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管性侵案】中国两地警方网上互呛 烟台警方推诿遭聚焦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在20世纪50年代,一部描述“继父”与12岁幼女畸形恋的小说《洛丽塔》问世,数十年后这部极具争议的作品似乎在中国有了一个现实对照。相比艺术作品,或许现实要残酷以及复杂的多。2020年4月8日,中国网络上爆出一个具有中国律师资格与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出庭律师资格、曾在中美等跨国企业担任资深法律顾问的高管鲍毓明陷入一起“性侵养女”案,震惊中国舆论。4月 10日早盘,受牵连的公司股价小幅下跌。

在其所任职的各大公司先后发表声明与其撇清关系后,中国舆论对该高管的声讨愈演愈烈。根据中国大陆媒体报道,“养女”小芳(化名)14岁遭“养父”鲍毓明性侵,从2016年起便被长期控制在中国山东烟台某公寓里,并被持续性侵,期间多次报案未果,也曾试图自杀。报道一出,中国舆论声讨这位“养父”是戴着“画皮”的精英人士。尽管这位高管辩称“事情并不是像她说的那样,事情说起来话长,但我和她从来没有以‘养父女’的关系相处。”并坚称自己并未触犯法律底线。但舆论的涛涛怒火已经先行判定他罪责难逃。

上市公司高管性侵案引发舆论热议后,山东烟台公安局芝罘分局透过社交平台回应舆论,但该条消息隐藏了网友评论。(新浪微博@芝罘警官在线)

从当前的信息来看,或许事情真的没有那么简单,关于该女孩为何会被送养给这位单身高管,以及高管不承认养父养女关系乃至那句意味深长的“事情说来话长”等等都暗示了事件的复杂性。不过相比舆论的愤怒,本该揭开这一切未解之谜的警方却也陷入舆论的旋涡。在该事件受到关注后,中国网上流传出一段江苏南京警方电话要求山东烟台警方通告该案件进展的录音。山东烟台是事件中女孩先后两次报案的地方,南京警方是该女孩在山东报案无果后转向求助的力量。

且不论该录音为何会被媒体披露到网上,且至今警方未对此表示不满与反对。依照警方办案的考虑,如果是异地警方进入案件协查,在询问案件进展等这些流程上为确保信息的保密性以及对当事人的保护,也该是秘而不宣的状态,但是两方警察的录音却在网络上被广泛公开,且电话中,两方警察是毫不客气的互呛。

从这段或许存在删减的不完整视频中可以看出,在与案件中的女孩以及南京警方通话的过程中,烟台警方展现出了不同的态度。对于女孩的电话问询,烟台警方以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呵斥女孩,并扬言“我这个态度有什么问题”。而在南京警方对案件进展的逼问下,烟台警方则气势弱了很多,以“当事民警不在”,“本人对该案件了解不多”,甚至甩出“有的案子是没法结的”以为自己脱责。

当当事人需要一个公道,舆论需要一个真相,法律期待正义得以伸张之时,执法者又做了什么?

报案人在2019年两度向烟台警方报案,首次因判定“不构成犯罪”而撤销此案”,但是在二度报案且立案之后为何没有了下文。正如南京警方所质问的,是撤销了案件还是已经结案,为什么不告知当事人?6个月的时间内警方又做了多少调查工作?而这期间主办民警的电话为何一直无法接听?如果不是被舆论关注,该案件又会拖到何时?

如果说案件本身还存在需要厘清的地方,那么烟台警方的表现已经再清楚不过。“性侵事件”诚然可恶,执法力量的推诿、不作为等等难道不是这股恶性力量的纵容者吗?

当然,烟台警方的推诿不排除真的存在证据不足或是难以取证等困难,毕竟案件中涉及一位专业的法律人士。但除此之外,警方面临的困难是否有对在社会权力结构中“精英人士”与平民的恃强凌弱,而产生的不作为乃至利益交换问题?再或者这背后有着更大的利益链。排除所有猜想,仅仅从录音中烟台警方的态度来看,这不仅是技术问题,更是作风问题。

“我希望你们还是要正规一点”,这是南京警方对烟台警方的一句警示,对于烟台警方来说,这句话不仅既刺耳又荒唐,但在中共砥砺推进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现代化,并深入改革公安系统之时,这句话又是多么的合时宜。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