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平乐》乌纱帽实为防群臣交头接耳 细探古代官帽演变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新冠肺炎(COVID-19)已造成全球超过184万人确诊,受到疫情影响,民众普遍待在家中防疫,连带使电视剧收视率节节攀升,如《安家》收官单台收视率破3%,接檔的三部戏剧《如果岁月可以回头》、《冰糖炖雪梨》、《青山绿水带笑颜》的收视率也相当高。日前播出的古装剧《清平乐》,不仅王凯的精湛演技获得观众好评,该剧组的精致华美又相当考据的服装道具,更让民众一览大宋风情。

图为王凯所扮演的宋仁宗,他头上戴着的帽子就是“长翅帽”,其特征是有极长的帽翅。(微博@电视剧清平乐)

为了降低感染新冠肺炎,除必备的戴口罩、勤洗手外,人与人之间还要保持适当的社交距离,不少收看《清平乐》的观众发现,剧中无论是仁宗皇帝还是官员,全都戴着有两根长翅的帽子,相当引人注目。网民表示:“这帽子真不错,有保持一公尺的社交距离”,还有民众认为宋朝真先进,已经有了防疫观念。这可是天大的误会!其实这是宋代官员特有的“长翅帽”,据说是为避免官员交头接耳所设计的,与防疫的社交距离可是一点关系都没有。

民间相传,长翅帽的发明者为宋朝的开国皇帝赵匡胤(927-976年)。赵匡胤借由“陈侨兵变、黄袍加身”当上皇帝后,对于从龙功臣相当猜忌,因此设计出带有超长帽翅(乌纱帽后面,有彷佛像翅膀般伸向左右两边的造型)的乌纱帽,只要一转头,长长的帽翅就会上下颤动,皇帝也就能随时注意到百官的动态,有效避免其在朝堂上私下议论的风气。

长翅帽为“乌纱帽”的其中一种样式,到底乌纱帽为何会变成古代百官穿着标配呢?这要从中国人戴帽的历史说起。中国人在还未发明“帽”之前,古人都习惯用丝、麻制的“巾”来包头或是扎发。帽子的出现,本是人们为了抵御寒冷气候、增加对头部保暖而诞生,随着社会发展与宗教制度的影响下,帽不再单纯而被赋予其他象征意义。在先秦时代,帽只限定于官僚统治阶层的人才可配戴,这时的帽子已非遮阳、御寒之用,而是作权力与地位的象征,因此又有“冠”、“冕”来称呼此类帽子。

中国传统服饰都与礼制结合,因此从穿着外观上就能一目了然看出每个人的身分地位之不同、场合的庄重与严肃性,而这就是贯穿中华服饰历史的“冠冕制度”。东汉时期的训诂专著《释名》载:“二十成人,士冠,庶人巾”,可见只有士以上的人才能戴帽子,平民百姓则是无权戴帽,仅有头巾。其实不仅在东汉,春秋战国时期即便是孔子(公元前551-前479年)、孟子(公元前372-前289年)这样德高望重的思想家,也不能戴帽,只能用“帕头”(古代男性束发的头巾)裹住头发。

即便朝代更迭频繁、帽子外形也多次出現变化,但帽所代表的身分地位象征,一直到东汉时期都没有改变过。随着魏晋南北朝的社会发展,各民族在政治动乱与战争冲突下,无形之中促进文化交流,让服饰发生非常大的变化,而帽也从这一时期普及民间,没有官职的文人雅士也都能戴帽子了。百姓普遍配戴的便帽,种类更是多过冠,如妇女所戴帷帽、高筒帽等。而成为后世官员必备的乌纱帽,最早也是民众常戴的便帽之一。

官位的代称“乌纱帽”,顾名思义是以乌纱制成,起源于汉代,当时称做“幅巾”。因古代汉人男子多有蓄发习惯,为了方便劳作便用一黑色头巾从前向后裹住头发,并在后脑勺打结固定。幅巾由于材料便宜、制作简单、样式大方,在民间相当流行并逐渐传至宫廷。在胡汉交融下,到了隋代,当时天子百官士庶都戴着从幅巾改良而来的幞头(幞音葡),此为幅巾结合鲜卑风俗的产物,多了四条带子,不仅方便固定,也让幅巾的外形从“巾”变得更像“帽”。

2019年热门古装剧《长安十二时辰》,其剧组也相当还原了唐代衣冠。图为剧中主角张小敬,头上戴着的就是“幞头”。(微博@长安十二时辰官微)

从隋代开始,幞头成为官服的重要组成部分,并一直延续到唐代。相传由赵匡胤发明的长翅帽,即是唐末五代时就有的幞头改良。此后无论历朝乌纱帽的外形如何变化,到明代为止,百姓们对官的印象就是头戴乌纱帽、身穿圆领袍、腰挂玉带、脚穿皂靴的样子。乌纱帽从此成为官位的代名词,即使到了废止华夏衣冠的清代与现代,人们还是依然使用乌纱帽代称政府官员。古装剧开始重视并还原历代服饰,不再随意地设计戏服,让民众对于古代传统头饰有更多的了解,让戏说不再戏说。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