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评:活在伪自由主义乌托邦里的任性方方

撰写:
撰写:

在评价方方之前,首先必须说明两点:

第一,并不是每个人都是方方指称的“极左”或“文革余孽”,绝大多数不同意《方方日记》当下在美、德两国出版的人,都不是“极左”或“文革余孽”。对于“极左”或“文革余孽”这两股势力,这些年多维一直在猛烈批判,这两股势力是中国发展崛起和成为一个现代化国家的灾难,而且有很深的政治、历史成因与社会基础,必须注意防范。

第二,方方有权对体制与社会缺陷进行批判,这不仅是她的权利和自由,是她的职业,也是她身为一个国家公民的责任。就算是她的某些指责批判缺乏足够的证据支持,也应该被理解被包容。武汉疫情包罗万象,不可能要求一个普通人了解其全貌,掌握全部准确信息,方方从自己的体验和认识出发,用她的笔来记录和描述她的情感,没有任何问题。

任何一个正常社会都不能只有一种声音,任何只允许一种声音存在的个人或组织都应该被批判、应该引起社会警觉。在武汉防疫会战中,有人看到了最美“逆行者”,有人看到了官僚和形式主义弊端,有人在讴歌赞美看到了主流,也要允许有人指出缺陷并进行批判。

而且,我们还必须实事求是地认识到,在疫情爆发之初,武汉地方确实犯了很多不可思议的低级错误,成为导致疫情扩散蔓延的重要原因,给人民生命健康与国家正常经济与社会秩序带来了极大冲击,其损失之巨大,后果之严重,近乎无法估量。在任何一个正常国家,出现了这么大一场灾难,对于其中的人祸成分进行反思与批判,不仅是必然的,而且是必须的。

在疫情防控之初,方方就扮演了这个啄木鸟角色,揭开了地方治理能力低下以及在防疫思路、措施等方面存在的诸多问题,督促政府政改,挽救了一大批生命,戳到了人们心里的疼处,具有非常重要的积极意义,这也是方方所以能获得社会共鸣的重要原因。如果没有方方和很多人的呐喊、质疑,官僚与形式主义可能还会在歌颂中继续泛滥,还会造成更多人罹难。这样的方方虽不完美,也是好样的方方。

《方方日记》是武汉封城期间的一个具有代表性的文化符号。(微博@韩东言)

但是,身为一个批评与质疑者的方方,也要允许别人对她进行质疑与批判,要认识到自己的视野与思考深度也存在局限性,不能垄断了批评与质疑的权利。一个真正的自由主义者,即要为自己争取自由与权利,也要捍卫他人的自由与权利。不能总自己批评质疑别人,被别人一批评质疑,就抛出一顶顶帽子。

而且任何一个社会都有从“极左”到“极右”广泛分布的各种人,在一个正常社会,政治光谱应该呈正态分布。处于光谱两段的少数虽然未必正确,但存在即合理,这是任何一个社会都无法避免的常态,允许各种声音与观点存在,本身就是社会多元与现代的体现,是自由主义的要义精髓。这样的认识,方方显然还没有建立。

虽然如此,如果到此为止,在总体上方方做的都还算不错。人无完人,谁能没个缺点呢?

但是,就方方日记在美、德两国出版,这不是有没有缺点和完美与不完美的事,它是另一种完全不同性质的事情,牵扯到了一个国家公民的基本责任。对这一问题建立认识,需要先了解当下的国际局势。

这些年的世界格局正在发生剧烈变化,因为中国崛起可能影响到美国的领导力,中国的发展路径也脱离了美国对中国发展方向与国际角色的心理设定,两国正在激烈对抗,尤其是中美在这场疫情危机中爆发的争吵,更是将这种对抗呈现得淋漓尽致。

在这场危机中,美欧等国因为错过了疫情防控最佳时间窗口,成为疫情震中,损失惨重,政府的防疫能力如当初武汉疫情危机初期一样饱受质疑。而与此同时,中国因为已经初步控制住国内疫情,开始重启经济并对外进行医疗援助,一种中国可能趁虚而起、撼动原来以美国为主导的国际秩序、填补美国领导力空白的焦虑,在以美国为首的欧美国家急速飙升。

当然,中国有没有这个意愿,有没有这个能力去填补,这是另一回事,但美欧在这个问题上的焦虑早已溢于言表,见诸行动,只要不瞎不聋,都能看的清清楚楚。

在这种情况下,为转嫁国内危机,打压中国崛起,以美国为首的美欧国家,掀起了一场向中国“甩锅”行动。

越来越多的人已经认识到,在美欧抛出“中国病毒”、“武汉病毒”等说法背后,潜藏着一颗要捍卫西方利益、打压中国崛起、污名化中国人的政治用心,美欧国家的政客们在最近以来更是纷纷提出要中国为这场疫情负责,开始明目张胆地向中国要求巨额索赔。迄今为止,就算是中国做了那么多医疗援助,在国际社会仍然不被理解,非常被动。

不仅如此,西方还将目光落到了中国内部,希望能从内部找到并激发一些反叛力量,以达到服务于自身战略利益与政治意识形态的目的。在这场看不到硝烟的国际对抗中,中国胜,则进一步动摇美国的国际领导地位,向国家崛起又迈进了一步;中国败,则可能从此败得一塌糊涂,被国际社会屏蔽隔离,从此被迫进入闭关锁国状态,经济会迅速赤贫,社会会迅速倒退回更严厉的高压状态。

这种中美对峙的格局状态如此清晰,方方不可能一无所知。从个人权利的角度,方方当然可以在美国和德国出她的日记,但是这件事情,不能只考虑个人权利和个人利益。从文学的角度,方方当然也可以在美国和德国出她的日记,事实上中国文学如果能走出世界,那是中国文化影响力增强的象征,但是在这件事,不是纯粹的文学问题。

假如方方在中国国内出她的日记,有哪个个人或机构阻止她出版,相信很多人都会去帮她批判,会替她呼吁。或者再退一步,就算换个时候,等过几年中美走出这场以疫情为核心的争夺战后,再到美国出版应该都不会有太大问题,为什么她就一定要在这个时候出版,而且是到中国最主要的政治对手美国去出版呢?方方应该明白,跨出这一步,可能就是另一个结果。她不应该因为自己的自私与任性,因为自己的事情的理解,在无意间伤害她的国家,这最终也一定会伤害到她自己,至少是她的社会形象会严重受损。

像方方日记这种东西,在当下的状态,在西方会很有市场,误导性极强,因为西方现在正急于在中国找到和树立一个反叛的榜样,去满足他们对中国的需要和想象。之前西方找到了被武汉警方错误训诫并染病去世的李文亮,但是被中国政府识破,通过给李文亮平反并授予烈士,消解了西方将李文亮工具化的企图。现在,西方又盯上了方方。但是方方应该认识到,她和她的日记不应该成为这样一个象征,去满足西方的需要与想象,她也承担不了这样的角色。

文学没有国界,但是文学家有自己的祖国;文学应该在一个自由的环境里创作,但是文学家要注意管理好自己的行为边界;在政府决策与行为不当时敢于站出来批评是一种责任担当,在国家与民族利益需要时学会克制自己,也是一种责任担当。

在方方的世界里,不能只有前者,没有后者。如果没有后一种责任担当,那么前一种责任担当也会令人怀疑。事实上,这种怀疑现在就正在被逐步坐实,中国舆论场对方方的认识正在迅速扭转,原来那个获得了广泛认同的批判者方方,正越来越呈现出一个清晰的反叛者形象。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