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方日记要抹黑中国政府 别闹了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中国作家方方在疫情期间所写的日记有可能在美、德出版引发舆论场的讨论。(微博@韩东言)

大陆作家方方在疫情期间记录的日记有可能要在美国和德国出版了,一些声音认为方方是在给中国政府添乱,甚至说她有意抹黑中国疫情以来取得的胜利。

批评者多认为,家丑不可外扬,方方写的东西如果让敌对势力看到了,转而换成对中国的攻击,这种行为不就是汉奸吗?

事实上,方方从最开始写日记时,在互联网上就一直传播,抛开其作家身份,日记所体现出来的是一个正常人对灾难基础的感悟,或者说是思考。后期被广泛的转发后,就转化为了一个作家的公共使命,也由此承担了公共情绪疏解与情感表达的作用,就像是晚间的心理热线。

坦率说,方方日记中基本上没什么"思想",基本上是一种从个人性经验(加上朋友的交流)出发的记录、情感与态度的表达。从这个角度来说,对她赞誉和批评,实际上有点不协调。

但这种关注放在中国的社会和舆论背景下,也是无可厚非的。她是这个时代,这个社会,这种贫乏的一种象征,能够出现这样的东西确实不易。所以,作为记录与情感以及表态的体裁的方方日记是必要的,也是重要的。如果读过方方的日记就知道,不仅是有批判问责的笔墨,更多的是记录了很多让人感到温暖和感动的瞬间。

例如在3月17的日记里写到:湖北的医疗队今天陆续开始撤离。他们冒着风险在湖北最危急的关头,前来营救,每一个湖北人对他们都怀着感恩之心。四万多医疗队员,无一被感染,万幸!也让我们这些受惠者,长舒一口气。别情总是深似海。今天在朋友圈看到一个视频:医疗队离开时,不能出门的武汉人,站在各家的阳台上高呼,感谢你们!你们辛苦啦!再见啦!真是让人热泪盈眶。武汉各路人马,都是最高礼仪欢送这些白衣天使,是他们救了我们的城市和我们的人。据说湖北的襄阳市,记下所有援助襄阳的医疗队队员的名字,决定今后区域内所有A级景区和25家星级酒店向他们终身免费。不知道这个消息是不是真的,但我想"这个可以有"!甚至觉得:全湖北所有景区都应该对这四万多人免费开放。

也正因如此,日记才在互联网上掀起过温暖的风浪。

至于那些说方方声音太负面,反对或者是批判方方日记在国外出版她作品的人,其实也是对方方过度的高估,就算日记在国外出版,真的有批评者所想象的具有那么大的危害性和影响力吗?之前大陆的三联周刊,财新这些媒体有关疫情报道比方方日记报道的更全面,难道公众没有判断力吗?

提出方方日记有可能会抹黑中国政府的这些人,估计是悄悄的蒙住自己眼睛,进而也想悄悄的蒙住互联网的眼睛。

+3
+2

武汉疫情爆发后,湖北省和武汉市展现出的治理能力不足,重视不够,以及针对武汉红十字会调配物资状况的舆论质疑,而北京几乎是第一时间就换了省委书记和市委书记,同时该市纪检监察机关共问责处理违反疫情防控纪律人员达630人。如果按照那些认为方方日记中有关问责的记录会给敌对势力授予把柄,那么,中共处理这么多人,是否也给了敌对势力借机攻击中共应对和处置不力的口实?互联网已经让信息流通无阻了,这些,谁看不到呢?

2020年了,要相信公众有自己的判断力,一个简单的例子,之前台湾媒体报道中国人吃不起茶叶蛋,台湾人就真的信吗?

中国的疫情前期已经取得了初步的胜利,西方还处于水深火热之中,一本日记难道就会全部抹黑吗?当然不能。而那些反华势力们,无论如何也会找到他们想要的武器。那些偏要用国际形势,国家利益去阻止她日记出版的人,难道不是另一种“绑架”?

所以从这个角度讲,方方日记是否在海外出版,并不具备那么大的杀伤力。她垄断不了历史的解读权。

如果说方方日记在国外出版唯一需要注意的,是否可以在书名上稍微斟酌一些,就像疫情之初,公众担心新冠肺炎叫做武汉肺炎,会让这座城市受到歧视那样;武汉日记,是否可以换成指向性不那么明显的名称。毕竟,从某种意义上讲,她只代表了疫情中武汉的一部分历史,只是她个人的记录。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