舆论场:当任志强走入死胡同

撰寫:
撰寫:

北京时间4月7日晚间,一则有关任志强的消息,让一只悬在半空的靴子终于落地了。

根据北京纪委监委官方通报,北京市华远集团原党委副书记、董事长任志强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北京市西城区纪委区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地产大亨任志强严重违纪违法被调查。(VCG)

比起“华远集团原党委副书记、董事长”的头衔,任志强在网络舆论场还有着很多称谓:地产大亨、红二代、任大炮。他的诸多言论,也因为这些头衔,每次都能引发广泛关注。

在靴子落地前,防火墙外关于任志强失联的消息便已经传开,各种“故事版本”也开始在各个渠道流传。而当靴子落地,防火墙内基于政治正确故而显得静悄悄,防火墙外则继续编排着各种“故事版本”。

任志强严重违纪违法的真相到底是什么,还有待官方进一步的说明,但从任志强以往的言论来看,这位集各种突出标签于一身的批评者,从2012年开始,就彻底走入了死胡同。

2012年之前,任志强还只是“地产大亨”和“任大炮”的集合,所发表的言论,虽然大胆出格,却也局限在本行领域。比如“房地产就应该具有暴力”、“房子像钻戒,低收入者不该拥有”、“中国的房子太便宜了,年轻人就应该买不起房”,等等。2010年,当中国推出干预楼市的新政后,任志强更是发表所谓的“万言书”。而行业之外的言论,比如2010年接受媒体访问时提到“中国现阶段不能实行民主”等,还颇为温和且实事求是。

可2012年之后,任志强开始褪去“地产大亨”的角色,进而成为“异见者”和“批评者”的集合。此一身份结合,加上“红二代”、“任大炮”的铺垫,很快便成了舆论的焦点。

其中,最为引发外界关注的,便是2016年的“党姓风波”。彼时,任志强在个人微博中直言,“彻底的分为两个对立的阵营了?当所有的媒体有了姓,并且不代表人民的利益时,人民就被抛弃到被遗忘的角落了!”因为这一言论,任志强的个人微博被关闭,北京西城区委也根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的有关规定对任志强做了处理。

如果说“党姓风波”还只是违纪,所以风波即便曾掀起一阵巨浪,最终还是趋于平稳,那么这一次,从官方通报来看,任志强则是“严重违纪违法”,显然很难再轻易“软着陆”。

在靴子落地前,《纽约时报》曾发表《消失的任志强:中共为何容不下一位忠诚的批评者》的文章,其中写道,“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是一个小小的奇迹,因乐于发表挑衅观点而得到‘任大炮’这个绰号的任志强,竟然这么多年都没被抓起来。”文章还引用任志强的话说,“异议是爱国主义的最高形式。”

忠诚的批评者,这是防火墙外的媒体乐于给任志强贴的标签。基于这样的标签,所以任志强消失也好,最终被调查也罢,在一些人看来,都不会是有法有据的该怎么办就怎么办,而是附带着“因言获罪”和“容不下”的成分。

但在防火墙内,任志强却是另一种复杂存在。一方面,他的政治言论被一些自由派捧为难得的真话,所以就算他脱离实事求是为了批评而批评,一股脑儿地反对“两个不能互相否定”、反对四项基本原则,坚持“资产阶级自由化”立场,也总能收获掌声,被认为是通过异见来表达爱国;另一方面,不少人又将他视作反派,比如批评他是“西方宪政民主的传声筒”、“打着为民代言的旗号,意在煽动普通民众反对党和政府的激愤情绪”。

己方的挑衅言论伴随着各方的点赞与批评,任志强不自觉地走入了死胡同。而走入死胡同的任志强,近乎选择性失明,再也看不到中国的现实国情与实际发展,而只是一厢情愿地仰望着西方的宪政民主,所以只要中国没有走上西方道路,说什么做什么都是敷衍塞责。

虽然疫情这场大考,让越来越多的人不得不重新反思不同体制与模式,但走入死胡同的“任志强们”,已经不想走回头路了。

推荐阅读: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