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考古新发现 东周古墓解开巴蜀船棺葬之谜

撰写:
撰写:

日前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在四川达州市渠县城坝遗址进行发掘时,意外发现一处东周时期的贵族墓葬,墓内出土许多精美的编钟、浴缶(酒器)、龙纹玉佩、蜻蜓眼琉璃珠等文物,其中还发现了“虎钮錞于”(铜制打击乐器),让学者进一步确认墓主身分,可能是古代巴国的其中一支-“賨(音从)人"。賨人贵族墓葬的发现,或许能解开部分巴蜀文化的谜团。

日前考古研究人员在四川城坝遗址的东周贵族墓葬中,挖掘出许多精美的青铜器。(新华社)

说到巴蜀文化,就得说明“巴"与“蜀"这两个名词的由来。巴、蜀分属两个古老民族的称呼,蜀人最早活动在岷江上游地区,后逐渐迁徙到成都平原,建立古蜀国。而巴人最早活动在汉水流域,不过有关巴人的起源,目前学界仍无共识。巴、蜀两支民族都曾参加过周武王伐纣的战争,到了春秋战国时期,巴人则在江汉平原活动,因常与楚国交战,遂迁徙到今日的重庆地区,形成巴、蜀两支民族在四川盆地呈一西一东的分布。秦始皇统一六国后,在古蜀国地区置蜀郡、古巴国地区则设巴郡,至此“巴蜀"才成为特有所指的地域观念。又因为四川盆地封闭的地形,让巴蜀两个文化自然而然随着时间,交融在一起。

图为賨人贵族墓出土的“虎钮錞于”,此为巴文化中常见的打击乐器。(新华社)

古巴人可细分为两支,一支是生活在清江流域的“廪君蛮",另一支则是活动在嘉陵江、渠江流域的“板楯蛮"。前述考古团队所发现的賨人贵族墓,即为板楯蛮的其中一支,据东晋史学家常璩(291-361年)所著的《华阳国志.巴志》,内容记载巴人的族属可分为“濮、賨、苴、共、奴、獽、夷、蜒”八族。其书详述賨人都聚集在“宕渠",经过多年的考古工作,学者们终于找到“宕渠"的所在地,即城坝遗址内发现的郭家台城址。

据史料记载,賨人多以渔猎为生,虽然板楯蛮擅长以弓射虎,但渔猎才是其赖以为生的方式,也符合其生活环境。不过这支骁勇善战又擅长歌舞的古老民族,随着中原一次次战乱、民族迁徙而与其他民族交融,但保持强烈风俗特征。《隋书.地理志》载:“自汉高(汉高祖刘邦,公元前256-前195年)发巴、蜀之人,定三秦(雍王章邯、塞王司马欣、翟王董翳所据的关中地区),迁巴之渠率七姓,居于商、洛(今陕西省商洛市)之地,由是风俗不改其壤。其人自巴来者,风俗犹同巴郡",但随着时间推移,各个民族迁入巴蜀地区,賨人的习俗已融入今日的土家族中,成为其主源之一。

巴蜀先民于先秦时代就有行船棺土葬的习俗。(新华社)

这次考古发现的賨人贵族墓葬,是继1972年四川涪陵地区(今重庆市涪陵区)小田溪巴王墓群、1999年四川达州市宣汉县罗家坝巴人文化遗址(该遗址时间跨度非常大,涵盖新石器时代晚期至东汉)外,新发现的中大型墓葬,不仅填补巴人于战国中晚期大型墓葬的空白,也是城坝遗址首次发现的东周时期墓葬,为学者提供许多巴文化研究史料。

这座东周时期的賨人贵族墓,为巴蜀地区常见的“船棺葬",可惜该墓的船棺已腐朽碳化,仅能看出墓葬底部曾有弧形船棺的痕迹。何谓“船棺葬"?这是中国南方古代少数民族的丧葬风俗,因为以船形棺为葬具而得名。此类葬俗可分为船棺天葬、船棺土葬两种,前者为古越人习俗,在今福建省与江西省山区还能见到,后者则常见于傍水而居的民族,不过于先秦时期便开始行船棺土葬的古代民族并不多,目前也只在巴蜀地区的考古遗址发现此类葬俗。

巴人的船棺土葬,盛行于公元前4世纪至公元前1世纪。1940年代,因科学考古尚未完全建立,尽管有学者通过部分雕刻特殊的青铜器、玉器提出“巴蜀文化",但因未发现遗址而普遍受到学界质疑。直到1950年代考古发现巴人船棺葬,并通过墓中出土的青铜器实证“巴蜀文化"存在后,有段时间内,多数学者普遍持“船棺葬为巴人的丧葬风俗"的观念。但随着新发现的考古墓葬越来越多,让研究人员对于判断船棺葬的族属有了新的看法:船棺葬不全是巴人的墓葬,可能是东周以后巴、蜀境内的民族中某些社会阶层(祭司、武士等)专有的葬俗,如2009年发现的成都商业街大型船棺合葬(时间为战国早期),极有可能是蜀王室的墓葬。而日前新发现的东周賨人船棺葬,则更能具体说明船棺葬为巴人与蜀人贵族皆有的习俗。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