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境外】中共高层密集召开会议 边境动作不断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中国新冠肺炎疫情已得到初步控制,在4月8日,此次疫情重灾区武汉解封,但疫情形势仍在持续变化。8日,黑龙江省中俄边境的绥芬河市所有小区开始实行封闭管理。

连日来,绥芬河这一边境小城成为外界关注焦点。综合媒体4月10日报道,4月之前,这里的累计确诊人数始终是0。而它所在的省份黑龙江,也已经在3月下旬将省疫情防控应急响应级别调整为三级响应。但近来伴随境外输入压力的增大,绥芬河市采取了封闭式管理。

4月9日0时至24时,黑龙江全省新增境外输入确诊病例28例,均为中国籍,从俄罗斯输入,其中:黑龙江省12例、吉林省7例、福建省4例、浙江省2例、辽宁省2例、天津市1例。8日下午,黑龙江省委书记张庆伟研究部署了绥芬河口岸疫情跨境输入防控工作。张庆伟说,“严防境外输入是我省当前疫情防控的重中之重”。

虽然中国疫情情况持续好转,但全球疫情形势不容乐观。

4月9日,中共中央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工作领导小组会议再度召开,这是武汉解封后中共高层首次开会,聚焦的一个重点还是“加强境外疫情输入防范”。

梳理可见,进入4月以来,中共中央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工作领导小组已经召开了3次会议,分别在:4月2日,4月6日,4月9日。而会议的内容,每次都会提到境外疫情形势。

黑龙江省绥芬河市4月6日开始建设方舱医院。建设方介绍,由办公楼改建的方舱医院,可提供600余张床位,预计11日启用。(微博@新华视点)

2日的会议提到,“全球疫情大流行加速传播”,6日是“境外疫情呈暴发增长态势”,9日的说法变为了“全球疫情快速蔓延”。

在6日的一场新闻发布会上,中国国家移民管理局边防检查管理司司长刘海涛说“我们国家的陆地边界线长达2.2万公里,陆地边境开放的口岸是91个,除此之外,还有数量众多的边民通道、便道、小路,情况非常复杂,境外疫情自陆路方向向我输入的风险高”。

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国相关边境省份的属地责任也变得越发重要。上述三次会议中,中共高层也都对边境省区党委政府下了“硬任务”。

抗疫期间,从全国驰援武汉到“一省包一市”,医护人员用行动诠释了“共克时艰”。如今,北方边境小城输入病例疫情严峻,外地驰援力量再次就位。

黑龙江省委赴绥芬河市疫情防控工作组医疗救治9日晚间在绥芬河市召开发布会透露,自3月31日以来,黑龙江省先后派驻71名省级管理、疾控、临床专家抵达绥芬河和牡丹江直接参与救治工作,牡丹江市派驻151名医务人员支援绥芬河市救治工作,合计222人。

中国《北京青年报》旗下的微信公众号政知见报道称,绥芬河集中暴发输入病例始于4月5日,媒体在6日上午密集报道。而首支驰援绥芬河的医疗队于4月5日当晚就已经到达绥芬河市人民医院。报道指出,5日晚18时,由34名医务人员组成的牡丹江红旗医院第一批支援队伍抵达绥芬河市人民医院。牡丹江市长王文力公开表示,绥芬河不是自己在战斗,全省、全市都在全力支持绥芬河。

除了已赴“一线”驰援的200多人,目前,黑龙江省在除牡丹江外的其他地市和省直属医疗机构储备了1,000人的医疗支援力量,以呼吸、重症和感染专业为主,按医生护士40人、60人的结构比例,以100人为一个团队,内部按25人划分成4个单元,根据临床需要分梯次整建制随时投入救治工作。

从更高的层面上看,中共中央9日开会要求,从内地调集力量支持和加强边境地区、口岸城市医疗物资储备和检测实验室等建设,提高医疗检测和收治能力。

绥芬河是一个边境小城,位于黑龙江省东南部,辖区面积460平方公里,总人口仅70,000,为牡丹江管辖的县级市。

“防护物资很紧张,省里正在积极给我们协调。”4月9日,绥芬河市人民医院一副院长向媒体透露,目前,该院合规的能进隔离病房的防护服,实际库存能用不到五天,合规的医用N95口罩也很紧缺。

那么,驰援绥芬河的医护人员已经陆续到位,医疗物资、设施紧张怎么办?一方面,就“发现并且隔离”阶段,黑龙江全省正在调配物资资源驰援绥芬河。数据显示,原来绥芬河的核酸检测能力只有96份/日,现在哈尔滨海关支持下,已将检测能力提升到600份/日;绥芬河可用于隔离的宾馆房间只有800多间,目前牡丹江市迅速统筹资源,筹备了4,200间。

更重要的是,确诊后的治疗阶段,绥芬河采取了和武汉这类大型城市就地收治不一样的策略。当地防疫工作组明确,绥芬河市人民医院、方舱医院原则上只收无症状感染者,牡丹江康安医院接收轻型、普通型患者,牡丹江医学院附属红旗医院负责重症、危重症患者救治。也就是说,绥芬河的确诊病例将转运至牡丹江市相关医院进行救治。

从绥芬河转运至牡丹江市,路途约100公里,转运过程中如何保证安全?黑龙江省委赴绥芬河市疫情防控工作组医疗救治组组长于凯江回应称,黑龙江省疫情指挥部高度重视,增调全省8辆具有负压功能的救护车,以解决转运过程中播散和交叉感染隐患;另外,在转运前,要对患者的病情进行评估,如果病人不太稳定,要尽快处理稳定后再转运。途中,会全程配备专业医护人员点对点护送至指定医院。

现今需要驰援的可能不仅仅是黑龙江绥芬河。

3月18日,西双版纳边境管理支队成功破获一起特大组织、运送他人偷越国(边)境案,共抓获组织者和运送者35人、偷越国(边)境人员56人,查扣涉案车辆26辆,成功斩断了一条内外通联的偷渡通道。这体现了当下云南防境外疫情输入的严峻形势。

云南有8个边境州市、26个边境县分别与缅甸、老挝、越南3国接壤,已开通19个国家级口岸、6个省级口岸和65条边民通道,出入境人员流量大。

据《云南日报》披露,临沧市耿马傣族佤族自治县孟定镇国门联合党工委协同国家移民管理、海关、公安等部门,在7个边境村47公里边境线上设立劝返点60余个,坚决管住所有便道、自然村通道。“仅4月1日当天,从云南各口岸直接入境的非边民人数从之前的日均4,680人下降到1,283人,边民人数从之前的20,049人迅速下降到3,687人,4月4日的入境总人数比3月30日减少了74.94%。”

再比如福建。4月6日,福建省委书记于伟国主持召开了省市县三级视频会议。他说,“把严防境外疫情输入作为疫情防控的重中之重,严密防控、严厉打击海上偷渡等违法犯罪行为。”

他提到:对偷渡人员和组织协助偷渡的,根据《刑法》《出境入境管理法》《传染病防治法》等法律法规,严厉惩处,形成强大震慑。目前,尽管还未发现从福建省海域非法入境的,但根据已掌握的信息,海上非法入境风险突出,要严防死守,全力防控!于伟国说,“要奖励和发动群众举报监督,及时发现、严厉查处组织和协助偷渡的违法犯罪行为,不放过任何一个组织者和实施者,不让非法入境人员有所遁形。”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