被医院领导“邓主任”批评,理由是“我不想惹麻烦”。

而中国国内自从将防疫重点转向“防止输入”以来,类似“给面子”的例子着实不少:外籍人士在隔离酒店提出咖啡、面包、果酱的需求,管理人员统统满足,还有基层社区人员上门慰问,南京某社区甚至帮老外把桶装纯净水抬上四楼。

纵观种种乱象,让不少中国网友发出“仿佛又回到了1840”的感慨,甚至上升至“见着‘洋大人’就满脸堆笑”的劣根性批判。

不可否认,在这次疫情期间,中国官方高层对违法外籍人士“依法处置”的态度十分明确。(新华社)

究竟是什么原因让基层管理人员倾向于对外国人“给面子”、“不惹麻烦”?很多观点将矛头指向中国行政体系内部。中国《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第二百二十八条做出了对外籍人士违法的规定:“做出行政拘留、拘留审查或者其他限制人身自由以及限制活动范围的决定后,决定机关应当在48小时内将信息报告省级公安机关;省级公安机关通知该外国人所属国家的驻华使馆、领馆,并通报同级人民政府外事部门。”

有评论认为,链条过长的流程早已超出了基层人员的职能范围,他们不想卷入,不想“给领导惹麻烦”,更不想因为“捅出一个‘涉外事件’而面临被追责的风险”。

而长此以往的“不敢管”、“不想管”、“大事化小”、“息事宁人”的态度,助长了个别“老外”的无礼行为。正如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研究员袁岚峰所说:“超国民待遇是多年来的一个痼疾,原因是上面政策压着,基层执法者对外国人不好管、不敢管。有些愚蠢的部门,还经常把超国民待遇当作自己的政绩拿出去宣传,被群众痛骂才知道触了霉头。”

不过也应该承认,在这次疫情期间,中国官方对待外籍人士的争议行为,管治力度在逐渐加强。此前澳洲华裔女子不听劝告,外出跑步且不戴口罩,三天后即被要求限期离境。3月29日在西安大闹商场的外国人,3月31日从上海被遣送出境。自行拆除报警器的坦桑尼亚籍男子被行政处罚,限期出境。在青岛“插队”、呵斥“中国人出去”的三位外籍人员,也发布道歉信,并接受青岛崂山区公安局的“批评教育”。

大陆官媒《法制日报》发表评论称:对言行不当的外国人限期离境是硬气,而这硬气的背后是法治。

事实上,对于法治的强调,中国国家级管理部门多次做出“勿谓言之不预”的表述。早在3月5日,外交部副部长马朝旭强调,防疫措施对于外国公民和中国公民一视同仁,无差别地执行。3月24日,中国最高法、最高检就“依法惩治妨害疫情防控违法犯罪”等问题再次指出:无论是中国公民,还是外国公民,或者无国籍人,只要在出入中国国境的过程中实施妨害国境卫生检疫的犯罪行为,都应当适用中国法律,适用统一的司法标准,依法追究刑事责任。3月27日,外交部发言人耿爽表态:检验检疫和防控措施对中外公民一视同仁,“这是对中国公民负责,也是对外国公民负责,同时也是对世界疫情防控负责”。

此外,外籍人员的隔离和诊疗措施也进一步体现公平原则:从最初的允许“居家隔离、免费集中隔离”,到3月15日后,山东、北京、上海、内蒙古等多省宣布“统一集中隔离,费用自理”,再到目前“暂时停止外国人持目前有效来华签证和居留许可入境的”规定,可以看出规定与措施“步步把关,层层收紧”。

而夹在“严格的措施”与“强化的处置”之间的,或许就是基层人员“给个面子”、“怕惹麻烦”的心态和言行。站在外籍人员“豪横”行为的第一现场,陆媒《南方日报》他们需要更多的硬气:“外籍人士可能存在理解偏差,也需要基层人员耐下性子去解释,但详解之后依然不听不信、不遵不守,就必须当机立断,让他们付出代价,以重申规则的严肃性。”

不仅中国公众想看到这种硬气的“一视同仁”,在中国迈向“第五个现代化”(国家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现代化)的过程中,取消“超国民待遇”也是执政者必须完成的答卷。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