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面准确”理解习近平关于电影的讲话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这一次疫情无论如何收场,这个世界已经发生变化,生活也发生了变化,人也会改变与周围环境的关系,庆幸的是到最后,一切变化都会是积极的,“吃一堑长一智”,经历过这次事件人类会再一次大踏步向前。这是我们对人类的信任,对世界的信任,更是对国家的信任。任何事情都有第一次,只要不被它吓倒打败,而且以最快速度觉醒过来,用智慧去应对它,一切经验教训的总结都是更好未来的起点。当然,我们付出了代价,不少人的生命财产受到严重伤害,这是大家感到惋惜的,这个为进步而交的学费有点太大,它警醒我们要跟大自然打好交道,要对大自然心怀敬畏。

中国在疫情发生初期非常被动,因为大家对这个陌生病毒将产生什么杀伤力感到疑惑和恐慌,如何稳定国家的社会经济情势,还有来自国际政治和舆论的压力,可以理解。今天的情况发生了变化,关键是中国扭转了疫情的恶劣局面,逐步控制了态势,稳住了阵脚。从世界各地的发展来看,中国人对疫情的反应是勇敢的、镇静的,大家可以引以为傲。在可能的情况下,中国应该尽最大力气去帮助其他国家和地区,这是为了帮助别人,也是在帮助自己,符合我们提倡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精神。事情还没有过去,甚至永远不会过去,我们的工作还不少,需要很长一段时间的努力。

经济是生命损失之外最受疫情打击的对象,然而,只要我们用同样的决心,困难一定可以克服,对此,中国人应该有信心。试问,今天的难度能够比改革开放,或者从文化大革命转过身来更具挑战吗?当年国家是如何调整过来,建国初期的困难不够大吗?就好像习近平说的,这是考验,而且我们必须考好,就这么一回事。然而,说来容易,实行却并不简单。

网上观影替代不了影院

当然,既然是考试,也就表示可以考坏,而如何考好,不能只靠一腔热血。最近看到一个案例,可以借题发挥一下。习近平前些天在杭州视察时提到大家还是要慎重,不要让疫情反弹,他还顺道说了,“不要进行过多的聚集活动。大家想看电影,就看网上的吧!”这明显是为了疫情防控需要而给出的暂时性指导意见,但是一些人往极端引申解读,以为他是在暗示电影要发展,但电影院并非如此重要,可以通过网上看电影取代。我记得他前几年曾经批评宣传部门人员对中国梦的解读,将其口号化,甚至将其低俗化,他后来更专门批评一些低级红、高级黑的宣传工作。今天这些人的胡乱解读,和当时的情况是一样的。不会有人相信习近平是鼓励大家都“宅”在家里,打打游戏、看看网络电影,如果这样,既不要说这些人都会逐步有精神病,还对经济非常不利,中国的服务业发展一定会受到窒碍。

事实上,这种狭隘的声音也发生在电商领域,曾经不少人认为电商发展这么好,商场以后就不用了,现在我们知道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当我们用肤浅的视角,从短期市场现象来审视中长期的产业发展,很容易扭曲了对事情的判断,借用偶发事件和错误解读权威观点,很容易弄巧成拙、本末倒置,前段时候的国进民退亦是一个很好的案例,一些自以为是的人在那里听风便是雨,根本不知道世界在发生什么事。前段时间欧美不少政客和媒体对中国疫情的发展和预期,也真算是开了个大玩笑,情况可以如此戏剧性地快速发生变化,今天欧美的防疫工作究竟是过失还是大意,真不好说。同样的逻辑,也应该教训我们要用耐心来看待社会和经济领域的范式转移,特别是在突发事变的背景里,既不要随意下判断,更要不断掌握变化发生的规律。

电影观赏是一个强社交的文化和商业场景,就好像任何其他聚集性商业活动,如球赛,音乐会,它们都无法不在群聚的情况下发生。因为最近的特殊情况,就判断这是电影产业的结构缺陷,而且要改变它与影院的关系,将播放的重心转到网上,那是如何的短视和对电影产业生态完全缺乏认识的观点。这就好像在说,足球以后也可以只是在家里通过电视看转播,不用到球场,音乐会就在网上听,不用去现场,这种对文化产业规律的认知可行吗?足球和球赛当然可以分开,音乐不会只在演唱会出现,但现场观赏的球赛和亲历其境的演唱会,是足球和音乐产业发展不可或缺和不断壮大的手段,因为一时的状况而错误认识它的发展规律,显然是管中窥豹、一叶障目。

习近平说了一句电影可以网上看,是指现在疫情还会有反弹机会,还是慎重一些,没有必要鼓励群聚性的社交活动,所以说,就退而求其次,在网上看看电影。(新华社)

现在有些电影完成制作后,确实是无法在影院上映,那是因为品质不如人,吸引不到发行商和院线,所以它们会被转到网上播放,收入自然大幅下降,收视通常都不会太好,因此没有人会投资一部只会在网上播放的电影。那些在影院正常放映的电影,事后也会在网上播放,通常收入会更高,收视也会更好,相信是因为影片本来就不错,加上在影院走了一回,增加了宣传,在网上就有更好的回响。网络和电视播放电影是电影产业的有益补充,但它不会是电影的主要传播场所,更替代不了影院。电影的社交性是城市形成过程中人类生活改变的主要形式之一,更是文化传播和文化作用统合过程的关键手段,或许有一天会因为科技或者更多的文化产品的创造而发生变化,但至少到今天,还没有看见这种迹象。

影院抢不了制片商蛋糕

现在还有人认为,习近平说了一句电影可以网上看,就认为电影在网上看是同一回事,甚至指出现在电影院过于强势,霸占了电影制片方的大部分利益,不公平,这种对领导人讲话无边无际的“自由发挥”就更扯了。这种观点认为,真正创造价值的是电影制片方,但现在影院窃夺了制片方的蛋糕。其实这种说法是错误认识电影院和电影的关系,更不知道什么是产业链,对产业链不同环节各自扮演的角色,以及电影如何就成为了电影毫无认识。一个简单的比喻,就好像一个厂家生产的产品,出厂价为零售价的30%,那么是产品出厂后的销售环节窃取了厂家蛋糕吗?显然不是,这是商品在流通过程中必然经历的增值过程,所谓“增值税”不就是这样来的吗?

作为电影产业的两个关键节点,电影制片和电影院,是有趣的两种产业形态,前者是风险型,后者是传统型,两者的结合就是平衡产业链的风险管理,如何调剂两者之间的利益,确实需要很好探索,在不同发展阶段的探索模式亦会不一样。将两者用二元对立或者零和博弈的视角来审视,是完全不懂电影产业的人才会如此误解。这当然不是说两者的商业关系不能改善,或者说在不同时期如何调整其中的利益分配,但这是改革的问题,而不是革命的问题。

电影制片是高风险产业,这种定论早就被证实,由于它的投资比其他文化产品大得多,又容易产生社会作用和市场效益,还有机会产生超大级别利润,因此电影制片业很容易被大企业垄断,他们能够通过多部影片作品平衡风险,亦能够更好掌握市场规律,拥有更好的人才,这是小型制片方无法做到的。这种产业特性无法改变,更不会因为影院让电影制片方的风险上升。如何降低电影制片业的风险,应该是提升电影制片的创作管理和风险管理。当然,政府如何支持和鼓励更多创作者,是电影制片业提升生命力的有效手段,但对于单一电影作品来说,它的风险不会因而减低。

电影是有着悠久历史的文化产品,但在中国,这项产业就是一个朝阳产业,远远没有成熟,产业的结构,以及利益分配的商业安排还并不完善,这跟中国的服务业发展依然是在初期,城市化进程还在发展中有着紧密关系。在这一过程中,如一些一线城市,就发生了竞争激烈的情况,一个商业中心区就会有超过五六家影院的局面已经开始普遍,而且影院之间发生了恶性竞争。如何做好均衡发展,不只是电影院行业,商场和餐饮都面对同样情况,这是高速发展必然出现的扭曲现象,需要时间和市场对其进行适应性调整。各种产业应该和政府配合,加快调整步伐,让竞争不会变成是杀戮,让优胜劣汰不会变成垄断的前奏。有序发展电影产业应该是国家的大政策,因为电影是文化产业的龙头,它可以撬动整个社会的文化气氛,电影更是最高级形态的娱乐产品,是娱乐和文化最有效结合的产品形态,能够很好刺激文化经济,起到强势的产业牵引作用,为各种文化商品带来群聚效应。

回到习近平的那句话,人家就是说现在疫情还会有反弹机会,还是慎重一些,没有必要鼓励群聚性的社交活动,所以说,在家闷啦,就退而求其次,在网上看看电影吧。他并不是在批评电影院将电影制片的蛋糕抢走了,更不是说在网上看电影是一样的。外面有些传言,习近平和彭丽媛都是热爱电影的影迷,他看电影也是在影院里,只不过不用买票,也不需要挤着一大堆人进场。或许从他的本意是希望能更热闹一些,能通过到影院观影“联系群众”呢。我们相信,疫情过后,既要重振经济,更要恢复社会秩序,还要发展文化产业,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中央政府应该强势鼓励电影产业发展,帮助电影院尽快恢复产业的兴旺。如果电影院恢复不过来,电影产业受到的伤害更大,对整个文化产业链将会是一次重创,对恢复经济也极为不利。所以,还是“全面准确”理解习近平关于看电影的讲话吧。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