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解封重启 中国用1100万人的76天隔离向世界发出信号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封城76天,隔离1,100万人,确诊新冠病毒感染者50,003例,死亡2,469例,这一连串数字是与人类历史上最大的隔离事件——“武汉封城”有关的一组数字,每个数字背后,在武汉人的眼中,都有一段五味杂陈的故事。

2020年4月8日,经历了76天封城的武汉按下了“重启键”。图为3月25日,车辆行驶在武汉长江二桥上。(新华社)

2020年4月8日,经历了76天封城的武汉按下了“重启键”。

76天之前,提起武汉,中国人想到的是“九省通衢”,武汉大学的樱花,武汉小吃热干面和小龙虾以及古迹黄鹤楼。但是自4个月前的2019年12月8日,武汉市记录到第一例新冠肺炎患者,武汉就成为这场席卷全球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早期的震中。

今天,全球范围内的疫情尚未结束,有西方政客如特朗普批评中国未提前向世界发出信号。如果说76天之前“武汉封城”还不算中国给世界的警告信号,不知道还有怎样的举措才是“红灯”。

武汉封城 警报拉响

武汉封城令是在半夜下达的——2020年1月23日凌晨,武汉市疫情防控指挥部发布通告,当天10时起,武汉全市城市公交、地铁、轮渡、长途客运暂停运营;无特殊原因,市民不要离开武汉,机场、火车站离汉通道暂时关闭。世卫组织称,这样封锁一座1,100万人口的大城市,在公共卫生史上“前所未有”。

武汉的疫区封锁为中国其他城市采取类似措施创造了先例。武汉实施限行几小时后,黄冈市、鄂州市等周边城市也陆续实施了限行措施,最终湖北其他15个城市均实施了限行措施,省内共影响约5,700万人。

中国国内感染病学科唯一的女院士李兰娟在3月27日透露,当时武汉封城的决定是她1月22日向中央汇报建议的,当时临近大年三十,中国马上面临大规模人口流动。基于疫情状况,李兰娟建议武汉必须马上封城,否则后果不堪设想。而且,封城的时间绝不要拖到1月24日大年三十,否则疫情会更大规模向全国播散。23日上午10点,武汉封城,全国警报拉响!

随着武汉以及湖北疫情趋向平缓,3月24日,湖北省政府宣布,武汉自4月8日零时起,解除通道管控措施,恢复对外交通。武汉三个火车站已在3月28日重开,但仅提供到站服务。武汉天河机场8日凌晨恢复航班服务,首班机的目的地是深圳。天河机场已完成各种服务设施消毒,候机大厅内“间隔就坐”“保持一米距离有序排队”的提示语随处可见。与以往乘机不同,复航后,出港乘客除了要具有“绿码”,还需经体温检测,乘机前旅客还需完成个人健康状况申报。

4月8日,武汉正式撤除75个离汉通道管控卡点,并恢复15个主要治安(交通)检查站常态功能。同时,也恢复长江大桥、江汉大桥等过江桥隧交通管控措施。

城市解封 防控不松

虽然武汉结束封城,但中央及湖北政府对于武汉疫情的防控却并未放松。湖北省官方7日晚通知,要求各地继续强化社区管控,严格进出人员管理,非必要不出社区不出武汉,全省学校则继续延后开学。通知称,武汉居民非必要“不出社区、不出市、不出省”,尽量减少出行,不参加聚集性活动,出入公共场所佩戴口罩。国家机关工作人员非必要不出差。各类人员凭湖北健康码“绿码”安全有序流动。通报重申,“零新增不等于零风险、解除通道管控不等于解除防控措施、打开城门不等于打开家门”,必须坚持I级响应防控措施等。

中共党媒《人民日报》等媒体也刊登评论指,“解封不等于解防”、“打开城门不等于打开家门”,强调民众仍须自我管理,“不扎堆,不聚集”。

目前内地对于武汉解封后的主要担忧集中在“无症状感染者”身上。中南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首席专家杨炯表示,解封后人口流动更大,更要谨慎。由相关数据分析,他推断武汉大约有10,000万至20,000万的无症状感染者,“虽然现在看来无症状感染者的传染性比较低,但总归是有传染性的,还是需要警惕”。

如何避免无症状感染者离开武汉,是武汉解封后,摆在众多城市管理者案头的现实问题。目前,多个省市要求要对武汉人员展开核酸检测,例如4月7日,浙江省决定对近14天来自武汉地区人员开展必要的核酸和血清检测。广州白云区也要求,来自武汉的人员须提交核酸检测结果。北京市政府发布消息称,经统计有1.1万余名滞留武汉北京人员拟返京,计划每日进京约1000人,将全程闭环管理。

武汉封城为世界争取时间

武汉封城作为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隔离举措,究竟对于新冠病毒的防控有无效果。答案是肯定的。世界卫生组织就发表声明,声称这超出了它自己的指导方针,但赞扬了这一举措,称它是“公共卫生史上前所未有的”。

很不幸,新冠病毒已经在全世界扩散开来,但是不能否认,武汉封城的确已经为全世界争取了宝贵的抗疫时间,只是遗憾的并未让西方诸国警醒并做出准备。

3月31日,来自中国、美国和英国的学者在《科学》杂志发表文章称,武汉在疫情爆发后最初五十天内所采取的强制措施为中国其他城市采取应对措施赢得了宝贵的时间。牛津大学学者克里斯托弗·戴伊(Christopher Dye)表示:"我们的分析显示,如果没有武汉的封城措施和全国性的应急反应,中国当时武汉以外的感染人数应为七十万以上。中国的管控措施似乎是有效的,因为它成功地切断了传染链。"为了研究新冠病毒的传播途径,这些作者们分析了病例报告、防疫部门的信息以及移动电话数据。基于这些数据,作者们可以推算出中国其他城市得益于武汉封城措施而得以避免的感染病例。

尽管目前国际舆论对于中国抗疫存在褒贬不同的声音,尤其是质疑中国数据造假,隐瞒病情不报。但是并非所有西媒都是“装睡的人”。BBC在4月8日武汉解封之后就发表文章称,武汉严格的“封城”管控,让这座有着1,000多万人口的城市在76天的封锁过程中,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但控了制新型冠状病毒进一步向境外扩散,这此极端措施让中国在与新冠疫情的较量中赢得了主动。

“封城”是中国给世界的信号

目前国际舆论上,对于中国在疫情中表现观点分化,尤其是有很多政客、媒体认为中国没有在第一时间向世界发出信号。例如3月20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批评中国没有在第一时间向世界发出信号,月前首次在中国出现时,中国政府没有采取必要措施。他讲到,“中国病毒原本可以从源头制止,如果中国最初通告世界,这流行病之前就可以被遏制。”

1月23日武汉封城,一个有1,100万人口的特大型城市封城,如果这不是中国向世界发出的“病毒危险”的信号,不知道还有什么样的举措才算信号。如果这不算中国政府采取的必要措施,不知道还要怎样做才算必要措施。

这并非给中国政府的辩护。因为,武汉作为新冠病毒的最早爆发地(是否是发源地仍有争论),中国政府官员在早期管控上的迟钝的确是失分甚至不及格的。但是在后续中央政府迅速介入后,中国政府以及湖北、武汉政府在整体防控上的措施其实让绝大多数中国人,以及国际感染学科专业人士认同,包括采用“封城”这样一个当时看来十分极端的管控措施。要记得,在当时,西方人将“封城”批评为“没有自由”。看今天世界范围内对中国的批评,专业人士例如WHO专家,例如意大利等多国医学学者,例如白宫首席传染病专家安东尼·福奇,都是对中国的疫情管控表示认同,同样的情况也出现在很多在疫情期间留在中国乃至湖北、武汉的外国人。

真正对中国不满、批评的,或是希望吸引眼球的政客,或是困于意识形态总是对中国报以怀疑的媒体,或是认为5G信号传播病毒而焚烧信号塔的“愚民”。总结下来,他们的世界中只有“舆情”没有“专业”。他们不相信专业人士——因为这个原因两个月前美国人欧洲人不戴口罩浪费了中国乃至东亚各国给世界留出的宝贵时间。今天也因为这个原因他们怀疑中国一切抗疫举措。将“武汉封城”说成“限制自由,自生自灭”,认为“武汉解封”是“数据造假”。眼中只有他们笃定相信的价值观,高举“双重标准”,因为意识形态陷入“反智主义”泥沼。

待疫情过去之后,武汉这座城市以及民众为这次疫情做出的贡献,应该在世界公共卫生历史上,留下正面的一笔。

推荐阅读

文章转自香港01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